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创作 >>脱贫攻坚 >> “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诗抄(第一辑)
详细内容

“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诗抄(第一辑)


花鹿坪手记

 

王单单

 

花鹿坪扶贫记

 

1

 

又去村子里转了一圈

史周才搬了新家

陶马绍的地皮刚刚硬化

徐声艳的女儿辍学数月

多次劝返,终于登上回程的火车

无数次告诉过徐家三,我姓王

他无数次追问我,你是谁

转到一块荒地里,有间房子

常年空着,可能要挨近年关

吕道荣才会回来

转到冯先海家,给我道歉了

昨天村民开会,他因病缺席

——转。一直转,像陀螺

转到暮色四合,月出高山

噫,你抬头看看

月亮是不是天上的贫困户

需要我们用尽离别与孤独

一次又一次地帮扶

 

 

临时救助五百元,用于补齐短板

缺少厨具,就买厨具

缺少衣柜,就买衣柜

缺少沙发,就买沙发

窗子坏了就换

门坏了就重新安

可陈石分最想要的不是这些

她丈夫走得早

女儿出嫁,儿子在外务工

她的短板是爱,是孤独

是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家中

无法抵御的严寒

——她需要的,我也没有

她想买一张能插电取暖的桌子

但这超出了救助金的使用范围

“小王,五百块钱的慈悲

能否换得一个暖冬的慰籍”

我在她混浊的目光里

读到了这一句,便在心里默许她

“买吧,大不了我赔”

 

3

 

听到我的声音在屋后响起

李家英赶忙打扫家里的卫生

她六十二岁了,反应竟然那么灵敏

我进屋时,她刚扫完屋子

假装在整理床铺,灰尘尚在飞舞

我已上门督促过很多次了

她也想表现得好一些

可她才从苹果园打零工回来

在那里除草,六十元一天

加上养老金,加上地租,加上赡养费

她可以活得很好。但她暂时

把赡养费这一笔刨掉了

她说还动得起,还过得去

其实她是想给儿子减轻点负担

她是一个母亲,和我的母亲一样

矮小,瘦弱,带着一股韧劲

 

 

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

房子垮了,死在里面

也不要你们负责——

七十八岁的张家会住在危房里

说什么也不搬离。但危房不住人

住人不危房。我的工作是

确保每一个老人都能住进安全的房子里

一次又一次,我叩响周史玉

——张家会长子家大门。一次又一次

他都似乎很为难,欲言又止

开始我好言相劝,后来我歇斯底里:

第一,赡养老人是你的义务

第二,你曾住在她的身体里

那里安全、温暖,你在那儿

长出手,长出脚,长出了爬向人间的勇气

她曾给了你一个王宫,你却

舍不得给她一间房子

 

后来周史玉接走了他衰老的母亲

像一根顶梁柱,撑着

这间随时都有可能坍塌的房子

 

初见郑兴富,他喝醉了

大闹村委会,见着谁都要比划两下

平时战天斗地的村干部们,不约而同地

对他一忍再忍。几天后

我去郑兴富家走访,他见着我

竟然瑟瑟发抖,从那个不可一世的酒徒

骤然做回了本分的农民。他住在

修缮加固的房子里,凌乱的物什

散落一地。他驼背的妻子陆应窈

就住在正对面,房屋条件好

室内相对规整。两人都一口咬定

他们早已离婚。最近我又去走访

斜阳晚照,他俩坐在菜地里

看起来像一对恩爱的夫妻

面对我再三追问,二人终于承认

以前真的离了,可自从

唯一的孩子死后,他们

又在一起

 

6

 

如果空气需要付钱,阳光不再免费

你早已成为饿殍,横陈于乱草

你正值壮年,当是男人扛鼎之日

有双手,为何揣进裤兜

有双脚,偏要自绝于道路

你看看,这些墙根下的蚂蚁

它们都懂得搬运米粒、虫子

如果你继续懒下去,总有一天

它们将会把你也搬走,连肉带骨……

 

