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创作 >>脱贫攻坚 >> 太行山上的夜莺(中)——阜平文化扶贫故事
详细内容

太行山上的夜莺(中)——阜平文化扶贫故事

时间:2020-06-07     作者:关仁山【转载】   来自:人民政协报

ggg.jpg

父亲周庆林骂道:你这傻瓜,蠢驴!

母亲刘贵梅深深叹息一声,坐在炕沿儿,默默无语。丈夫周庆林的意见,她也有同感,毕竟贫困之家培养个大学生不容易,既然在城市里已经结婚生子,就过一种世俗而幸福的生活。老人听说他回到黑崖沟文化扶贫,母亲的心也彻底乱套了。扶贫,当娘的没有意见,为人行善,是他们祖上的家风,如今家里过上了好日子,不就是靠党和政府扶贫吗?土地流转,菌菇大棚,这可是政府干的事,你周合伟怎么扶贫?一个人浑身是铁能打几个钉?儿子的选择,对她来说就像梦一般不可思议。

刘贵梅默默揩了一下眼睛,嘟囔说:小伟,别怪你爸生气,这么大的事,你可要想周全喽啊!

周庆林黑着脸继续吼:乱弹琴,孩子老婆都在南京,赶紧回去!

周合伟脸色慌慌地站在屋里,懵了。

周庆林喊:咱把丑话说头里,你要是任性,胡来,我就打折你的腿!他呼呼喘着,内心是心疼的,难过的。

一瞬间,周合伟心中是孤单的,孤单不是寂寞,而是无奈的寂寥。其实,景德镇那里有许多让他牵肠挂肚的事,公司怎样继续经营,家庭怎么处理,婚姻还能不能维持?12岁女儿周艾祈培养怎么办?这些都是他必须面对的问题。但是,人生有得就有失。

屋里沉默了,房间弥漫着看不清的白气。周合伟望着纠结的母亲,母亲的脸又幻化出奶奶的模样。他的心头一热,几乎落下眼泪。奶奶瘦弱,眼睛井一样陷在深处。奶奶去世了,奶奶没有文化,说不出什么深刻道理,但是言传身教,影响着周合伟的人生观。周合伟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村里一户邻居,常常找奶奶借盐吃。奶奶从来没有让人家空过手。那人前脚刚走,周合伟仰着脖子问:奶奶,他家为啥老借盐?借了也不还!以后不能再借他们啦!奶奶训斥他:你不懂,人家不到穷得活不下的地步,怎么会张嘴借盐呢?周合伟问:她为啥不管别人家借?我家也不富裕啊!奶奶和蔼地说:咱这山里的日子,哪家不是东凑西借,苦苦巴巴的?周合伟眨巴着眼睛。奶奶慈祥地微笑着说:傻孩子,也就奶奶心眼好,别人不会借给她!周合伟似乎明白了什么。虽然他家也穷,但是奶奶帮助过村里很多人,那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奶奶就像一根蜡烛,燃烧自己照亮了小山村的人心。奶奶去世的时候,吴王口村乡亲们都来参加葬礼。奶奶留给周合伟的是一笔精神财富,自强,悲悯,助人,对弱者的体恤和帮助,不正是你今天周合伟追求的吗?

山里天黑得早,好像过了半夜。这些折磨,狂热,犹豫,使周合伟彻夜难眠。他一骨碌爬起来,独自沿着吴王口村走了几圈,像一个精神失常的人,两眼迷迷瞪瞪。表面来看,村人以为他是一个怀才不遇、看破红尘、自命不凡的家伙!其实不然,他只是完成一种精神的还乡。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化着,有人倒霉了,有人走运了,有人创造了历史,有人被历史抛弃了。有人说人生到处都是康庄大道。这是骗人的话,其实,人生的路很窄很窄,就那么短暂的选择中,你走上这条道,就永远告别了那条道。在南京读大学的时候,周合伟读了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主人公孙少安、孙少平,虽然出身贫穷,平凡却不平庸,不甘受命运摆布,在苦难中奋起,即使失败了,也有勇气面对生活的担当,获得了劳动者的尊严。自己虽然也是草根,生活的路有困难、有坎坷,但不绝望、不气馁,虽然开了小公司,也是苦苦挣扎,没有大的富贵,但是,从小到大跟着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跟着可爱的父母,唯一不缺一样东西,就是爱,爱让他充实,让他富有。他到黑崖沟文化扶贫,带给乡亲们的不是钱,是人的精神,是美好情怀,是爱心!

风停在唇边,突然没有安全感,需要大山的拥抱。但周合伟有了莫名的兴奋。他不要那一套泛泛之谈,他要遵从自己内心的呼唤,做一个创造历史的人!

黑崖沟就是他创造新生活的最好平台。不论结果是悲是喜,周合伟总算在这个世界上拼了一场,有了这样的认识,你就会珍重生活,而不会玩世不恭。故乡啊,给了他激情,这激情像一团火,在内心燃烧起来,同时也给他注入一种强大的内在力量。

天亮了,村里最后一遍鸡叫。周合伟回家了,见到父亲周庆林,他嘴上不再争吵,父亲是勤劳的,敬重父亲,如果他是一棵成才的树,父亲就是土壤,铺路石,是泥土里的根。他慢慢就会想通的。

周合伟内心已经决定了,回到阜平,回到黑崖沟。

周合伟开车回景德镇了。母亲刘贵梅佝偻着腰望他,他摇下车窗向母亲招手,汽车缓缓离开,他远远地看见母亲的头顶飘着一柱灰白的柴烟,炊烟缓缓散到空中,消失在山顶,一股说不出来的温暖和甜蜜,刹那间涌上他的心头,忍不住鼻子一酸,几乎要哭了。

永远叫他动情依恋的太行山啊!等着我,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啦!

回到南京,周合伟把黑崖沟说了,把自己想法说了,妻子觉得他可笑,一个幼稚的理想,将生活弄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她只能选择分手了!

周合伟既有痛苦,也有解脱。他对于自己的婚姻,一直有难言苦衷。阜平穷困,男孩基本都倒插门了,倒插门女方有个条件,就是不能赡养男方老人,也不能接到女方的家,这让周合伟气愤、伤感,不平等条约给他带来屈辱。这样一代一代传下去,阜平的男人还有什么脸面?为什么会这样?还是穷困造成的,又不仅仅是,他在南京与妻子的结合,应该是自由恋爱,知识青年的结合,虽说没有条约,但是,妻子无论如何不好接受他的老人,虽说自己老人不去城市生活,等于他也是倒插门的形式。屈辱,像一粒无名的种子,一点点发芽,在婚姻的争吵中一天天长大,长成了一种类似意志的东西。意志成熟了转化为抗争,他要改变这一切,为自己,更为阜平的男人!

周合伟回来了,在黑崖沟办起了人民画廊!6月,黑崖沟的樱桃红了,黑崖沟樱桃艺术节开幕,艺术节格外隆重,有艺术家来,也有许多游客,樱桃艺术节之后,周合伟的画廊也开业了。周合伟笑了,笑容里有阳光的味道。

(未完待续)

(作者系著名作家、河北作协主席)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