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读书故事 >>默认分类 >> 有空儿就翻书
详细内容

有空儿就翻书

时间:2021-05-24     作者:樊秀峰【原创】

  曾国藩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积钱不如教子,闲坐不如看书。”我挺喜欢这句话。

  业余时间里,有点闲空儿,我就愿意举着一本书看。2012年搬了新家后,我也“阔”了起来,有了一间虽说不大,倒也像模像样的“书房”了。坐在书房里舒适的藤椅上看书,身旁是一排高大的书柜,罗列着我这些年攒下的书们,也满像是那么一回子事儿了。我很知足的。有什么能比得了安安静静地看书,让人心里更觉得踏实和愉快呢?我常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翻翻这本,看看那本,直到媳妇儿喊我了,这才伸着懒腰走出来。

  书一本接着一本地看,过上一阵儿就跑一趟书店。有时一买一摞子,让服务员用牛皮纸给包好捆上,然后扛着走,就像儿子小的时候,我把顽皮的儿子扛在肩上一样;有时心里头乱,转游半天,一本也瞧不上,就空着手儿回去;有时,也从网上买些书。我喜欢读年头儿早些的旧书,因为我上过新书们的当。

  我看过的,觉得有意思的书,就推荐给我媳妇和儿子看。他俩看得比我慢一些。

  我也时常读到那些让人摇头、倒胃的书。“什么破烂玩意儿呀这是?”--每逢看到我不“买账”的书,我就不让它回到我的书架子上。偏偏有的书,作者的名头儿还很响,很著名。我就遇到过一位,这家伙写小说拉得架势很大,产量也大,关键是还曾获得过国家大奖,好多报纸上还经常鼓吹、宣扬他!可是,他实在让我失望。我也决定,他“响”就“响”他的吧,反正以后我不会再看、更不会再买这个作家写的书。--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觉。你不喜欢,人家偏拿奖,怎么着?犯不着为这事儿生气。

  喜欢写点儿文字的人,都是喜欢读书的。但在早些年,我所读过的书实在不多。我在初中毕业以前,连一本文学书籍也没有看过。上了高中,见别的同学课上课下经常手捧《鸭绿江》《芒种》《滹沱河畔》《新地》等杂志看得津津有味,心里边感到纳闷儿:这些书咋叫“鸭绿江”“芒种”这样的名字呢?这是什么意思呢?--那时,我这个孤陋寡闻、懵懂无知的又黑又瘦的乡村少年,问过不少惹人发笑的傻话、笨话。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接触上课外读物,接受到文学作品的熏陶与滋润。课外读物渐渐给我打开了一扇新窗口,为我的眼界展开了一片新的天地。

  但我依旧读书很少。一是在乡下,文学读物实在少得可怜;二是老师、家长的严密封锁与搜缴--他们认为,文学读物都是没有用的“闲书”,看这些东西会浪费时间,耽误功课和干活;再就是,我也没有闲钱去买。就是在这样断断续续的很有限的阅读中,我开始初恋般地喜爱上了文学,并学着给报刊投稿。到我考上大学时,已经在《安徽青年报》上发表过两篇稿子,在县里办的报刊上发表过四五篇了。

  上了大学后,读书的环境和条件好了,我读的书也渐渐多了起来。幼功不足,只有“恶补”,我渐渐养成了有空儿就翻书的习惯。我一边读,一边写,不慌不忙地坚持着,到2010年4月,我的第一本书《村上的事》出版了。端着我的新书,我心里感到十分欣慰--这是我多年坚持读书、写作,不抛弃、不放弃的收获与回报。

  2011年,接受组织委派,我到正定县挂职锻炼。工作之余,或是值班的时候,出差在外的晚上,有空儿了就翻书,大部分的时间我都用来看书了。那一年,我先后读了《毛泽东文集》一至八卷、《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又读了《浩然全集》的一至七卷,读了《桐柏英雄》《贾大山小说集》《契诃夫短篇小说选》《屠格涅夫散文选》,还读了萧红、孙犁、郭风、路遥、铁凝、汪曾祺、史铁生、刘亮程、贾平凹的各种集子……这些书,有从图书馆借的,有从书店里买的,有从网上淘来的,也有朋友帮我找的。

  独坐一隅,安心读书,沉浸其中,物我两忘,实在是一种美好的享受。一本又一本的书,无不让我感受到某种敬畏和感动。每一本我所读过的书,就是给我打开的一扇窗口,让我见识外面新鲜的世界,让我感悟大师们的心灵,让我分享前辈们的生命经验。同时,它们也增厚了我的阅历,丰润了我的人生,滋养了我的写作。

  清代姚文田说:“世间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有空儿了就翻书,我会一直坚持这样的一个好习惯。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