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坛消息 >>最新推荐 >> 踏遍青山唱大风——何申传略
详细内容

踏遍青山唱大风——何申传略

时间:2020-02-25     作者:韩中山【原创】   阅读

著名作家何申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2月21日15时15分在承德逝世,享年69岁。

今发此文,以示纪念。



  踏遍青山唱大风——何申传略

  

timg.jpg

  

  何申,本名何兴身,当代著名作家。1951年出生于天津市。1969年到承德地区青龙县农村插队,1973年至1976年在河北大学中文系读书。毕业回承先后?┏械碌匚承U苎Ы淘保械碌匚课幕墒隆⑿瞥ぃ械碌厍惺鹞幕值匙槭榧恰⒕殖ぃ械碌匚砍N窀辈砍ぃ械氯毡ㄉ绲澄榧恰⑸绯ぁ5诰拧⑹烊舜蟠怼2020年2月21日15点15分因病在承德逝世,享年69周岁。

  何申,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书画艺委会主任,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连续四届以上“省管优秀专家”,获得河北省委、省政府颁发的“资深省管优秀专家”金质奖章和荣誉证书。

  自1980年代开始,何申先后创作发表长篇小说《梨花湾的女人》《多彩的乡村》《田园杀机》《青云宫闲话》《青松岭后传》五部;中篇小说《年前年后》《乡镇干部》《穷县》《信访办主?贰杜绯ぁ返劝儆嗥5缡泳缱髌酚小兑淮逯ぁ贰兑幌缰ぁ贰赌谢Сだ钊蟆贰断绱迮ü佟贰洞笕宋锢畹铝帧贰肚嗨闪牒蟠返龋缬白髌酚小赌苋擞谒摹贰缎欧冒熘魅巍贰兜鹘狻返取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何申与河北作家谈歌、关仁山共同推出一系列以贴近老百姓、关注新时代、揭示新矛盾、展现新生活为主要特色的作品,受到读者的广泛好评和评论界的高度关注,被称为当代文坛“三驾马车”刮起了“现实主义冲击波”,载入中国当代文学史中。

  何申创作的文学作品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人民文学》优秀作品特别奖、《小说月报》“百花奖”(2次)、《小说选刋》优秀作品奖、《中篇小说优秀作品奖》(3次)、以及《当代》《北京文学》《芒种》《河北文学》等优秀作品奖;三次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获中华文学基金会1993年度“庄重文文学奖”。

  何申在书法艺术上也有很深造诣。他的书法作品曾参加中日人大代表、议员书画展及国内多种书法大赛并获奖。


人生轨迹:从津门故里到燕塞大地


  1951年1月,何申出生在天津市老城东门解元里胡同,在姊弟6人中,他是最小的也是唯一的男孩。何申父母本是东北人,“九一八”事变后为逃避战乱来到津门定居。在略显艰难的日子里,父母不仅以东北人豪爽乐观性格影响他,还教育他如何做人如何做事。生长在津门“老城里”和“五大道”,传统的中国文化和外来的西洋文化,都曾给他以熏染。童年的何申除了上学读书、做作业、写大字之外,更喜爱下学后跟父亲到各戏园子听戏,还全身心地与同伴在洋楼旁的花园及胡同中玩耍,到劝业场的艺林阁、荣宝斋看字看画。自然,久负盛名的津派相声、曲艺等更令他着迷,并且在上小学时就曾登台表演过曲艺节目。