——我如此训斥陆应章。他开始

沉默,后来脸红,再后来恼羞成怒

“沟死沟埋,路死插牌。我的命

捏在我手里,你不要来干涉”

 

几天后,我路过卯家冲

寒风中有人在搬砖,走过去一看

陆应章站在那里,手上全是泥

看见我后,他脸上堆满笑容

那笑容里,有着深深的歉意

 

7

 

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在炉火上

煮鸡蛋。沸腾的清水中

还有两枚光绪时期的银圆

她说这样煮,能治病

我让她去正规医院治疗

交了医疗保险费,可以报销

她翻出几枚银戒指,把最旧的

递到我眼前,脸露出了少女的羞涩

我知道,这是她结婚时用的

她做了许多布鞋,却不卖

她一双双拿着给我介绍:

这是给爹做的

这是给他(丈夫)做的

这是给女婿做的

这是给儿子做的

如果你喜欢,这双就送你——

也不向你索要低保

 

8

 

周国驰终于还是在砌牛圈了

他还将敞坝填平,从中修了一条路

与众人的路,相互接通

 

周国驰家没有牛圈

他从四个方向安装了摄像头

监控下,十多头牛养在露天坝子里

时间久了,经常有人反映

牛粪影响了周围住户和村容

我们驻村队轮番找他理论

终无果。人们私下议论

这个人的心,比石头还要硬

有人讲起另一件事情:

几年前,村里人打电话给周国驰

告知他儿子死了。他不慌不忙

在山上将牛喂饱。回来后

自己刨个坑,把孩子埋了

 

9

 

雷庆松的儿子有心脏病

我们给他解决了低保

雷庆松要修建房屋

我们给了他建房补贴

雷庆松的家里简陋

我们给他买了沙发

雷庆松的贫困程度较深

生活压力大,我们给他妻子

安排了公益性岗位

最近,雷庆松又让我帮他

申请水泥和砂石,我虽答应了

但不一定能成。阳光不能

只照耀一人,雷庆松

我只是一块石头,无法给你

铺出整条道路。你踩踩我吧

或许仅能给你垫出一点高度

微不足道啊!

 

10

 

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除了驻村扶贫队员,我还担任

花鹿坪十三社第一村民小组组长

三十多年来,第一次当领导

有点心慌。这个社有一百四十一户四百一十人

社员有金忠云、李仕省

陈永华、史昌斌等等

就像秋天之后,田野里这些

仍然顽强生长的植物:

银叶桉、鬼针草、荻草、蔓黄……

或许,他们卑微、困厄甚至有些潦草

但凡事凡物,皆有自己的神圣——

你问问,那些目不识丁的父亲

如何给自己的儿子取名

 

11

 

花鹿坪位于昭通城南郊

离城十三公里。回、汉

两种民族相安而居

也是几年后,昭通市

花鹿坪机场所在地

 

花鹿坪盛产苹果

数万亩苹果基地已然连片成形

接天的树苗长在山冈上

或许,用不了太多时日

你会惊觉:一夜春风起,万树苹果花

 

开花成海,结果为洋

那时候,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

或为观花,或为摘果

那时候,人们将会重新定义

花鹿坪这个地名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一个现代的农村,将为《诗经》

找到佐证。

 

             2019年12月14日初稿

             2020年1月5日定稿

 

(选自《诗刊》2020年5期上半月刊)

 

扶 贫 记

 

这是我在昭通城南郊

一个名叫花鹿坪的村子里

扶贫的第四百九十八天

因此我想起了一些穷人

在他的时代

翻开时间的黄土

肉身如纸片,折叠在

历史打卷的那一页

比如,“饥来驱我去”的陶渊明

比如,“秋至老更贫”的孟郊

比如,“野蔬充膳甘长藿”的元稹

比如,“心忧炭贱愿天寒”的卖炭翁

比如,“举家食粥酒常赊”的曹雪芹……

假若把这些人,统统放到当下

放到花鹿坪,或者

祖国的任何一个贫困村

那么他们将会拥有另外的名字

就像我的挂包对象:

