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众志成城抗疫情 >>战“疫”创作 >> 作家李春雷和他的武汉“报告”
详细内容

作家李春雷和他的武汉“报告”

受中国作协委派赴武汉采访,30多天18篇作品引发关注


微信图片_20200408092421.jpg


他写的《铁人张定宇》感人肺腑,很多男士读完都泪落不止;他的《感谢纸尿裤》《深夜提灯人》等让全国读者记住了河北男护士张明轩……他就是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河北省作协副主席李春雷。今年2月下旬至3月底,受中国作家协会的委派,李春雷等4人组成一支战疫报告文学作家小分队,赶赴湖北武汉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采访创作活动。如今已从武汉回到家乡邯郸的李春雷正在宾馆隔离,昨天他向记者说起了难忘的30多个日夜。

 

抗击疫情报告文学作家不能缺席

 

2月下旬正在邯郸家中的李春雷接到中国作协电话,问他是否愿意去武汉采访,他没有半秒犹豫:“我去。”今年52岁的他也是本次赴武汉作家小分队中年纪最长的。

消息传出后,熟悉李春雷的人为他捏把汗的同时却不惊讶。作为中国最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之一,李春雷生活的一部分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奔赴现场。2008年汶川大地震当夜他主动向中国作协请缨,并成为第一批赶到现场的作家。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后他再次请缨,独身一人连夜飞往西宁……《夜宿棚花村》《索南的高原》《玉树日记》等佳作就源自他一次次的现场直击。

“说实话我也怕,但想到武汉还有几百万人,人家还在那里生活,我怎么就不能去呢?而且抗击疫情,报告文学作家不能缺席。”在李春雷看来,报告文学自有优势,“它介于新闻和文学之间,能真实及时地反映社会生活事件和人物活动。尤其对于人类社会发生的大灾难中涌现出的抗灾先进人物、群众心理和人们对于灾难的反思都很适合报告文学去如实记录。”

2月26日夜李春雷等抵达武汉,令他没料到的是,原本一周左右就返程的创作计划因为形势发展而一变再变,到3月31日随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踏上归程时,他在武汉一留就是35天。

 


1586309359639937.jpg



30多天武汉行捧出18篇作品

 

“震撼!”这是李春雷提及武汉的30多天时,屡屡提及的一个词汇。“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身患渐冻症的“铁人院长”张定宇、河北90后医护人员张明轩和肖思孟,武汉姑娘李蓓……包括他的采访对象,以及在医院偶遇的一位位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与他擦肩而过的病人家属,还有为作家们开车的当地司机等,组成一个活生生的庞大现场,那里的每一个人每一幕场景都令他刻骨铭心。

其中大众最熟悉的就是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李春雷对他进行了两次共计11个小时的采访,他清楚记得在医院第一次见到张院长的情景,“他本来是个风风火火的人,但是病魔让他步履蹒跚。之前我看过一些关于他的报道,总觉得还不够,没写出一个有血有肉的真正的张定宇。”李春雷认为作家要侧重于内心。写当事人内心深处的波澜,深入挖掘背后的一些内幕故事,以及当事人情感与人性深处所交织的一些火花。“我从真诚出发,跟他交朋友,直入他的内心深处,还单刀直入地跟他谈到很多人不敢问甚至很忌讳的话题。因为很真诚很善意,我们的交流很顺畅。”

其间,他们也谈到了张定宇的身体状况,两年前张定宇被确诊为“渐冻症”后,曾有半个月沉浸在痛苦中。“他是医生,他知道将来会怎样。但难过了半个月后,他又坚定地出现在同事面前,他想既然这样了,就要坦然面对,把生命最后的光激活,所以他拼命工作。”

还有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里的90后男护士张明轩,在武汉市第七医院重症病房工作48天,共护理危重患者80余人次,零差错、零抢救、零死亡。从一线医护人员的标配“纸尿裤”切入,李春雷勾勒出这个青年人48天的酸甜苦辣。

