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艳梅:创造历史 雕刻信仰 ——《特别支部》阅读手记

如何再现历史,无论纪实还是虚构,都需要对历史有耐心的观察和深度的思考。现代人的历史记忆来自于教科书、各种讲坛和历史文献,也来自于影视剧和文学作品。随着时代发展,技术进步,人类记录历史的方式更多样,看待历史的角度也更多元,这就为我们重新认识历史提供了诸多便利和可能,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和困扰。树立科学史观,正确认识历史,理应成为其他一切社会认知的基础。


1637133937234795.jpg


近现代中国史,是反抗侵略、抵御外辱、建构现代民族国家的历史;也是民众觉醒、追求进步、不断明确信仰的历史。《特别支部》是一部长篇报告文学,作者高宏然和李建抓通过实地采访、史料搜集、查阅档案等方式,重新贴近那一段历史,以还原历史、重现历史为己任,以注重细节、写出温度为原则,大量的田野调查,详实的史料钩沉,细致的记忆梳理,为纪实性写作奠定了比较可信的基础。这既是对自己的写作负责,也是对历史负责。


《特别支部》采用了时空穿插、多维并行的叙事视角。全书分为穿越时空地追寻、寻找中共第一个农村支部、点燃农村火种、中共第一个农村支部、河北省第一个中共县委、燎原冀中、冀中抗日根据地、全力支援解放战争、北上南下支援新解放区、红色基因代代传等十个章节;主线清晰、叙述平实、视角丰富、人物生动,具有很强的历史感召力和艺术感染力。整体上叙事冷静,没有空泛的抒情,没有刻意渲染牺牲的壮烈和战斗的残酷,但是通篇情绪饱满,充满了对英雄和历史的敬意。弓仲韬幼子被毒杀、枣红马死里逃生、葛淑芬遭受酷刑的叙述都比较克制,但感人至深。百年中国史曲折复杂,其中隐含着詹姆逊所说的第三世界反抗压迫的民族寓言。当我们通过不同文本,不同形式的纪念物,去探究和思考历史的深层意义,并试图不断揭示历史本质和革命内核,这一方向和可能,总是长久地吸引着知识分子的目光。后现代社会,生活成为携带更多信息的流动性变量,而时间,依然是我们赖以确认历史和自身的最根本标尺;具体的时空范畴,承载着历史、现实和未来,回溯历史,往往意味着更好地面对当下和未来。


《特别支部》的叙事主线是支部成立的经过和历史作用。全书紧紧围绕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确认过程展开叙述,通过资料整理、实地走访和后人讲述,随着史实的不断浮现,信息的逐渐累加,细节的反复确认,色彩斑驳的历史得以清晰再现。1923年8月,弓仲韬、弓凤洲、弓成山三人组建了中共安平县台城特支,经过充分酝酿,推选弓仲韬为特别党支部书记,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受中共北京区委直接领导,支部设在弓仲韬家里。弓仲韬负责宣传党的政策、组织民众、开展对敌斗争等领导工作,弓凤洲和弓成山负责协助弓仲韬开展工作。台城特别党支部的成立,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星星之火开始燎原,中国开启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广大农村,尤其是北方农村党的建设不断走向成熟。对于发动农民,组织农民,武装农民,团结和带领农民群众抗击外来侵略,反抗封建压迫和剥削,实现彻底解放,产生了不可估量的重要影响。作品中对敌斗争和战斗的讲述完全依据史实,读者据此可以更深刻地理解特别支部的历史意义。


《特别支部》的总体情感基调是觉醒与牺牲。大革命时期,党在乡村建设上做了很多富有创造性的探索,为后来的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奠定了良好基础。早期共产党人到田间地头向佃户宣讲革命思想,培训的农运骨干遍及粤、湘、赣、闽、豫、桂等大半个中国,这些革命思想像火种一样,引燃了全国农民运动高潮。弓仲韬作为最早接受新思想、产生革命意识的知识分子,超越了个人和家族利益,把追求农民大众的幸福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和人生定位。反抗意识的初萌,第一代共产党人的艰难探索和实践,觉醒者的自我牺牲,构成了《特别支部》的思想主线。农民的觉醒是一个更艰难的过程,也是最有意义之处。鲁迅所说的“首在立人,人立而后凡事举”,李新宇所说的“翻身与翻心”,思考的都是最底层民众的反抗意识和自主意识。书中写到了众多历史人物,民众觉醒的历程,早期共产党人、进步知识分子、农民,百年历史,不同社会阶层,不同身份的国人经历了各种考验和抉择,共同创造了历史。全书叙事是节制的,历时性和共时性交错,既有冷峻的历史原貌白描,也有进入历史的情感通道,故事和人物都是真实的。程子英、安贵普、崔庆云、王汉杰等烈士,还有一些无名英雄的壮烈牺牲,弓仲韬作为革命先行者的坚定和无畏,随着历史画卷的展开,慢慢呈现在我们面前。


《特别支部》是一种在场的写作。后现代社会流行花样翻新的文学穿越,穿越文虚假浮夸的情感体验和场景搭建,和真实的历史没有任何关系,很多年轻作者和读者习惯了把自己从真实的生活和世界中抽离出来,扮演颠倒时空秩序的上帝,文学不再与严肃的现实生活构成回应。《特别支部》是一种回到历史现场的写作,作者采访过上百人,多次去省档案馆,去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纪念馆——安平县档案馆,请教党史专家,力求自己的写作经得起历史检验。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历史学家,参与讲述、回忆和研究的过程,都是对那段历史的重塑。作者努力呈现的是客观的历史镜像,其主观视角是直面历史,理解历史苦难的深层意义。全书以真实的故事,浓墨重彩地勾勒出早期农村党组织和革命先辈为人民争自由、求解放、不畏牺牲的历史足迹。弓仲韬背叛了自己的家庭出身,选择了革命道路,作为乡村改造者和启蒙者,他始终无怨无悔,正因为相信人类社会有更合理更美好的前景,相信革命可以提供动力、路径和可能,作为意义的载体,所有的牺牲都来源于信仰的力量,作品强化了信仰是失明者内心的光明。

(张艳梅/文)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