金忠平、冯兴松、马二才、史周天等等

这样的话,他们都会获得帮扶

都会解决“两不愁”“三保障”

这样的话,“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在一千多年后的今天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

贫困户杜甫当年的梦想

将不再是梦想

 

(选自《北京文学》2019年10期)

 

花鹿坪一夜

 

那么晚了,大风翻过山梁

她要去哪里?她边跑边喊

“呜呜、呜呜、呜呜……”

这声音太像人的了

以至于我再三起身,想确认

可透过窗口看去,秋后的原野

除了满地白晃晃的月光

寂静中,一无所有。整夜

我无法入眠,总觉着有个母亲

不知藏身何处,仍然在喊

“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像一个女孩的名字

因此我又想起刘翠莲,未满18岁就外出打工

离开那晚,她的母亲

独自躲在松林里哭——

呜呜,呜呜……伴着周围

无边落木

 

                  2020年3月10日

 

复 垦 记

 

新房建好后,人们陆续搬迁入住

曾经的土坯房空置下来

除了少数留做生产用房外

大多都要拆除,以便

让闲置或浪费的土地获得复垦

 

马大妹的旧房子被拆除了

她曾在里面诞下三男两女

如今延得子孙满堂

 

春耕时,马大妹在

拆除后的土地上,种了

半亩青椒和生姜

秋收后,她打算将其做成剁椒

寄往孩子们,抵达的

每一个地方

 

          2020年4月11日

 

硕    果

 

李彩霞家院子里有三棵核桃树

挂果后,树干无法承受

其重量,一天天垂向地面

李彩霞担心树干会被压断

便用木桩给每棵核桃树都做了支撑

 

李彩霞的丈夫十年前死于车祸

她独自拉扯着四个孩子

大儿子是全校优等生,却在

初中毕业后选择回家务农

和母亲共同挑起生活的重担——

将其他三个弟妹送进大学

 

李彩霞说:赶上好时代了

在我家最艰难的时候

得到各种扶贫政策的支持

才能度过一个个难关

李彩霞的大女儿去年毕业了

成为一名教师,整个家庭的压力

也逐渐得到了缓解

 

人逢喜事精神爽,与前两年相比

刘彩霞似乎变得更年轻了,就像

院子里那几棵核桃树

随着果子收成之后

树干也一天比一天

挺——得——更——直

 

               2020年4月1日

 

感    恩

 

花鹿坪村委会,光滑的

水泥外墙上,正中间

有个鸡蛋大小的孔

几棵草从里面长出来

(哪怕有一丁点的机会

生命的力量便会见缝插针)

 

当我正惊叹于眼前这幕时

却听到孔里传来

雏鸟叽叽叽的叫声

恍然大悟——

那是鸟衔进去造窝的草

 

几个月后,那窝鸟儿

飞走了,带着枯草给予的温度

翌年春天,那些枯草

复活了,青葱的一撮

从孔里蹿出来

由于窝里鸟粪的滋养

竟然比周围的草,长得

还要葱绿,肥美

 

                   2020年4月2日

 

     (以上选自《诗选刊》微信群)

 


红草河脱贫纪事

 

     

 

1

 

当年,在红草河上厕所

要有足够的勇气让臀部暴露在

光天化日之下,供蚊虫侵犯

老冯说:贫穷

就是上半身没面子

下半身也没面子

 

从红草河到东下关

地,一方高过一方

草拔不光,石头拣不完

玉米的残根拳头一样攥着土

不撒手。如果能挤出点什么

只能是胆汁

 

2

 

去阜平县的这个小山村

相当于一次穿越

回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

白书记的发型和中山装是为明证

时间

似乎从长城岭下坡的一刻踩了刹车

刹车片磨得冒火

必须要在东下关路口冲水冷却

伴随“嘶嘶”的声响,激起大量水蒸气

张耀宗凭这门生意成了乡里的首富

在保定买房,送孩子去北京上学

“你就不能拉扯一把村里人?”

