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读书故事 >>默认分类 >> 忆读书·不一样的读物间
详细内容

忆读书·不一样的读物间

时间:2021-05-24     作者:陈纪桦

  读书,自古以来便是一件神圣高雅之事,读书之处,却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昔有汉代李密牛角挂书,于乡野醉心苦读,宋代苏辙前往人烟喧闹处研究学问;今愚家中有一“读书间”,是家里人读书的好去处。如今在外求学,每忆起读书往事,感慨不已。借此文,追述旧事,表怀念之意。若问读物间安在?答曰:“无他。家中如厕也。”

  一、发现宝地,众人称之

  说起家中这一个“读物间”的渊源,纯属偶然。原本家中书房藏书众多,僻静幽然,是读书的最佳去处。一日,余在书房中看书,一时顿觉腹中疼痛难忍,但正值看书兴起之处,本想着将书中的精彩部分看完。可惜身处于“甜蜜的煎熬”,扰乱了读书的兴致,思虑再三,打破了以往对书的珍惜之意,心中默念道:“书君,书君,请勿怪罪于吾,实在是有不便之处,还请谅解。”便匆匆将书本携至如厕中,许久出来之时,只觉得身体与精神世界二相升华,此番感觉甚妙矣!从此打开了一个新的读书世界的大门,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每每到如厕时,必携一本小书,呆上良久。家父家母起先不解,常责怪余,时日较长,则不与其辩解。岂知家母一日看书正入迷,竟与余一般,携书至如厕,得其趣。自此,家父家母接连加入了“观书大队”,家中如厕得一美称,曰:“读物间。”众人皆将其视为家中一宝地,曾打趣家中有两书房,其一为专心研读之所,其二为闲适放松之地。妙矣!

  二、改造宝地,爱恨纠葛

  如厕观书虽好,但时间一久,也有不少问题待商量解决。迫在眉睫的是书籍的存放问题,记得余曾在“读物间”观《浮生六记》中的戏曲描写片段正入迷,竟不自主地学起书中的青衣翘起了兰花指,谁料前一秒还是“情之所钟,虽丑不嫌”,下一秒便是书本落地的“啪嗒”声。急忙捡起书,书页却早已是“泪迹斑斑”,见这般模样,我霎时像一个负心郎,懊悔与羞愧感瞬间上涌,心下立即发誓不再将书带进如厕。郁郁不乐了一段时间后,难解不读书之苦,向好友诉说,以求解决方法。好友有一计,提出购买一书柜放置其中,深感认同。遂即购买一铁栏书柜,装订在墙上,家父家母喜见之,为其题字为:“聚知阁。”

  好景不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原因在于家中三人起先携带的书籍均为杂志报纸等易读之作,后来逐渐演变为大部头的书,诸如《红楼梦》《春秋左传注》等,故常常在“读物间”忘我读书。里面的人陶醉于书本中不能自拔,外面的人却左等右等久不见人,心急难耐。如此一来,则不乏有剑拔弩张之势,化解方法亦有之,推荐一本好书,足矣!虽有化解方法,三人仍就“读物间”一事中起草一个君子协议,内容大致如下:

  (一)“读物间”乃公众场所,携书者需注意时间,不可过长。

  (二)若无意拖延时间,则罚。一书,一笔,一读书笔记上交至其余二人。

  君子协议一出,驷马难追。众人开始注意自己的时间,有时无意犯规,见自己的书籍上交,不禁喊道:“悔矣!悔矣!我早已知错,为何要受这番酷刑?”他人笑而不语。

  三、亦俗亦雅,聚知聚情

  世间既有阳春白雪,又有下里巴人,读书之处雅阁亦可,如厕也亦可。雅俗之分不在于环境,而在于心境。心境若是沉醉于书中世界,身处于何方读书于吾何干耶?古今之人,有因所读之书甚多,却道德败坏被人耻笑,有所读之书内容大多为满口雌黄,粗鄙不堪被人不屑,却少有因读书环境不堪而受人轻视。无论是宋濂在《送东阳马生序》中言:“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还是古往今来传诵的囊萤映雪,凿壁借光等,皆是有大成者不拘于读书之处,专心书中。一本好书所给予人的精神支撑远大于周围环境所带来的物质力量,而这种支持是潜移默化,日积月累的。人的一生如果仅仅追求名利物质是很可悲的,他在精神财富上永远是一个贫穷者。

  嗟乎!我离家求学甚久矣,回忆起过往在“读物间”的读书经历,慨然之余则感激父母未曾扼杀当初那颗好学之心的萌芽。聚知阁不仅仅为聚知所设,更为家中读书之情一缩影。大都市,高校中的图书馆环境宜人,时常前往之,但不知为何,再也找寻不到过往在一隅天地“读物间”的万分欣喜惬然之意。此为一憾事也。

  庚子年癸未月戊午日有感于斯。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