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城》精选 >>佳作欣赏 >> 创作谈|曹多勇:还原记忆的“真实”与印象的“真实”
详细内容

创作谈|曹多勇:还原记忆的“真实”与印象的“真实”

微信图片_20210324110030.jpg


还原记忆的“真实”与印象的“真实”


 曹多勇

 

大河湾是我的出生地、成长地。上世纪八十代初,大河湾因煤矿扒煤而塌陷,村子整体搬迁它地。原先的村子就从地面上消失,留存在我的头脑里。令人惊奇的是时隔越久远,头脑里的村子越清晰。哪家院子里栽一棵什么树,哪家锅屋门朝向哪个方位,都是历历在目的。记忆里的人不随时间变老,记忆里的事不随时间淡忘。在我的头脑里,大河湾是一个凝固的村子,又是一个鲜活的村子。我想这样一种类似的记忆留存,我们每个人都有过吧。

2018年9月,我开始起笔一家一户地写。我写作的原则是:尊重头脑的记忆,尊重原始的印象,尊重虚构的介入。虚构是小说的本质。虚构介入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还原记忆的“真实”与印象的“真实”。

那个时代,大队是最小的行政单位,生产队是最小的劳动单位。大河湾是一个生产大队,我家住五小队。五小队的家数不固定,在34家至39家之间变动。比如说,有一户六小队姓王的人家入了五小队。他们家的房屋不动,大人来五小队干活,孩子吃五小队的口粮。又比如说,有一年有两户陈姓人家从尹家沟搬来。听说这两家过去从五小队搬走,相隔十几年又搬回来。还有一户人家就娘俩,有什么理由搬来五小队住?我不清楚。上述四户人家,住五小队时间短,留存我头脑里的印象浅,我没办法写他们。

写出这组小说,纠结我二十年的这件事依旧纠结。我呈现的大河湾与我头脑里的大河湾有何差别?或者说,纸上的大河湾与真实的大河湾差距大不大?继而自己问自己,我花力气写这样一组作品的意义何在?

  

2021年2月20日  华地润园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