“半挂车都拉不动,我哪有力气拉”

这是关于红草河村脱贫最早的一次对话

 

3

 

爱上一个阜平村里的小伙子

意味着什么?最初是绝望

2008年,安徽姑娘翟艳玲

跟随刘永刚从北京回老家过年

看见屋顶和窗户上的塑料布

吃饭时围坐在土炕上

心里说:最好一辈子打工

 

别回来。2016

农家乐老板娘翟艳玲

回忆往事,仿佛是在诉说别人的经历

跌倒,需要有人扶一把

年老力衰,需要有人扶一把

贫穷,是一个家的东倒西歪

扶一把就有机会站稳脚跟

 

4

 

坚固的堤岸不能有经年的蚁穴

强盛的国家不能有沉疴的村庄

开方、配伍,君臣佐使

首都是心脏、城市是四肢、道路是血脉

对于国家的身体来说

每座村庄都是一具器官

是肺泡、是血小板、是不停蠕动的胃肠蠕毛

 

像治疗消化不良和骨质酥松症

无息贷款、土地流转入股、种养殖技术引进

扶贫,让贫血症患者重塑造血功能

这是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的一步

和登上月球那一步一样

脚踏实地

 

5

 

玉米粒八毛二分七一斤

亩产一千二百八十斤

玉米芯五分钱一斤

产量比玉米粒略轻

香菇四块钱一斤,亩产四万斤

红草河村委会

村民们被这样一笔账惊得目瞪口呆

 

只听说山里出矿、出煤、出石灰

从没听说半山不山,连土带沙的穷乡地

一亩能挣上万,简直是垃圾堆上

长出的金疙瘩!把玉米芯粉碎之后

包装成袋,接种菌丝,五天发芽

一百二十天收割。普洱香菇烧肉

香菇黄豆猪蹄煲、香菇酱蒸鱼头……

 

6

 

把香菇搬到红草河的玉米地里

和把老娘搬到带抽水马桶的单元房里

一样需要适应。老冯打了个比方:

环境造就人,人改变环境

用钢管支起弧形棚,覆膜,保温

加盖遮阳网,控热;内置喷淋系统

加湿;前后卷膜器离地五十公分

开口一米,放风

这就是香姑娘需要的舒适安稳的婚房

她会怀孕,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她会害口、撒娇,她爱洗澡

她能为你生下九胞胎

你死心塌地爱她,她就热火朝天地爱你

快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吧

 

7

 

保阜高速公路在东下关有个出口

高速引线沿着一条峡谷刺过来

是车辆的上下口,也是穿堂风的刀口

覆上膜的钢骨架犹如一只巨型风筝

我见过被风拧成麻花的镀锌钢管

令人腿肚子转筋

那就为每一根钢管配一只“水泥秤砣”

 

沙子、石子、水

按比例调和、搅拌

就能托住天,抱住地

放线、找平、定位、挖坑、浇筑

干吧!每一种生活都需要

牢固的物质基础

 

8

 

水从哪里来?脚下

白书记说,下挖八米就见水

“可能?”“百分之八百

你别看这地里的玉米不发个儿

这地绝对是风水宝地”

懂水文的老张点了穴

立即开挖,八山一水一分田

一铲泥土九成沙

挖到三米五,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

像万年乌龟蛮横地趴在那里

小马瘫了腰,小高泄了气

老张说:好兆头,接着挖

这叫元宝井,“神龟”镇守,果然

三天后井里出水了

用水泵往外抽,三天三夜抽不完

 

