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创作 >>疫情下作家思想录 >> 疫情下作家思想录 | 焦冲:负重前行与岁月静好
详细内容

疫情下作家思想录 | 焦冲:负重前行与岁月静好

时间:2020-05-27     作者:焦冲【原创】   阅读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全国人民特别是广大医务工作者,万众一心,迎难而上,展开了一场全民抗疫阻击战。

  经过数十天艰苦拼搏,中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被阻断,取得阶段性胜利。抗疫工作重心转为外防输入,同时内防扩散不放松。

  虽然现在全球感染人数已经突破百余万,整个世界抗疫形势不容乐观,但相信最后胜利一定属于人类。

  此次疫情来势汹汹,已经演变成了全球性灾难,衍生出许多世界性难题。作家怎样更全面深刻地认识此次疫情,认识疫情中折射出来的经济、政治、社会、思想、文化、伦理、心理等方面问题,认识人类与自然友好相处的重要性,认识文学在面对世界性灾难时应有的职责与担当,是摆在每个作家面前的一张重要问卷。

  抗击疫情,河北青年作家始终与全国人民在一起。他们以自己真诚的文字为一线勇士呐喊壮行,为普通民众鼓劲加油。新的阶段,河北青年作家一如既往关注抗疫前线,同时他们也不断拓宽视野,积极开动大脑,展开疫情下的深入思考。河北文学院公众号特开辟"疫情下作家思想录"专栏,提供平台,分享作家们的思考成果。



作者简介

1590546730434424.jpg

  焦冲,1983年生于河北玉田,2008年开始在《当代》《人民文学》《山花》等期刊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男人三十》《旋转门》《原生家庭》等,中短篇小说集《没事就好》。曾获第二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长篇小说佳作奖,2017年度广西文学奖,现居北京,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

负重前行与岁月静好

焦 冲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地持续蔓延,即便没有直面病毒的机会,即便内心坚硬,人们的内心也会掀起波澜,没有谁可以独善其身,会波及到人们从事的各行各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场疫情让人类真正成为了有难同当的命运共同体,让人类明白谁都不是单独存在的个体,即便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可千千万万在疫情期间受苦受难的人,他们的生死、呐喊,他们的希望与恐惧,他们的挣扎以及追求生命的权利,都与我们的生活密不可分,同我们的观念、言辞、以及所作所为息息相关。我们不得不明白,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以及未来,没有谁能独立于世,我们应该相互关爱,相互帮助,相互体恤,共克时艰。要是连这些基本道理都不懂,估计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将会到来,没有诺亚方舟,人们将遭受水深火热、生灵涂炭以及遍体鳞伤的审判和洗礼。

  人无完人,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但在面对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时,我国善良的人民表现出了优秀的民族品质,比如顾全大局,团结一致,坚强勇敢不服输等,这些品质在历史上的诸多重大事件里都有所表现,比如地震、战争、饥荒等天灾人祸。正是这些优秀传统精神品质的继承,才使得我们不断强大,在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时能够果断采取措施,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拐点,迎来初步的胜利。感情用事靠不住,归根结底,还是各行各业的劳动人民在关键时刻能够听从指挥,认真做好本职工作,全国上下一条心,拧成一股绳,劲儿往一处使,才能尽快遏制住国内疫情。“世上有过瘟疫的次数和发生战争的次数不相上下,而在瘟疫和战争面前,人们总是同样的不知所措。”相信在这场战疫中,或多或少,每个人都能吸取教训,对以后的生活产生影响。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疫情期间除了在网络等渠道获取各种真真假假的信息,一遍遍刷新对人性的认知外,最切身的感受应该就是暂时被隔离,被封闭,这时才会意识到自由的珍贵,岁月静好、红尘无扰的难得。每个人都有他在这个社会的位置,也会有相应的职责,教师就是要教书育人,农民就是要种好粮食,工人就是要保证生产,商人就是要做好生意,文字工作者就是要报道真相,而战士、医生的职业特点注定了这是一种比较特殊的职业,注定比常人付出的更多,应得到更多更深层的关注和理解。“如果对高尚的行为过于夸张,最后会变成对罪恶的间接而有力的歌颂,因为这样做会使人设想,高尚的行为之所以可贵只是因为它们是罕见的,而恶毒和冷漠却是人们行动中常见得多的动力。世上的罪恶差不多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没有见识的善良愿望会同罪恶带来同样多的损害。人总是好的比坏的多,实际问题并不在这里。但人的无知程度却有高低的差别,这就是所谓美德和邪恶的分野,而最无可救药的邪恶是这样的一种愚昧无知:自认为什么都知道,于是乎就认为有权杀人。杀人凶犯的灵魂是盲目的,如果没有真知灼见,也就没有真正的善良和崇高的仁爱。”在这个特殊时期做好本职才最重要。本来,天灾人祸是人间常事,然而一旦落到头上,人们就难以相信是真的。至于疫情中暴露的各种人性,温暖,丑恶,自私等,在以往的艺术作品中都有广阔和深邃的展示。

  一旦习惯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人们就能轻松一点度日。既然城市有了这种习惯,我们也就认为一切都已趋于完美。今年的倒春寒很严重,我家乡的秋麦都被冻得黄了尖,那些才出苗一个多月的小麦更是难以抵挡如此寒流,据天气预报还有几次断崖式的气温下跌。邻居刘婶儿在早晨的阳光中蹲在田头,望着在春寒料峭中瑟瑟发抖的麦苗忧伤地说,今年肯定打不了多少粮食,好多苗都被冻死了。接着,她又说,好在她买了保险,麦子和玉米都买了。远处的燕山连绵起伏,石蓝色的山头上有一座白色雷达,小时候我问奶奶那是什么,她不认得,但还是给了我一个答案,我忘记她是怎么说的了,但那个答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曾占据了我的脑子,让我信以为真。村头的杏花、樱桃花、梨花都开了,满树犹如覆盖了一层春雪;菜园里的蒜苗、蚕豆苗、菠菜已然绿意盎然,蒲公英、苦菜花已显出一两朵黄;阳光照在蓝泉河中,河面上波光粼粼,几只鸟雀匆匆掠过水面;农人们正在地里浇田,有小贩开着三轮车走街串巷,喊出一声声悠长的吆喝;岚气升腾之处人影绰约,狗吠鸡鸣之声隐约可闻……一切都在恢复正轨,如果不是村口尚未来得及挪走的封村设施,没有谁会知道不久前才经历过什么。

  突然,路上的汽车全都停住了,像是同一时间抛了锚,鸣笛,人们暂时放下手里的活儿,默默低着头,苍穹之下,阳光在田间、在河面、在汽车上,在人们的身上静静流淌,村里的喇叭响起了《义勇军进行曲》,这一刻是2020年4月4日的上午10点。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