河北作家网 HBZUOJIA.COM

群1(满):70070932

群2:216820757

订阅号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作品 >> 作品欣赏 >> 散文
大贺庄,今夜你在谁的梦中?
发布时间:2017-10-31作者:安秋生关注度:[]来源:河北作家网

大贺庄,今夜你在谁的梦中?

 
安秋生
 
初春时节,徜徉在大贺庄古村的一条条街巷、一座座院落,感到有一种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文化的气息,文明的气息。
对于自幼生长在乡村,又走过许多地方、见识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乡村的我来说,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我为这个村庄深厚的文化底蕴而震惊,感动、惋惜、忧虑等各种思绪纷至沓来,平添许多沉重。
大贺庄古村拥有“两街、八门、二十四巷”,长长短短的巷子竟然都有名字,醉心于乡土文化的村干部为我们一一详述——
两街:前街,后街;
八门:崇实门,鼓岫门,虎山门,玉虎门,青龙门,玉峰门,龙井门,迎峰门;
二十四巷:李家巷,槐树巷,书院巷,新泰巷,温家巷,安定巷,池北巷,家庙巷,魁星巷,牌坊巷;南小巷,一丈巷,庙西巷,上场巷,碾子巷;拱北巷,北小巷,忍耐巷,后地巷,后地东巷、旗杆巷,继述巷、继述东巷、油坊巷。
我真的为这些名字惊到了。我走过武安许多村庄,未曾发现谁像大贺庄这样,每个街巷都有精心的命名,每一个命名中都有浓浓的书卷气,而且每个命名都经历了一个世纪以上的传承。
大贺庄古村现存许多古老的建筑物,形制规整、建筑精良,让人目不暇接的是这些门楼、院落的匾额和砖雕,是这些匾额、砖雕上的词语:“忍为高”,“诗书门第”、“淡泊明志”,“门拱紫宸”,还有“南土是保”“春风有脚”,让我们这些“文化人”眼睛一亮。
大贺庄村的“胡氏宗祠”保存完整,正堂里宗支清晰的族谱虽然常见,但东西厢房里栩栩如生的“二十四孝图”,却是少见的精美。几幅楹联吸引我们驻足细读,“长绵世泽,丕振家声”,“绳其祖武,佑启后人”这些联语,也使我们这些文化人深感浅陋。
恰好随行人员中有一名胡姓小伙,大贺庄人。我问他,每年都在什么时候来宗祠。
小胡说,每年大年初一早晨来磕头,平日这里是家族议事和调解纠纷的场所。
我又问他来这里有什么感受。
小胡想了想,认真地回答:感觉做一个人并不简单,上要替祖宗争光,下要给后辈撂样。
“撂样”,就是垂范。以身垂范,光前裕后,一个古老的家族原来是这样对后代教育,对后代励志。
在胡氏宗祠的对面,还有一面罕见的大影壁,这座落成于上世纪初年的牌楼式建筑,总长15米多,高度6米有余,分主屏、次屏和梢屏,除了雕刻有传统的“鹿鹤同春图”“明八仙图”和“暗八仙图”(八仙各自使用的法器)以外,左右两屏分别刻有:“重礼仪,讲廉耻”,“谋生活,学好人”。同时,还刻有胡、张、李、常、温姓12个人的名字。
这,像是当下郑重的集体宣誓了。
村干部读着这些文字告诉我们,这便是大贺庄的村训。大贺庄人按照这个村训为人处世,做事立业,代代相传。
我忽然明白,所谓文化,所谓文明,在中国的传统乡村,就是由一街一巷,一院一屋,一砖一瓦,一块块匾额,一方方砖雕石雕,构建而成的。可以想象,生长和生活其间的人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受到浸润,从中汲取营养,犹如久居兰室身染其香,逐渐内化为人格人品。
正是这样源远流长的文化细节,铸就了中国乡村的魂魄吧。
于是,从这类村庄走出去的人们,男人多儒雅,女人多贤淑,个个富有精气神。