有井,一块贫瘠的土地就有了底气

 

9

 

几个锅盖大的坟丘

散布在南段,占了三分地

就相当于少收入一万斤香菇

“听说没有后人,平掉算了”

“不沾!”书记说“都是烈士

不能因为三分地收成就当白眼狼”

“那就祭拜一下吧”

 

鞭炮的回声在山谷间飘荡

几柱小龙卷风把纸屑烟灰高高扬起

盘桓久久,不肯离去

这种风红草河每年春天都有

你们不要胡思乱想

白书记、老冯、老张、小高,还有我

一躬在地,龙卷风消失在山脚下

 

10

 

阜平不平。阜平啊

草穷,山不穷

土穷,水不穷

人穷,志不穷

在三三七国道两侧种上格桑花

不老树、红草河、天生桥、龙泉关……

沿途的村镇就都有了笑容

 

20138月,第一茬香菇收割完成

出地三元一斤。老冯对白书记说:

你得请我们喝顿好酒。白书记说:

我有自家酿的枣儿杠子,再配十道菜

老张说: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每道菜里都得有香菇

小马和小高不好意思地说:

最好给我们介绍个阜平好姑娘

 

11

 

20169月,一架打桩机

比腰还粗两圈比榆树还高三尺的打桩机

在三三七国道边支起来

待钻头扎进土里,白书记给孙子讲解:

树有多高,根就有多深

楼房也是,根据钻头长度推算

这块地要盖的楼房在二十层以上

 

“贫穷的本质

是人类的自卑、自私和自闭”

20204月末,刘自强

在日记本上写下工作感悟:

“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

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

幼有所长……是谓大同”

 

12

 

暂别红草河

去骆驼湾旅游,走访顾家台

参观一号院,攀登辽道背

听一听龙泉关小学的读书声

你会发现,阜平有一种崭新的

符合太行山气质的,质地坚硬的

比青春期略显成熟的生活

正不徐不疾、不骄不躁地展开

 

回到红草河

怀里竟然揣着这样的诗:

花鸟青云宿,晨曦即天涯

山草医我心,山溪烹我茶

潜心耕日月,信手织彩霞

江山有遗爱,此地宜为家

 


去年在弄关屯

 

刘立云

 

森林覆盖的弹坑

 

“我们在这里打过仗!”当我们乘坐的车

在边境线我方一侧崭新的公路上

艰难地爬坡;当我看见山冈上笔直的

针插般密集的桉树;蓬蓬勃勃

的松树;密密匝匝,枝叶展开如一匣匣

子弹样的杉树,我在心里说是的

是的,就是这样,我们在这里打过仗

 

我想起了那年的情景,想起公路两边的山

曾经光秃秃的,山上的树木屡屡

被战争砍伐,被战火熊熊焚烧

战争也啸叫着,砍伐我们年轻的肢体

有时是我们的手,有时是我们的脚

有时是我们的命!而我们是

为祖国去战斗的,为祖国去冲锋陷阵

我就希望我们的手,我们的脚

甚至我们的命,插在那里

能长出一片森林来;我就希望它们郁郁葱葱

静静地,覆盖那些大大小小的弹坑

 

我们乘坐的车还在行走,沿着边境线走

我们是去看望边境线上的人民

去看望他们的家,他们的孩子、学校

和田野。山冈上的桉树、松树和杉树

扑面而来。我认出了它们(不知道

它们是否还记得我,也认出了我?)

我认出了它们是漫山遍野的

次生林,这让我惊喜并倍感安慰

 

我知道凡是树木都有年轮,都有清晰的

记忆;而边境线上这一片片次生林

它们用自己的存在,用它们的郁郁葱葱

蓬蓬勃勃,告诉人们——

战争已远去

它们的生命与和平生长的时间,一样长

 

给孩子们辨认一条河

 

听说他慷慨地拿出自己家里的宅基地

又慷慨拿出自己三十八岁的年华

让这座小学,让在小学上空

飘扬的那面旗,成为弄关屯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之后,我在想:一个人的胸膛要敞开到

什么程度,才能算宽阔?