  1969年3月,在“文革”动荡中度过了纷乱的中学岁月后,18岁的何申作为知识青年,加入了“上山下乡”的洪流。时值农历正月,年味尚存,何申从天津乘火车換卡车再跟着马车(车上拉女知青和行李)一路奔簸,终于来到承德地区青龙县大巫岚公社和平庄大队,成为第五生产队的一名普通社员。在此后的4年半日子里,除去抽调到公社、县里做临时性宣传工作,何申大部分时间是和社员们一起参加农业劳动。几年中,与乡亲们结下了深厚情谊。艰苦的生产生活之余,何申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书,有时也尝试着把所见所感写成新闻稿和文艺作品,县文化馆编印的《青龙文艺》创刊号上,就刊发了他的作品。由于表现优秀,1972年何申被推荐报考天津医学院,但因为政审不合格,没能入学。1973年夏天,何申再次被推荐参加了大学招生统一考试,并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被河北大学中文系录取。

  1973年9月,何申进入河北大学中文系学习,开始了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在3年时间里,何申是格外认真努力的好学生,原因之一是不想毕业后再回偏僻地区工作,他的理想是“留校”当教员。为此,有一阵搞“工农兵学员上讲堂”,他还认真备课上台讲过古代诗歌。日常课外时间,何申是到图书馆借阅图书次数最多的学生之一。在外出实习时,他写的新闻稿件数量也是同学中最多的。但因为当时分配政策限制,毕业后他又回到了承德地区。多年以后回忆起来,他说,如果当初不分回承德,可能就不会取得今天这么大的成就。

  1976年9月,何申怀揣着河北大学毕业证书到承德地区“五七”干校(后来的承德地委党校)报到上班。一开始工作主要是生产劳动,后来担任哲学教员。因为喜欢学习思考,何申紧紧把握时代脉搏,在课堂上公开支持否定“文化大革命”、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很快就成为青年教师中的佼佼者,深受广大学员欢迎。1978年8月,何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党员骨干教师。这期间,他结婚成家,住进了党校家属院。在劳动和教学之余,何申从学校图书馆借来大量中外文学名著、文史刊物和内部资料夜以继日地阅读,不知不觉中进行了有益的文化积累。三十而立之年,何申郑重地找准了人生方向,开始了业余文学创作生涯,并很快就有作品发表出来。

  因为组织需要,也为了追寻更加广阔的天地,1982年10月,何申舍弃了地委党校包括“两间房、一处院”在内的所有待遇,调到地委宣传部任干事。工作内容变了,接触面广了,不曾改变的是他勤奋好学的习惯和艰苦创作的劲头。改革开放之初,百业方兴,万马奔腾,正是人才脱颖而出之时。1984年2月,何申被直接任命为宣传科科长,随后兼任承德地区“五讲四美三热爱”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1984年12月底,33岁的何申被破格任命为承德地区文化局局长,成为全区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1985年年初走马上任,局机关老将少帅胡子兵,副科以上干部中属他岁数最小。全区文化工作,剧团、影院、图书馆、群艺馆、电影公司、新华书店,头绪繁杂,铺天盖地。在文化局长任上,何申勤奋敬业、开拓创新,很快进入了角色,迅速打开了局面。几年时间里,跑遍了全区200多个乡镇检查指导工作,开展调查研究,推动全区文化事业发展呈现喜人气象,特别是农村文化建设,当时在全国都很占位置,宽城县还被命名为全国文化建设先进县。1987年,全省文化建设经验交流会在承德召开,就是对何申直接领导的承德地区文化建设工作成绩的充分肯定。与此同时,得益于鲜活的基层生活体验,何申创作的“乡镇干部系列”小说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

  1990年7月,何申调任承德地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在领导全区宣传思想工作改革创新的同时,他还注重抓好宣传部机关干部队伍建设,按照高标准、严要求,从地直单位和县区宣传文化部门选调了一批德才兼备的青年干部,为做好全区宣传文化工作打下了坚实的人才基础。

