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读书故事 >>默认分类 >> 馆楼偷煨宋词香
详细内容

馆楼偷煨宋词香

时间:2021-05-24     作者:李霞【原创】

  如果毕业后有人问我大学中最美好的一段经历,那么我会说是我泡在图书馆偷看闲书的日子。有人可能会不解,大学不像中学有父母和老师的束缚与管教,当是极为自由的,为何看书还要用一偷字。这时我会慢慢论道中学与大学“偷”字的不同。中学时背着大人看过些子杂书,这时的偷总有些担惊受怕的感觉。然而渐至大学,课业之余,常会有俗务烦扰,往往心役形劳。这时寻得一个时机,放空自我,偷在书本中开辟一片心灵憩息之地。此时的偷是忙里偷闲,非但没有担惊受怕,还自有一种意趣在其中,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奇妙感觉。

  人不可一直忙,忙便疏于思考。图书馆的时光很慢,我生活中的诗意也往往发生于此。某一天,可能是读书读累了无意中睡去。当我在图书馆的沙发上醒来时,远处的斜阳透过图书馆巨大的玻璃窗子打进来,在我身边留下了长长的影子。一刹那,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躺在那,可好像有另外一个我在旁侧看着我自己。内心是五味陈杂,可以说各种情绪都有,也可以说各种都没有。后来,当我在《宋词三百首》里看到晏殊《踏莎行》中的那句“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在我耳边如同响起一声惊雷。过去的词竟然然和我那天的经历如此吻合,精准地道出了我无法言语的感受,还那样的生动,那样的美。蒋勋先生说“一场愁梦酒醒时”不光是身体的苏醒,也是心灵的苏醒。我好像也苏醒了过来,重新去发掘这种过去和教科书捆绑的,令自己厌恶的文学语言。

  为何厌恶?缘自不懂也拒绝懂。而当你真正抛却功利心试图去读去感悟时,就会发现有另一重天地。李白依旧延续着他的豪迈写下“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几个字一幅肃杀雄浑的场景便展现出来。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评述道:“寥寥八字,遂关千古登临之口。”李煜又一次失眠了,不知道是亡国后的第几个夜晚,“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在明月中的他想到了家乡,想到了“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想到了“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但是身被囚禁千万里之外,心中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久久困扰着他,他问自己“问君能有几多愁”,却是“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他的这种愁绪,不单单是囿于自己。他把它推广到一种生命的状态。愁是生命的属性,人人都有愁。愁就像春天涌起的江水般,一波接着一波。读到这样的句子,大家都有感受有体会所以也会很感动。

  词兴起于唐,在五代完成过渡,在宋代达到鼎盛。五代时,国家分裂,战乱频仍。在相对比较安定的后蜀与南唐,文化在两地得到了保留。但是,《花间集》所透露出来的,并没有一丝一毫对于战乱苦痛的描述,相反它的格调是颓废慵懒的。但词的深情便也开始于此。我喜欢温飞卿的“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讲述一个女子起来梳妆的场景,透露出浓郁的生活气息。蒋勋先生说诗是外放的,词是内省的。而这种内省我觉得便是将视角转向对于生活的细致观察与体悟,回归到人本身,所以词便也有了很深的情感。“懒”,“弄”,“迟”的运用,让人不禁感觉到她或许是有些心事,但心事究竟是何,我们不得而知,我总觉得,她便是那个在“斜晖脉脉水悠悠”下“独倚望江楼”的女子。很美,也夹杂着些许无奈与惆怅。这是古代的诗意,而与此相合的现代的诗意可能是在咖啡馆一边搅拌着牛奶与咖啡,一边遥望窗子外的一抹斜阳。在这样一种类似的场景中也许会有恍然隔世的另一种美感吧。