才能成为全校四十二个孩子的

老师、校长,和他们的精神父亲?

 

并且不止这些。并且他还拿出了他的学养

他的憧憬,他早些年抛下村寨

远走高飞的夙愿,在指给孩子们辨认的

一条汹涌流淌的大河

旁边,用汉壮苗三种语言,分别建造三条船

他对孩子们说,你们必须渡过这条河

河这边叫贫穷,叫蒙昧;而河那边

叫现代,叫文明;或者叫远方

叫诗歌——那是我们祖祖辈辈从未

到过,但我们这一代人,必须到达的地方

 

这个叫李春谋的人,个子不高,皮肤

黑黢黢的,保持着他这个民族的

朴素,坚忍,和深藏在骨头里的倔强

他说他指出的那条河

实际上,太宽阔太汹涌了,可谓

惊涛拍岸;他那些翻山越岭来读书的孩子们

没有几个能渡过河去

而他要做的,是当他们被大浪打回来

他就站在河边,不让他们上岸

他要把他们一个个继续往河的那边赶

 

李春谋是在上课的间隙说这番话的

他让在同一个教室上课的三个年级

临时自习十分钟

我发现他有许多话要对我们说,但当他反复说起那条河

我看见他望着层层叠叠的山峦

眼睛里有一种落在井里,长久被遗忘的忧伤

 

与苗族汉子老B喝酒

 

我向四十出头的这位六个孩子的父亲

问好;他笑而不答,酒气扑面

怀抱一个硕大的饮料瓶子,给我们

倒酒。用的是喝功夫茶那种小杯子

色泽模糊,像他新房上锁的

位置上,那块水泥砖上的包浆(说污渍

或许更准确一些)。刚进门的时候

我看了一眼他的家:有一台老式

木壳电视机,五六张缺胳膊少腿的

板凳。一根竹竿上晾着短裤、袜子

围兜、尿片。火塘里的火刚熄灭

低矮的饭桌上放着刚吃剩的饭菜

他是一个热心人,每倒一杯酒都要用

穿在身上那件汗衣擦一擦杯子

他擦一下倒一杯,递给我左边的蓝野

擦一下倒一杯,递给我;再擦一下

倒一杯,递给我右边的驻村干部

但驻村干部说不喝了,不喝了,老B

你不能用酒堵我的嘴,我该批评你

还得批评你,是不是?你把15岁的儿子

放到广东去打工是不对的,是不是?

他还未成年嘛。老B说,是是是

按政府说的,我打电话让我儿子回来

不能让政府受连累。相互推挡中

酒杯从驻村干部的手中掉下来,杯碎了

酒洒了。他迅速换一只杯子,再擦

再倒酒。驻村干部趁机跑出去接电话了

老B把下一杯酒,放在驻村干部原来

面对的桌子上,对我们说,我们不能

凡事靠政府,我六个孩子,政府能给我

盖六栋房子,娶六个儿媳吗?还得靠

自力更生;还得靠孩子自己出去

打工赚钱。说着他举起酒杯说,喝!喝!喝!

我看看蓝野,看看驻村干部刚坐过的

那张空凳子,咕噜一下,把那杯酒干了

 

先人身怀怎样的谦卑

 

我真钦佩靖西老百姓的纯朴,他们

把先人埋在村庄的四周

埋在不妨碍播种和收获的田间地头

甚至埋在大路边,好像先人们

不是去另外一个世界

而是继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家里遇到什么事,打开窗

大声吼一嗓,他们就会扛着铁铲回来

 

都是平平常常随随便便的一些土堆

有的连土堆也没有,只是垒着

几块石头;有的有墓碑但大多数连墓碑也省略了

更多的已沉落,平复,还原为耕地

种上了粮食、蔬菜、烟叶

和政府及有关公司

扶植推广的作物。因为清明刚过去

告诉我的,是埋人的地方

仍插着白幡,风吹来像酒幌一样飘扬

 

我无法猜想先人们身怀怎样的谦卑

他们活着的时候,拼命地劳作

甘愿榨干最后一滴血汗。那时他们想的是

向山村,向这个世界

借几十年时光?那么死了呢?