  1992年4月,根据工作需要,何申被调到承德日报社任党委书记、社长,在新的岗位上,他继续奉献着激情和智慧。在报纸编辑方面,大胆尝试小报改大报,由四版扩成八版,大幅度增加本地新闻信息量。1994年9月,正式创办《热河晚报》(《承德晚报》前身),使承德市新闻媒体发展跨入崭新阶段。在新闻队伍建设方面,大兴勤奋学习之风,不断提高从业人员政治和业务素质,严格选人进人程序,不看关系,不徇私情。在报业经营方面,全力推动生产经营部门实行承包制,充分调动了员工积极性和创造性,促进经营指标连年跃升。到1998年6月底,不仅还清了6年前《经济消息报》迁入北京时给报社留下的100多万元债务,还力所能及地改善了职工福利待遇。

  从1998年3月开始,何申开始了连续两届、共计10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任期。这期间,每年3月都要赴北京参加全国“两会”。为了行使好人民赋予的权利,他每年都会抽时间深入基层,收集各界群众意见和建议。他在大会上提交的“加快贫困地区扶贫开发力度”、“尽快建立京津水源地地区生态补偿机制”等议案,引起国家有关部门重视,推进了相关政策的制定实施。

  1998年6月底,为了集中精力进行文学创作,何申主动辞去了承德日报社社长职务。从此开始,他甩开膀子大步奔向了自己心中的缪斯女神。

  上世纪90年代,也是何申文学创作的重要收获期。1993年,获得中华文学基金会设立的“庄重文文学奖”;1996年,获得中国作家协会举办的“鲁迅文学奖”;1995年,被评为河北省有突出贡献专家;1997年,被评为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1995年,被任命为省管优秀专家,因获此荣誉连续四届以上,后被任命为省管资深优秀专家。

  何申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从1996年起,连续当选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六、七、八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从1996年迄今,连续4届当选为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文学脉络:从“多彩乡村”到“繁盛热河”


  “塞外三千里,山川三万条。山庄三百年,生活三十载,创作三十年,于是,才有了我的作品、我的今天……”何申在《寺前往事三十春》这篇获“改革开放三十年征文”大奖的随笔中,由衷地发出这样的感慨。

  如果把何申30多年来创作出的数量巨大的文学作品比作群山,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山峦中耸立着“塞外乡村”与“热河市井”两座高峰,而其间所饱含着的作家对这一方水土这一方人的热爱之情,则是一脉相承,从未改变的。

  18岁那年,何申来到承德地区青龙县大巫岚公社和平庄大队这片陌生的土地上,他初次看到的就是一个阳光明艳、山野宁静的清晨。多少年后他说:当别的知青想家时,我却突然就喜欢上了这里,冥冥中有一种缘份触动了我的心。在随后的4年半日子里,青山绿水,淳朴民风,春种夏锄,秋收冬藏,小米饭,水豆腐,杀猪菜,薯干酒……数不清道不尽的乡村生活,深深印在何申的心里。而有才华的他,那时即开始了文学创作,第一期《青龙文艺》就有他的作品,并由他用文化馆的手摇印刷机印出来。

  根深方能叶茂,只待春雨当时。30年前的1980年代初,当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从农村开始涌起,经过河北大学中文系学习、承德地委党校教学前后多年的文化积蓄,调到地委、行署机关工作的何申有了更多机会深入广大基层乡村。春夏秋冬不辍,轻车熟路常行,几年间他跑遍全区各乡镇。终于有一天,那一腔炽热情感,融汇了基层干部群众的喜怒哀乐,像一股激流汩汩地从他笔下流淌成一篇篇优秀作品。长篇小说《梨花湾的女人》《多彩的乡村》,中篇小说《村长》《乡镇干部》《七品县令和办公室主任》《年前年后》,电视连续剧《一村之长》《一乡之长》《青松岭后传》《大人物李德林》等讴歌农村现实、反映变革时代的作品相继问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何申的作品不是鸟瞰俯视的,而是与读者心贴着心的。他下基层与乡镇干部同吃同住,睡过大车店,吃惯百家饭,饭后与乡亲聊天,每次都能满载“得意”的素材而归。1994年腊月,何申从县里朋友电话中得知,县上对新一年工作安排得特别早,乡镇干部都憋足劲要干出些新成绩来。他预感到这里面一定“有货”,于是刚过完正月十五就带人去县里走访。赶上雪后路滑,没走多远,车就出溜路坡下面去了。好在有惊无险,人车无事,按计划继续前进。到县里中午吃饭说起这事,大家抢着举杯压惊。何申说光压惊不行,还得提供点“干货”、“细货”,说一段喝一盅。结果那一顿饭他收获了二三十个小故事或精彩语言,后来都在《年前年后》里“原汁原味”地用上了。著名作家王蒙曾对这篇小说给予高度评价:“很久没有看到一篇作品能把当代人和生活写得这样真实、全方位、千奇百怪、眼花缭乱、哭笑不得而又充满活力、充满善良、充满希望。”他说这部小说真像一部“当代农村乡镇的《清明上河图》”。

