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读书故事 >>默认分类 >> 人生路上的明灯
详细内容

人生路上的明灯

时间:2021-05-24     作者:王成友【原创】

  读贾平凹的《带灯》,书里有这样一句话:“既然做不到烧羽去鳞蚀骨浴火,那就忍受生活的煎熬吧……旋转肩上的一切负荷,用扁担,也用撑扁担的搭柱。”

  带灯是能忍受苦楚之人,她一出场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超然脱俗,她有丰富的内心和丰沛的情感,她每天面对让人无法摆脱的杂乱沉重,内心却不断飞升。她是现世中的萤火虫,带着一盏灯在黑夜中巡行,拼命地燃烧和照亮。

  这盏生命之灯永远不会熄灭,因为她的心向往着光明。

  一个人在现实中,究竟以怎样的力量抵御世间浊流?纵使“做不到烧羽去鳞蚀骨浴火”仍能保持纯洁的自我,“忍受生活的煎熬”,不断地承载,不断地飞升?只要灵魂深处还为自己保留着一块圣地,就拥有了生活的“扁担”,拥有了人生的“搭柱”,就永远不会被俗世恶流冲垮。

  热爱读书,并从中汲取生命的给养,获得追求光明的力量,成了我人生的一大乐趣。

  我自幼有一颗较为敏感的心。那时体弱,胆子小,想事情的时间比说话的时间多。记得有一次,因为父亲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我竟然躲到屋外的草棚里哭了好久。因为这柔弱,我更加多病,每当在北方的寒气中,咳不停歇的时候,我的亲人和老师们,总是小心谨慎地呵护着,而我则愈发愁思不绝。

  我不常玩男孩子式的野蛮游戏,却常常在月影照野的春天,静静聆听土地的萌动;在虫鸣呢喃的夏季,悄悄感受庄稼拔节的脆响;在秋雨萧萧的秋夜,纵情想象黄叶飘落的静谧;在雪野弥漫的冬晨,瑟瑟感受雪花凝聚的密语。在一切静谧无边的环境下,那颗幼小的心灵挥发着广阔无边的想象,并对一切充满着敬畏。

  这种天性,给了我最初的对事物的敏感,对自然的敬畏,对微妙世界的憧憬。

  我读书极勤奋,在班上总是名列前茅。后来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师范学校,这是我真正地接触文学、接近诗的开始。那是情窦初开的青年时代,单纯且青涩,常常身不由己,生发出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热衷读书使我原本敏感的心更加喜爱信马由缰地胡思乱想,于是我开始了信手涂鸦的创作。诗句多是一些伤感之词,萌动的青春,懵懂的青春,在文字里磕磕绊绊地度过。一些情动辞发的语句,写下时,含泪带血,多日之后再读,却突然哑然失笑。但是,这些情真意切的文字却涵养了一段奇特的青春岁月。

  我经常徜徉于图书馆里读诗。一连几个钟头,甚至一整天都不出来,那个阶段,我曾经将汪国真的诗整本地抄在一个专本的笔记本上,一遍一遍的读着,心中激动不已。一些《诗刊》《绿风》《星星诗刊》等诗歌类杂志以及报纸上副刊的诗,我无一不读,读着读着就觉得有了收获。

  生活是清苦的,自不待言。我曾经因为钱票接济不上又难于启齿而挨饿一日,一整天躲在图书馆里拼命地读诗,米水未进,却感到清高无比,圣洁无比,纯净无比,就像一个透明的玻璃人,是经受了伤感洗礼,熔炉锻造,诗意涵养的明澈的的玻璃人。

  然而,这明澈的玻璃人再度回到现实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生活不是诗,生活鱼龙混杂,繁冗多变,纠结不清,潮涌不断,于是玻璃之心遭受重创。但愈是在重创中,我却愈加感到了诗的伟大,唯有与其同行,把她追寻,才能获得些许安稳。

  一九九四年,我参加了工作,成了乡村唯一的一名师范毕业生。闲暇之余,我仍旧痴迷读诗,一边教书,一边读书,一边用贫穷之笔抒发情思万缕,是诗照亮了乡村学校昏暗的办公室,也照亮了我的居所发黑的四壁。诗给了我许多安慰,也涵养了我与众不同的倔强性格。农村生活极其艰苦,教书生活极其单调,但是有诗相伴,生命就充实无比,丰盈无比。在乡村工作期间,我的工作几经调转,也曾因“颠沛流离”,创作偶有间断,但是那颗爱诗的心仍然蠢蠢欲动,不舍方寸。