死了,便潦草地埋在地里

这时他们是向人世间

是向他们的儿孙,借三尺黄土?

 

我在弄关屯小学大门口看见一个女孩

坐在灰蓬蓬的泥土里读一本书

在她的三步之外

就是这样一个坟堆,插着迎风飘扬的白幡

我问她:小朋友,你害怕吗?

她说:不怕,不怕

在那儿,住着我们的爷爷和奶奶

 


扶 贫 点

 

胡     弦

 

甘 蔗 田 

 

这一生,你可能偶尔经过甘蔗田,

偶尔经过穷人的清晨。

日子是苦的,甘蔗是甜的。

 

不管人间有过怎样的变故,甘蔗都是甜的。

它把糖运往每一个日子,运往

我们搅拌咖啡的日子。

曾经,甘蔗林沙沙响,一个穷人

也有他的神:他把苦含在嘴里,一开口,

词语总是甜的。

 

轧糖厂也在不远的地方。

机器多么有力,它轧出糖,吐掉残渣。

——冲动早已过去了,这钢铁和它拥有的力量

知道一些,糖和蔗农都不知道的事。

 

这一生,你偶尔会经过甘蔗田。

淡淡薄雾里,幼苗们刚刚长出地面,

傍着去年的遍地刀痕。

 

弄关小学

 

山坳里,一座米粒大的小学校,

一群星星般的小孩子。

每当他们诵读,唱歌,

风和云彩就在天上应和,

群山起伏,像一座激动的大教室。

——已是春天,芦苇新生喉管,

竹林摇曳,一个女孩在作文里写到:

“我要像桃花心木那样经受考验……”

已是春天,万物蓬勃,

校墙外的镀锌围栏内,一头斗牛

正逡巡,憋着一身劲儿,像个

挨了批评、不服气的野小子。

 

    

 

像花瓣儿扣成的,这球形绣

挂在旧州街头,

如同敏感、快乐、惴惴不安的心。

它们也应该经历那样的场面,

在尖叫、有点粗鲁、闹哄哄的人群上,

鸟儿一样轻盈地滑行……

——不可能再有那样的游戏了,

任性的幸福,已被古老的传说收走。

可姑娘们仍然绣得认真,

无数花瓣儿,又在春天的针尖下迷了路,

无数微笑的好女儿,住在小镇上,

精通复杂、难以置信的手艺,

拥有简单、干净的一生。 

 


与史同在

 

田    耘

 

一双手打开的十万个春天

        ——致李保国

 

岗底村漫山遍野的苹果花开了

李保国,你在哪里

葫芦峪满沟满坡的核桃树绿了

李保国,你在哪里

从岗底到前南峪,从干沟到葫芦峪

巍巍太行的每一片果林

都在用哗啦啦的语言不停呼唤着你

那个脸庞黝黑

那个笑容憨厚

那个一身尘土两脚泥的太行新愚公哪里去了

那个比农民更像农民的教授哪里去了

 

扎根山区三十五年,每年深入山区两百多天

一年行程四万公里,让一百四十万亩荒山披绿

帮助农民增收三十五亿元

三十五年在山上的上万个日夜,十四万公里的奔波

你用加法和乘法丰富生命

让这一连串数字的丰碑并肩站成一排

永远巍然矗立在太行山上

 