  精彩的故事,鲜活的人物,生动的语言,深刻的思考,是何申“中国乡村干部系列”作品的重要要素,为中国当代文学史增添了闪光的文字。文学评论家杨立元评价说:“他深刻地审视了农村改革的阵痛、徘徊和艰难发展的走势,精细地描绘了从普通农民到县级领导的群像和集体心态,构成了农村干部系列小说的整体性,给20世纪90年代的文学苑囿添加了一道塞外风景,给现实文坛带来生气和惊喜。”

  正是因为这样突出的创作成就,上世纪90年代,何申与另外两位河北作家谈歌、关仁山一起被誉为当代文坛“三驾马车”,他们在中国文坛涌起的气势宏大的“现实主义冲击波”,对繁荣现实主义文学创作有着积极而深远的意义,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百花园魅力在于丰富多彩。在写乡村的同时,何申的“热河系列小说”也问世了,顿时令读者眼前一亮。较早的“热河市井”小说是《祥云飘在天边》《古井茶香》《孔家巷闲话》《酒仙桥边风流巷》等。当年《承德群众报》副刊连载《酒仙桥边风流巷》时,曾令不少人每天在单位收发室等着抢报纸。由于用了“风流”二字,也曾让一些人难以接受颇有微词,对此何申一笑了之。

  对热河老城平民生活的了解,源自他在城里安家落户,特别是成家后居住在西大街红庙山岳母家那段时光。左邻右舍过的凡俗日子,岳母讲的身边故事,日复一日,习以为常。没想到的是,这些素材都被何申拿去写了小说。以致后来老人家开玩笑地说稿费得分自己一份,何申自然乐意,掏腰包请一大家子人吃饭,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席间一准还有素材可得。

  1999年,面对即将到来的新世纪,面对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热河城,何申从元旦开始,以半个月一个中篇10天一个短篇的速度,连续写出10个中篇10个短篇。随后,进入2000年,这批“热河系列小说”就在全国各大文学期刋闪亮登场。读者惊讶地看到了何申的“另一面”,曾经的官员、会首,以及大兵、闲人、剃头匠、打烧饼的、卖粮食的、摆地摊的、下岗平民的等等,生动表现了承德人勤劳质朴、古道热肠、多才多艺、与世无争的性格。终成为何申文学画廊中极具地方特色的一道风景线。

  细心的读者总会发现,何申的《年前年后》《乡镇干部》等代表作品,都是任地直单位要职期间创作出来的。他是怎样处理工作与创作关系的?又哪来的时间写小说、电视剧呢?何申的回答是,“把别人喝酒打牌跳舞唱歌的业余时间全用到了写创作上”。每天看罢央视新闻联播节目坚持写上几千字,是他多年养成的雷打不动的习惯。他是文学界出了名的“快枪手”,一部中篇多则半月,少则10天,一稿即成,不用修改。像《梨花湾的女人》这样一部30万字的长篇,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把文稿交给出版社付印了。难怪这些年他能有那么多作品问世!

