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庆蕾:新乡村结构与时代新人 ——读王霜长篇小说《枣花开 蜜更甜》

王霜的《枣花开 蜜更甜》是一部脱贫攻坚题材小说,通过青年扶贫干部邢海焱的视角,以扎实的细节和稳健的叙述,描绘了发生在西召县坡坝乡枣树湾的脱贫历程,展现了脱贫攻坚这一国家重大战略部署如何在乡村落地生根的历史过程,是对重大时代主题和乡村社会变革的生动而及时的书写。在此过程中,作者敏锐地捕捉并呈现了一种新的乡村结构的形成以及一群具有时代特征的“新人”的诞生,使作品在展现脱贫攻坚这一时代主题之外,具有了更具开放性和社会深度的意义。


1637134173497785.jpg


作为一种主题创作和国家叙事,《枣花开 蜜更甜》的主题性意义十分突出。新时代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脱贫攻坚成为当代中国的重要时代主题,这一伟大事业也成为当代文学书写的新方向。经过广大作家的辛苦耕耘和有效开拓,这一主题的书写已经成为当下文学中一支十分活跃的力量。《枣花开 蜜更甜》这部作品也是对这一主题的积极呼应,是这一写作思潮的重要收获。作者曾在一线参与脱贫攻坚行动,对于这一国家重大行动有着切身的体验和深刻的认知。因此,创作这一作品既有书写时代、记录时代的自觉要求,同时也源自于生活经验所给予作家的内在驱动,作者曾自述,“长篇小说《枣花开 蜜更甜》里的这些人物,大约在三年的时间里,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活跃着、走动着、说着、做着,天天这么在你心上,终于成了完整而真实的影像,挥之不去,我不能不替他们说话了。”可以说,这是一部交融着丰富时代经验和个体生命思考的作品。


在人物结构上,作品采用了群像叙事的方式,塑造了一个脱贫攻坚团队的群体形象。邢海焱作为枣树湾扶贫小组的一员,是整个叙事的中心。但在整体结构中,他更近乎于一个串联者和观察者的角色。作为中心人物,他有效串联起高老敢与乡村基层治理者高占理、经过现代教育和城市经验洗礼的农二代高伟志、城市富二代赵闵、有志于新农村建设的基层挂职干部韩芗等人物,使之成为一个有着内在联系的群体,成为一个身份复杂、结构多元的脱贫团队。这种群像式人物结构的设置显现了脱贫攻坚这一事业的集体属性,也蕴含着作者对于这一事业内在发展逻辑的深刻认知。


枣树湾脱贫攻坚进程中,起到重大作用的是以高老敢和高伟志为代表的来自乡村内部的两代农村力量。高老敢是来自传统乡村自治性力量的代表,他在枣树湾执政几十年,具有非常高的群众威望。尽管已至高龄,但仍是枣树湾不二的领袖人物。虽然高老敢是推动脱贫攻坚的重要人物,但作者并没有将其神圣化、绝对化。而是一分为二辩证地写出了这一人物的思想特征。一方面,其勤俭节约、廉洁奉公、乐于牺牲的精神品质,为他赢得了群众的深切拥护和爱戴;另一方面,他过于守旧、急于求成,以及对新事物接受慢等性格特征也被忠实地书写出来。他是一个立体式人物,既含纳着丰富的乡村文化因子,又具有突破环境局限、引领乡村群体向外向上的超越性精神力量。这一人物与20世纪中国乡土叙事中的乡村干部人物谱系遥相呼应,是这一人物谱系的当代延伸。


作品对于高伟志这一人物的设置和书写体现了作者对于当代乡村结构的深切思考。如果说高老敢是脱贫叙事中较为常见的来自于扶贫对象内部的人物,那么高伟志则体现了作者对于脱贫攻坚事业发展以及当代青年精神思想的深入观察和认知。实现全面乡村振兴是一项长期事业,扶贫队启蒙式、注入式地介入固然能带动乡村快速完成脱贫摘帽,但乡村的长期发展需要有持续性的内部力量。这一力量既需要高老敢这样扎根于农村内部的旗帜性人物,更需要高伟志这样青年一代的农村力量。正是这两代农村人的力量合流,推动了枣树湾迅速完成脱贫摘帽任务,同时为乡村振兴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可期的远景。


高伟志这一人物同时也接通着1980年代文学中高加林这一经典青年形象,连接着青年人的出路以及当代中国城乡结构等重要话题。作为农村“走出去”的典型,高加林在跨越城乡二元结构失败后被迫“走回来”,而高伟志也完成了一个“走出去”又“走回来”的闭合轨迹。两者的根本区别在于,后者的“走回来”是一种主动性的人生选择,这种选择中蕴含着一种价值取向的转移。在高伟志的价值观念中,乡村既是出发点又是目的地,乡村既是一个承载个人情感的载体,也是实现人生理想和自我价值的舞台。这种合二为一的背后是传统城乡二元结构的松动,是一种新社会结构和新城乡观的生成。高伟志这一人物既与高老敢这样的传统乡村人物构成代际传承的关系,也与扶贫干部形成了一种内外结合的对称性力量结构。正是这样一种新的乡村结构,提供了新时代乡村走向振兴的根本力量。


在这一新的乡村结构中,一种令人期待的时代“新人”形象也浮现出来。除了高伟志这样的农村新人,同时也包括韩芗这样的到基层挂职的青年干部以及高赫和姚梅梅这样的经历了被影响、被改造的农村青年,他们都携带着一定的具有典型性的时代特征。其中,韩芗这一人物尤为具有代表性,她的挂职是一种自发性和主动性的人生选择。她本可以有着舒适的城市工作和生活,但她对乡土发自内心的热爱,使她在经历了一次挂职后再度主动下乡。因此,她的选择不是被动的冒险和体验,而是一种主动的构建自我、实现自我价值的行为。韩芗的选择显现了青年一代的新思想、新作为。她与高伟志、邢海焱、赵闵等人一起彰显了青年一代价值观念的嬗变,既昭示着一种方向,也释放着希望的力量。


(崔庆蕾/文)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