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坛消息 >>刘章逝世 >> 河北著名诗人刘章先生走了……
详细内容

河北著名诗人刘章先生走了……

时间:2020-02-22     【转载】

著名诗人刘章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2月20日11时在河北省石家庄辞世,享年82岁。


微信图片_20200222142229.jpg


刘章简介


刘章,1939年1月22日出生于河北省兴隆县上庄村。当代诗人,国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贴专家,中国乡土诗人协会名誉会长,《诗刊》《中华诗词》编委。主要著作有《燕山歌》《刘章诗选》《刘章诗词》《刘章绝句》和《刘章散文选》《刘章评论》《小宝宝歌谣》等50部和诗文全集《刘章集》。组诗《北山恋》1980年获得全国首届中青年诗人新诗奖。


  放歌六十年—诗人 刘章


  刘章,当代著名诗人,一级作家,原名刘玺。1939年生于河北省兴隆县上庄村。已出版《刘章诗选》《刘章乡情诗》《刘章散文选》《北山恋》等著作40部,共660万字。多次荣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和河北省文艺振兴奖。



  1957年末,生性耿直的刘章,因为在反右斗争中为诗人流沙河的《草木篇》鸣不平,被学校组织批判,他愤而退学,毅然回到家乡当了一名普通的农民。从此,早起晚归,春种秋收,修梯田、垒河坝占去了太阳赐予他的全部时光,但每天晚上他依然在昏黄的麻油灯下勤奋笔耕。从1958年开始,刘章从创作自由体新诗开始转向民歌体创作,同年10月初,他将自己创作的五十二首新民歌寄给了当时最高的诗歌权威刊物《诗刊》。



  从此,诗歌成了刘章生命历程中不可割舍的血脉和灵魂。虽然生在农村,身居茅屋,乡穷境僻,孤陋寡闻,但在刘章眼里,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是那样色彩斑斓,多情动人,他要用自己全身心的投入进行诗歌创作,抒发对家乡那种独特而深沉的强烈情感。

  “花半山,草半山,白云半山羊半山,?挤得鸟儿飞上天。羊儿肥,草儿鲜,羊吃青草如雨响,?轻轻移动一团烟……”在文革最黑暗的1967年夏天,风华正茂的青年诗人刘章在家乡上庄的山山岭岭间扬鞭挥铲,以自己从容豁达、乐观向上的浪漫情怀,用清新、自然的语言、细腻生动的笔触创作出了一首首鲜活灵动的《牧羊曲》。



  丰富的农村生活体验和家乡古朴的风土人情,给了刘章取之不尽、受用终生地创作源泉;而从大山里走向都市,先后在《诗刊》社与河北歌舞剧院以及石家庄市文联的工作经历,则为他的诗歌创作之旅开辟了更加宽广的金光大道。短短几年,他的《南国行》《北山恋》等诗集相继问世;1979年,刘章以歌颂家乡为题材的组诗《北山恋》荣获全国青年诗人优秀作品奖。

  刘章的诗歌作品,有来自他骨头和血肉的那些元素,又有新的时代精神和美学精神的努力适应,他以亲和的态度拥抱和接近他所热爱的大自然和每一自然现象,他在古典诗词和民歌的基础上发展、推进着现代诗歌艺术的不断前行。

  不管是朋友、读者,还是慕名求教的陌生人,刘章都是有信必复,不管对方是高官、名人,还是普通的农民、学生,他一律自己掏钱买邮票,亲自上邮局发信。



  年逾古稀,壮心不已,脚步不停,笔耕不辍!如今,写作、读书、养花、交友、锻炼身体填满了刘章的晚年生活。正如他在诗中写的:“一根白发一根柔情,对镜笑看昆仑雪,有惆怅,有悲戚,更有奋斗不歇。人生有数,感情无涯,挥笔再画出一片晚霞。”

  先生一路走好!


刘章与孙犁的交往


□文彦群


河北著名诗人刘章,也是孙犁的崇拜者,两人虽然交往并不多,未曾见过面,仅有几封书信往来,但他对孙犁的崇敬之情,依然令人感动。


1992年6月4日,刘章给孙犁写去一信,表示祝贺80大寿,也希望能获赠墨宝。直到月底,孙犁才收到信,并于7月1日迅即回复:“情深意厚,至为感铭。

在回信中,孙犁只字未提条幅一事,但1993年春节前夕,刘章却突然收到了一个条幅:“具备万物,横绝太空;荒荒油云,寥寥长风。”内容共16个字,是司空图《诗品》中的句子,落款为1987年。孙犁因久病体弱,手腕无力,此时已很少再用毛笔写字,此幅当是过去的存品。刘章大为惊喜,“诚”者必重“信”,有人言而无信,孙犁却未言而信,令他感念难忘。