你用一双手为土里刨食的十万个农民

打开了十万个阳光明媚的春天

你把最好的论文写在太行山上

写在千千万万被你培育成果树专家的农民心里

山当餐桌地当炕,躺在地上吃干粮

渴了喝口沟里的水,累了在大树下靠一觉

你的九百个手机号码中

是农民、农民、农民

除了农民,还是农民

二十四小时开机,只为了

随时随地为乡亲解答难题

 

太行山绿了,你却被半辈子的操劳带走了

三十万网友在微信中为你点亮的烛光

照亮了你此生唯一一次不情愿的行程

你那最后的没有阴影的行程

而那些不会在网上点亮烛光的浆水村村民

跨越燕赵,拼了命也要挤上车

与全国各地赶来的农民汇合

他们送你,他们留不住你,

他们多想让你早点儿回来

 

李保国,想你了

我就看看山坡上的树

直到看着树木像你一样走动

李保国,想你了

我就捧起一个红苹果,闻一闻你的气息

想你了,我就端详起一颗薄皮核桃,

那上面有你走过的山山岭岭

有你生命的光泽

有你无处不在的脚印

 

李保国,你的影子还在太行山上

你的根扎在这片热土里

山也想你,想以山音与你的心跳相连

树也想你,想与你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我们送你,我们留不住你,

我们要你早点儿回来

就是到了天堂你也要回来

所有的红苹果都为你举着路标

漫山红柿子都为你打着灯笼

李保国,早点回来吧,多少人在等你啊

山也在等,水也在等

李保国,早点回来吧

就是到了天堂你也一定要回来!

 

周台子之梦

         ——致范振喜

 

坐落在最广大人民目光之上的人民大会堂

十三亿种梦想正被一个梦想召唤

十三亿种声波正在同一个频道里共鸣

十三亿种向度汇聚成十九大报告里的关键词

——复兴!

 

一位来自河北省滦平县周台子村的追梦人

融化在这红色的中国梦里

红色,是他血脉里的氧气

红色,是他骨头里的钙质

红色,是死神和病魔

都难以从他身上夺走的初心

 

他和人民大会堂里的所有党代表一起

将那个红色的梦

高高托起

 

如果把斑斓的中国梦分成三十四张拼图

其中之一便是绚丽多彩的河北梦

如果再从河北梦中取出五万分之一

其中之一便是燕山脚下、滦河岸边的周台子梦

 

抵达一个人的梦想只需要汗水

而实现一群人的梦想,则需要

把五彩缤纷的梦拼在一起

谱写成章

 

范振喜,这个帮助整个村庄

谱写梦想的人

是白血病人、心肌梗塞病人

脑梗塞病人和严重失眠症患者

每天用上百粒药片

和一袋袋液体硬撑起来的人

嚼了五年的方便面,硬把周台子村

从贫困的沼泽里扛进小康家园的人

 

一个村庄的党委书记

却与大刀阔斧的改革家划上了等号

新农村、土地流转、文化建设

福利全覆盖、新型居住模式

在十平方公里的试验田里

范振喜欣喜地看到

它们结出了共同富裕的果子

 

只用了十年

而不是预想的三十年、五十年

这让范振喜的笑容里荡漾着自豪

美丽河北,最美之处

或许不在风景,而在人心

 

在周台子十平方公里的舞台上

两千多颗心,亲密互动

善与善的给予,善与善的回馈

编织成人世间最美的风景

 

那连接着过去、现在和未来的

两千多双亲人的眼神

对你一再说出的是一种你从未体验过的

令灵魂震颤的方言

 

这个全身千疮百孔的人

这个把树枝、木棍、衣架

当做流动输液架的人

这个把雷锋、焦裕禄、王进喜

装进身体里,再活一次的人

谁能抵达真实的范振喜

谁就能把周台子的善

铺满浩浩荡荡的平川大野!


小  启

 

     《诗选刊》将从20207期开始开设“‘决胜全面小康、决战扶贫攻坚’诗抄”专栏,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495685862@qq.com。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