  何申作品产量高,质量也高。他的多数小说都是在国内重要文学期刊的头条刊发,足见其分量之重。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他的小说曾荣获“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和《人民文学》《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当代》优秀作品奖等众多奖项。其中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年前年后》迄今已有十几种文集收录,并被译为英、德等文字在国外出版。从1992年小说《村长》改编成电视剧《一村之长》后,他写电视剧的热情一发而不可收,连续七年每年都有一部大戏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并成为收视热点剧目。

  何申始终怀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忧患意识,拥抱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大潮,关注当代乡村市井鲜活的人间烟火,通过作品中人物独特的命运、复杂的内心世界,直面人生,针砭时弊,为基层干部立传,为人民大众代言,其人其作获得了文学界的高度评价,也深受广大读者、观众欢迎。


艺术风采:从“名星书家”到“资深主持”


  何申属虎,年轻时虎背熊腰,走路虎虎生风,做事干练利落,为人爽快豁达,无论在工作单位内外还是文人圈子中颇受好评。如今,虽然不再有强健的肌肉,但开朗豪放的性格则与日俱增,致使他思路宽广,才气喷发,不断创新,屡有突破。

  何申聪明,干什么像什么。当人大代表,能提很好的建议;当客座教授,从河北大学、保定师专讲到承德医学院;

  写小说,长、中、短篇样样精通;写电视剧,上世纪九十年代,每年中央台上一部大戏,还有电影;写散文随笔,《避暑山庄赋》和《热河一梦》等作品在《人民日报》《当代》等报刊发表后广被读者传诵。在《承德日报》热河周末上开办的“老何妙文”专栏,历时五载,已刊发300余期,这些随笔作品及时关注社会热点和百姓生活,笔锋麻辣,挥洒自如,成为众多读者每周必读文字,更被文化圈内人士所津津乐道。

  何申书法作品大气雄健、奔放潇洒,在中国作家中久负盛名,被推选为河北作家协会书画艺委会主任。每次出席会议或到各地参加采风活动,他和几位擅长书画的作家挥毫泼墨是保留节目。市内外许多文化场所和爱好文化的人士家中,也都以能够展示和收藏他的书作引为荣耀。2007年春,他在承德市举办了个人书法作品展。何申才思敏捷,各种场合出口成章,提笔挥毫,诗赋即出。在承德市繁华街区,何申的《二仙居旱河整治记》《热河繁盛图》等作品,记录今事将成史册,让人读之愉悦,收益匪浅。

  何申唱歌唱戏,既登得台又配得弦。主持大型活动,风趣幽默,在中国作协人人皆知。有一年在云南开作协全委会,他在民族村主持了省歌舞团的大型演出,作家们一致说远看他很像赵忠祥。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参与主持的第八届中国作代会联欢晚会。

  2011年11月23日晚,北京饭店金色大厅流光溢彩。第八届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联欢会正在热烈举行。音乐响起来,掌声响起来,上千名作家惊呼起来:聚光灯下,大红舞台正中站着的主持人,正是来自塞外名城的著名作家---何申。当何申用他洪亮而又底气十足的承德又稍带天津味的口音说“联欢晚会现在开始”,来自全国各省区市的作家代表就纷纷登台献艺。其间,何申充分发挥了自己多才多艺、举重若轻的特长,在台上穿针引线,妙言连珠,还表演了自己的拿手节目,无疑成为晚会最引人注目的明星。转天的《文艺报》在报道这场晚会时,其中有这样的文字:“值得一提的是,担任此次晚会主持人的除了中国作协的两名年轻的工作人员,还有河北文坛‘三驾马车’之一的作家何申。三人的搭档组合风趣幽默,配合得相得益彰。”

  何申,因其人格魅力及文学艺术造诣,成为承德光彩夺目的文化名片之一。


赤诚精神:从“天津知青”到“山庄之子”