作为诗人,刘章不免为孙犁有些许惋惜和遗憾:他的新诗不如散文那么有味耐读,也不能像鲁迅那样擅写旧诗。但听孙犁的老友刘纪讲,孙犁曾说“刘章诗有诗味”,自己的诗作能得孙犁六字评语,刘章深感满足。


刘章认为,孙犁晚年的短文,魅力无穷,贵在真诚二字。写人写己,董狐之笔,无所忌讳,见人格,见性情,当是文坛共识。如《删去的文字》回忆友人,其中写到几个女子,当初因不合要求,大段删去,1979年又重新抄录发表。虽身处逆境,仍不失爱美之心。又如《无花果》一文,写1958年在青岛养病时,对一位蓬莱姑娘产生爱慕之情,其情之痴、之纯、之天真,让人动心!文坛上敢写男女真情,又不伤大雅者,乃孙犁之笔也。


1985年,某报曾刊发了一篇《多余的笔墨》短文,作者署名高山。文章说臧克家的《炉火》和孙犁的《火炉》两文,淡而寡味,是多余的笔墨。刘章无意间看到,心生不平,立即写了一篇《真够多余的》的反批评文章,化名流水,发表在《北京日报》上。刘章在文章中写到:现在报刊上老作家的文章越来越少,偶而见到一篇,大家应首先感到欣慰,继而从那独有的语言、风格以及文章的内涵上汲取教益。臧孙两位老作家,创作态度极为认真严肃,当然,任何名家都不可能字字珠玑,但这两位笔下绝少娇揉造作的文字,共同特点是写自己熟悉的生活,语言真挚精练。例如孙犁为津报文艺增刊写的启事,就与众不同,这正是中青年作家需要学习和研究的。臧克家已年过80岁,孙犁也72岁高龄,皆愈古稀之年,他们为中国文学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如今到冬天还守着炉火笔耕不辍,难道还不值得人们尊敬么?想到孙犁自己生火,在火炉上烤馒头干吃,真让人“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文末,他真诚地盼望老作家能有更多的东西发表出来,也希望不断看到中青年作家的作品,两者并不相斥,反倒是那种信口开河、不负责任的文墨,少见为好!


文章在《北京日报》刊出后,刘章曾将报纸寄给孙犁,孙犁用明信片回复说:“我意不与他们计较。”


刘章晚年也多进行散文创作,他认为写散文应像孙犁那样,缘事而文,真实,真诚。1980年写的一篇散文《搭石》,曽被选入现行小学语文课本,文章语言朴素清新,意境优美,截取了农村生活中几个寻常的镜头,但平凡中寓有深意,朴素中闪烁着淳朴的人性光芒。

刘章先生代表作


燕山歌谣

——燕山谣


燕山山峰高又高,

层层梯田入云霄,

种子撒在白云里,

银河两岸收金稻。

(1958年6月2日)


北山恋

——故乡


别你时,我日夜思念:

巍峨群山,百花烂漫;

小溪流水,弯弯,闪闪;

林中鸟儿,喧喧,翩翩;

朴实的乡亲,憨厚的笑靥,

当日英雄两鬓斑,

还有虎羔似的少年

故乡啊,

你是我心中的好诗篇!


见你时,我惊奇地发现:

秦砖汉瓦的农家小院,

石碾石磨,大嫂推着转,

种田人肩上披着枷板,

牛犁田像蜗牛爬在沙盘,

送粪的毛驴上山巅,

铁鞋丁丁,四腿颤颤

故乡啊,

你像个历史博物馆!


别你时,我多么烦乱,

像咽过蜂蜜,又嚼着蜡丸,

睁着倒车镜似的大眼,

“八”字形脚印扭向路边;

恨不能将你搬上车子,

推你前进,向明天!

听几声汽笛飘下云间,

看一根高压线通向遥远

故乡啊,

我们快大步将路赶!

(1980年2月18日)


牧场上


花半山,

草半山,

白云半山羊半山,

挤得鸟儿飞上天。

羊儿肥,

草儿鲜,

羊吃青草如雨响,

轻轻移动一团烟。

榛条嫩,

枫叶甜,

春放沟谷夏放坡,

五黄六月山头转;

抓头羊,

带一串,

羊群只在指掌间,

隔山听呼唤。

(1967年夏草于上庄村

1971冬改于兴隆)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