是的,历史上的大贺庄走出过许多优秀商人,他们是武安商帮史上不可忽略的商家和人物。早在明朝末年,就有大贺庄的好男儿迈出崇实门,告别青龙河,到外地去做生意,清乾隆年间之后逐步达到高潮。据了解,位于山西太原按司街、大贺庄人胡氏的生意“宏顺德”绸布店1860年开业,被当作重要历史事件录为“太原之最”之一;在辽宁省辽阳一带久负盛名的老字号“万兴常”连锁药店,是大贺庄人常氏的产业;开设于清朝道光年间、在张家口一带广设店铺、闻名于张库大道的“永兴李”药庄,是大贺庄人李家的杰作。村干部如数家珍一般告诉我们,大贺庄道光年间在外地的商家就达到100余家。
“宏顺德”、“万兴常”,“永兴李”,“恒盛胡”…我留意这些商家的名号,深感其中的含义非凡,当年的大贺庄人踌躇满志,货通天下基业长青的勃勃雄心,通过这些名字显露无遗。
大贺庄也不是只出商人。仅从“旗杆巷”“牌坊巷”这些名称,也可看出端倪。他们敢于自称“诗书门第”,不会是空穴来风。早在清朝末年,便有数名学子远涉重洋到日本等国家留学。大贺庄村的学校曾是武安第二所高级小学,这所名为崇实小学的琅琅书声在村庄上空久久飘荡。他们比较早地接受了现代文明。上世纪三十年代武安县修志,其中两名工作人员是大贺庄人:编撰胡振邦,彰德中学堂毕业;测绘主任胡同元,山西大学预科毕业。这一版《武安县志》“毕业表”记载了民国期间武安全县专科以上学生的名单,总共区区70余名,其中大贺庄籍4名。
大贺庄的男儿们从崇实门走出,上山西,下关东,到口外,去到许多遥远的地方,甚至异国他乡,然而,他们无论走多远,无论身居何方,但一颗心始终系在这些街巷里,系在这片热土上。一切远行都是为了归来,一切别离都是为了团聚,一切拼搏努力和辛劳,都是为了衣锦还乡荣归故里,为了在宗祠里留下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字,从而“流芳百世”。
经商,读书,大贺庄的男儿都是好样的。他们建功立业扬名立万自不必说,即便他们官场失意生意失败,他们仍然可以回到玉峰塔下的老家来,回到属于他们的土地上,回到他们热乎乎的炕头,仍然有“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等名言金句慰藉他们的心灵。乡村,是他们安顿一生的避风港湾。
    品味大贺庄古村,如饮一杯陈年酒醪,让我沉醉,也让我清醒。我终于明白,中华文化的河流能够始终不断流,在古老的乡间,在广袤的乡野上,原来就是这样延续和传承的。而在其他乡村,这种古风古韵,分明已经遗失得太多太多,泉源枯竭,河水断流。“失魂落魄”的乡村文化生态,谁来恢复和重建?何时能够恢复和重建呢?
依我自己的经验,一个人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园,大多会在兹念兹魂牵梦绕。来到大贺庄,我作为一个外乡人,犹有一见如故的感觉,缘于这里挽留了中华文明的神韵,氤氲着传统文化的芳香。那么,从古及今,有多少人先后从大贺庄走出,或者与大贺庄有着这样那样的关联呢?当我在夜灯下写着大贺庄这篇文字的时候,大贺庄的崇实门、玉峰塔、大影壁、老祠堂,又会出现在谁的梦中呢……

 

 

安秋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居邯郸,任邯郸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邯郸市散文学会主席,有《角色》《药鬼子记事》等著作多种。近年在武安创办神钲书院,致力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推广和传播。
分享到:
用户评论

©河北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河北作家网由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办

冀ICP备13009966号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