  18岁之前的何申,一直生活在天津市原英租界五大道的洋楼里,连山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把他变成塞北承德偏僻山村的一名农民。当年从河北大学毕业分配回承德,以至于在承德成家立业之后,按照当时国家政策允许一个孩子戸口办回天津,很多老知青由此也都想办法调了回去,何申没有去办。其实后来他还有更好的机会:1992年,天津市委宣传部准备调已经大名鼎鼎的何申回去任文艺处长,同时分配给他一套房子。后来经过几番思想斗争,何申还是选择了留在承德继续写他驾轻就熟的乡村小说。

  从此,何申这个曾经的天津“知青”便把承德当作了自己的家乡。自然,在他身上就融合着天津与承德难以分割的情感根脉。近年来,他长年给天津市的《今晚报》写随笔,使劲宣传承德。在几篇随笔里,他着意描写了从避暑山庄到外八庙、从金山岭长城到坝上草原的无尽好处,甚至把从天津到承德的火车汽车路线都写得一清二楚。《今晚报》日发行百万份,市民每晚必读。有许多人毫不隐讳地说,就是看了何申的文章才来承德旅游的。不是夸张,不少天津人对承德印象最深的有两样,一是避暑山庄,二是作家何申,而且他们都知道:何申是因为下乡扎根承德的天津人。

  “山川三万条,三万聚精华,武烈相伴古泉;岁月三百载,三百生奇境,山庄美名绵长。天造奇峰,地涌碧波,春来花艳,暑至风爽……”何申在《避暑山庄赋》里极尽奢华地把自己对承德的无限热爱洋溢出来。他说这种爱已经铭心刻骨、融入血脉了,每次从外地回来进入承德境内,看到这里的青山绿水、白云蓝天,他都格外兴奋冲动,回到家中便文思泉涌……

  作为承德文艺界事实上的领军人物,对如何进一步提高承德文学艺术创作水平、大力推进承德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他有自己的见解和认识。何申认为,文学是文艺的基础,繁荣文化首先要发展文学,多出人才多出作品。改革开放以后承德文学创作之所以能在国内产生影响,一是有一批有影响的作家,二是有一批有影响的作品。作家靠作品说话,作品为作家为城市扬名。那时,每年都请国内著名作家、评论家来承德讲课,并举办文学讲习班,使得不少文学爱好者由此产生“飞跃”,成为我市当今文坛的中坚力量。当下,社会各界应该大力关心扶持文学创作,为业余文学爱好者发表作品提供园地,为他们学习进修创造条件,对崭露头角、具有潜力的骨干人才要重点培养,老一辈文学领军人物还要为继续承德文学事业兴旺发展放热发光。

  多年来,勤奋创作之余,对于承德本地的各种文艺活动,他总是热心到场支持,从不计较名分,更不端架子。他始终热心扶持本地业余作者创作,看稿、写序,不厌其烦,承德市许多中青年作家、作者与他都有师生之谊。几年前,市高新区冯营子镇成立起一个主要由当地农民组成的梨花文学社,在他的关心支持下迅速发展壮大起来,成为在全市产生广泛影响的农村文化团体。

  承德文化底蕴深厚,发展前景广阔,文学艺术工作者要成为建设国际旅游城市的中坚力量。何申用自己的成功经验告诫大家,文艺工作者要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自觉主动承担历史赋予的神圣使命,深入火热生活,贴近人民群众,肯于吃苦,甘于寂寞,心无旁骛,矢志不移,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为承德的繁荣发展助力增光。

  “墨重七彩,绘我名苑;乐满八音,颂我山庄……高唱大风,曲动炎黄”。作为与共和国几乎同龄的人,在人们的印象中,年近古稀的何申愈加朝气蓬勃、雄姿英发。如今,当又一度春风轻拂塞北山川沃野,人们相信并热切期待,何申的笔下会飞珠溅玉般挥洒出一卷卷赞美承德、讴歌祖国的锦绣华章!

  作者:韩中山

  2018年3月定稿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