  词很少有直接的抒情,它都是通过意象传达出令人回味的情感。我不喜对诗词进行强解翻译,或者为其强行依附上一层政治色彩。比如晏殊《临江仙》“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这就是很漂亮的句子,纯是意象而没有心情的描述,就是花在飘落,人站在落花里,天上飘着淅沥小雨,燕子成对在雨中穿行。但就是通过意象能传达出一种情绪,是落寞还是感伤,还是对于人生的一种反思。人置身不同的经历中去读这句词,就会有不一样的理解。再比如宋祁《玉楼春》“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王国维先生说:“着一闹字,则境界全出”,我们从这些意象里体会到春天的那种盎然的生机,这是一种生命的活力,一种久被压抑忽然冲开的激情。

  而说到生命,我觉得词里处处是对生活的感悟,是对生命的感悟,对于宋祁的《玉楼春》,我也很喜欢它的末句“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这两句也是蒋勋先生极为称颂的,他说“在花的盛开中寻找生命的体验,思考如何让美好的体验延续。可又有些感伤,因为晚照是感伤的,但与花间结合在一起,又是一个最华丽的状态。”,生命的繁华终将逝去,“劝斜阳”,“留晚照”其实是对于生命美好的祝福,在最后的时光里我们依旧要深情的去拥抱生活,而并非暗自神伤。这里面传达出北宋初词人的一种豁达与从容。这种从容还可以从欧阳修“白发带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盏频传”里看出,他不避谈自己年暮,还要戴花行酒令喝酒,表现其热爱生活,潇洒从容。

  无人不爱苏东坡,一是因为他的率真,二才是因为他的诗文。他的真情是最可贵的,也是可爱的,他具有多方面的人格魅力,可以肆意书写自己人生的多重姿态。我们熟悉他的“大江东去浪淘尽”,也知晓他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其实他还有另一面应该是“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声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墙里有少女在荡秋千,墙外是行人在走路,我猜行人便是苏东坡本身,他被少女的欢笑所吸引,想要一窥时,女孩子却察觉到跑掉了,只留下东坡自己叹一句“多情却被无情恼”。一道墙,两个人,你在墙外我在墙内,本可以相安,互不打扰,这本是一个和谐美妙的场景,却因为行人的欲求打破,自己“多情”想要结识人家,和人家说说话,但是女孩儿却“无情”离开。生活中可能你也是有情或是喝醉或是酝酿很久去表白,但却被拒,一般人肯定会伤心难过。但苏轼却用一句“多情却被无情恼”解嘲。或许他会哈哈一笑继续走路,不会执著于被“无情恼”,更不去纠缠也不自责自己多事,格调从容,率真风趣。

  年少也须有轻狂,苏轼,鬓微霜“仍狂言”老夫聊发少年狂“。长路人生,或有感情不顺,考试不得志,甚至偶遇挫折就轻生,柳永也曾碰壁”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但他以极大的自信敢于讲出”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纵观古人,当今的我们更要保持 颗豁达的心胸看待生活中的点滴挫折,屡败屡战。

  有一本书名曰《宋词纪事》,我很喜欢里面讲的词人的小故事。比如张先会见宋祁时,一个问对方是不是「红杏枝头春意闹」君,一个说你肯定就是「云破月来花弄影」君。从中我们便可以看出文人的浪漫与潇洒。晏殊曾有「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客问他这难道不是妇人之语吗,晏殊解年少为”欲留年少待富贵,富贵不待年少去“,格调瞬时高雅起来,令客人称羡。可见,解读的角度不同,词的雅俗也会不同。里面也有女子宋媛大胆表露自己的心意,写下「云鬟乱,坐偷啼。郎来何负期。人生恰似这芳菲,芳菲能几时?」而被斥为女狐,可见当时女子的地位是多么的低。不论是词本身还是故事本身,我觉得可贵的是他们的一种真性情,真男子也,真女子也。

  读宋词如同品茶,浅尝是一个味道,越品味道便层层叠叠地涌上来。偷品宋词的”偷“字其实也暗含最后一层意思,那便是这种美好可以心领神会,不便与外人道也。于我而言这些真正有所感悟的句子,想要说明的便就是词是对于生活结构的深化。现代社会我们逐渐丢掉麻木的自我,希望在宋词里每个人都可以云淡风轻,学会与生活握手言和,豁达并且乐观,我希望看到的你们可以快乐。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