就这样抗疫一线的人们在李春雷的心中扎下根,也触发了他的创作激情,3月下旬他在武汉的宾馆里废寝忘食一气呵成了18篇文稿。全情投入的他在文字世界里与笔下的主角同喜同悲:“就想着什么是最好的表达,怎样才是最合适的角度。一切都为写作让步,没有吃饭的概念,也没有饥饿的感觉。”

如今这些作品正相继与读者见面,《光明日报》极为罕见地两次在头版刊发了他的《三月正青春》等两篇报告文学,还有《文艺报》刊发的《感谢纸尿裤》,《人民日报》刊发的《男护士》《铁人张定宇》……每一篇都收获一片点赞,有读者说:“近期有关抗击疫情的文艺作品不少,作家李春雷的《铁人张定宇》见人见事见细节,有温度有纬度有深度,思想性、艺术性与可读性俱佳,是新时代抗疫报告文学难得的‘高峰之作’。”

对此李春雷说,随着疫情持续向好的方向发展,人们对于灾难的反思将重新出发,包括对于疫情的重新认识,对人与自然的关系等,都需要更多更深层次的思考,作家也应该有大量的作品来呈现这些反思。“这次武汉之行的短篇作品基本已完成,接下来我还要写部长篇报告文学,以张定宇、李蓓为主角,从医生和百姓的双重角度来展现武汉抗疫战。我还要再深入采访,计划今年年底前能出来。”

 



用文学帮人们擦去心头的阴霾

 

3月21日,是李春雷到武汉的第25天,那天下起大雨,晚间还响起惊雷,当时他向同行的作家朋友背起了清代诗人张维屏的《新雷》,“造物无言却有情,每于寒尽觉春生。千红万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声”。这首诗不但暗合了李春雷的名字,也寄托了他的心声。

有些读者可能不知道,死里逃生对于李春雷来说并不陌生。当年去汶川他背着睡袋、干粮和水,步行在滚石乱飞的山路上采访,长达一周。玉树地震后他从西宁出发,在冰天雪地中日夜兼程翻越巴颜喀拉山到达海拔4000米以上高原雪域深处的“震中”结古镇。当时由于高原反应他几天几夜不能睡觉,只能在靠吸氧和喝葡萄糖维持……这次在武汉,李春雷生理和心理都面临着诸多新挑战。

跟以往采风不同,这次作家们不能随意外出。李春雷平时好动,酷爱打篮球,当时他只能在宾馆通过踢腿等锻炼;房间没有书桌,他就把电脑搁在小茶几上,牛奶箱摞起来当小凳,照样开写……生活不便倒是小事儿,病毒让作家们的采访受到了限制,“对一些医护人员的采访,是趁他们休息时在其办公室完成。还有像张明轩,就通过视频和电话进行采访。部分救治的病患,只能通过电话或者视频向他们隔离在家的亲属了解情况。”

日常中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压力也考验着大家的承受力。“接送我们的司机师傅平时头戴浴帽、脚穿鞋套,为我们消毒时还提醒大家抬起脚,连鞋底都不放过。看着平日粗粗拉拉的男人此时如此小心谨慎,就能感到人面对生命的敬畏。也目睹了生死离别,并不像人们在影视剧看到的那样激烈,真正的大悲哀没有那么多表象呈现。能看到人在面对死亡时的坚强,坚强背后也有不自觉的恐惧。”李春雷说这些都让他在重新审视生命的意义:“武汉之行对于我来说是个大的开阔,这种经历是任何书本都读不到的。”

如今已是“寒尽觉春生”的时节,我们熟悉的烟火人间也在一点点重现。“我在武汉更多的人身上看到的是一种生命本能向上的力量。现在这个城市已经被阳光普照,每个人都正在把心头的阴影慢慢擦去。文学的力量就是帮助他们镇静下来,擦去心头的阴霾。”李春雷如是说。


《燕赵晚报》记者黄蓥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