  二〇〇五年春天,生计所迫,我来到深圳,在多元文化的城市里,感受最深的是远离家乡的苦辛,漂泊之心在生活的压力下愈发显得孱弱,每每夜阑之时,就是我用诗体悟生活的时刻,也因此获得了些许力量和战胜困难的决心。这些漂泊的诗点燃了生命的力量,慰藉了生命的脆弱。诗能悲悯包容,审问自疚,慰藉心灵,实为一剂良药。

  2012年,我出版了第一本诗集《稻草堆砌的村庄》,我描写稻草,描写村庄,常常想到稻草的温暖和朴素。我多次在梦里梦到家乡,田野是稻草,房顶是稻草,牛羊咀嚼的是稻草,灶坑焚烧的也是稻草,床榻上铺着的是稻草,焚烧后养育田地的也是稻草……稻草布满了村庄的角角落落,流传于世世代代。甘甜与荣辱、卑微与高尚、腐朽与荣耀,悭吝与豪放,狭隘与豁达,我从稻草获得了许多人生思考。

  如今,我以稻草一样的身份植根在城市的土壤,生活让我学会坚忍与执着,学会谦恭与勤勉。我渺小如稻草,但与书同行,与诗同行,我就能点燃生命之灯。

  读书不辍,笔耕不辍,文字浩茫,心灵坦荡,拥有着这些温暖和光芒,人生何谈荒芜与晦暗?与这样高雅博大的朋友相知相交,人生何谈寂寞与孤独?

  女儿受我影响,酷爱读书,每当写完作业,她最爱做的事就是钻进卧室,倒在床上忘情地读起来,常常连吃饭睡觉都忘记了。她的作文也因此提高很多,偶有文章见诸报端。

  女儿颇有灵性。有一次,我给她朗诵杜甫的《月夜》:“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情到深处,大概是我的情绪感染了她,她竟然泪水盈盈。

  每天傍晚,女儿写作业毕,我们洗漱完毕,各自捧读心爱的书籍,世界在此刻变得广阔无边,感谢书籍,给了我们如此美好的境界。

  我们的卧室、客厅、床上、沙发上,茶几上、窗台上……到处是书,随手可取,随处可阅,因此我们戏称自己的书房是三乱书房,我们自嘲似的拟诗云:卧室客厅洗手间处处皆书房,桌面椅侧窗台边累累可取阅。

  每个星期天,我们一家三口必去书城,这是我们最大的幸福,一边读书,一边倾听着优雅动听的音乐,一边感受着书城里浓浓的文化氛围,全身心都沉醉了,女儿还常常撰文描写这种幸福。读书成了我们的周末休闲最好的事情,如果有一天不去,仿佛有一件大事没做,饭可以一日不吃,书不可一日不读。

  今人非古人,不再是“书中自有黄金屋”的“唯有读书高”的时代,但在纷繁万事中,永葆一颗智慧之心和宁静的之心的秘诀,也非读书莫属了,尤其在深圳这个物质利益至上的城市,更需要用书去涵养心灵,慰藉心灵,提升心灵的纯净度。

  现在女儿读高中了,特别喜静,仍然酷爱读书,一本《穆斯林的葬礼》一夜之间就读完了。每当捧着自己喜欢的书,她就会神游天外,全然忘我。伴随着读书,她的作文常常情动辞发、洋洋洒洒。我相信爱读书的基因已经深深植入了她的生命。

  《人间第一情》中唱到“辛勤白发人,事业总年轻,永远与你相伴的是天下的儿女情。”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做父母的最深情最动人的情节就是陪伴孩子成长,但愿我这份带领孩子读书的独特的告白方式能被女儿坚守,成为最强大的基因,一直延续下去。

  人生路上,需要带上一盏明灯,并使他永不熄灭。贾平凹的《带灯》,塑造了一个追求光明的人物,我想,诗和书就是我的人生明灯,带着这盏灯,就拥有了“生如夏花”的生命热度,命运纵使百转千回,终能为自己保留一块圣地,始终用生活的“扁担”挑着负荷,以人生的“搭柱”转动命运,朝着人生正确的方向前进,我要感谢这盏明灯。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