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读书故事 >>默认分类 >> 穿花点水飞——与书同行   
详细内容

穿花点水飞——与书同行   

时间:2021-05-25     作者:塔娜【转载】

微信图片_20210525154136.jpg

  题记:如同羽翅昆虫在大地穿花点水飞,女子应该也有一壁灵魂生动自由的缝隙,用以消融俗世精神的繁琐与困顿。

  我小学上得晚。虚岁九岁,才在乡下上一年级。学堂在324国道边上,是两层的小楼。楼右边是一个竹篾场,左边是一个小水潭,四季清水可见。楼的前边有一棵大合欢树,树杈分得很开,合欢夏季开花,花丝极细极软,鹅黄淡雅,但花香清芳。后面是矮矮青山,鸟鸣流窜其间。我在这样的环境中的一座小楼里开始学习汉字一二三四,缓慢启开一生的认知。

  清云老师教我们语文,十八九岁的模样,青涩得很。芦花开得嘻嘻嚷嚷到处飞的时候,她教我们一首诗:

  一片一片又一片,两片三片四五片。

  六片七片八九片,飞入芦花都不见。

  窗外边苍茫茫丝绒样的芦花就是这会儿轻悄悄地进课室来了。如果我后来愿意看书或者对世事能有什么安详的体会,一定是当年书上这诗歌中的一片飞入了我的内心,滋育了我,好让我随着年纪的增长,心开得更阔了,以随时能承受住山川日月之变异,人世悲欢无常反复。是这样子的吧。

  上大学了,读到杨澜的一段话:

  "有人问我,女孩子上那么久的学,读那么多的书,最终不还是要回一座平凡的城,打一份平凡的工,嫁做人妇,洗衣做饭,相夫教子,何苦折腾?我想,我们的坚持是为了,就算最终跌入繁琐,洗尽铅华,同样的工作,却有不一样的心境;同样的家庭,却有不一样的情调;同样的后代,却有不一样的教养。"

  过几年,我回到平凡的城,嫁做人妇,洗衣做饭。生命就这样毫无悬念与期待的铺开在眼前。热烈,沉寂,触手可及的诸多繁琐在灶火升腾起来的时候,燃烧得无比尽情。

  我在一只鱼,一盘青菜,一份肉食,在它们无数次由生缓慢走向熟的空隙里,读完马金莲的《长河》和沛克的《忧伤的时候到厨房去》以及龙应台《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那时的我低郁得如同埋在土地里一截苍颓的树根,灶火欢腾起来,厨房热闹起来的时候,我也正参与或者旁观着一群陌生的人和他们与各自城市、命运的悲喜。书中启开给我的是天大地大,气象万千的不同旅途,我随着他们踏上这些旅程,去上生命圆满或者残缺的课。烟熏火燎里,我的内心终于渐渐走向宁静。开始真正接受自己的生活,并尝试"不一样"。

  往后的日子,有欢喜,也经历亲爱的人亡故。欢喜怎么都好过,只有悲伤,有时强韧到令人无处可逃。我再次逃往人看不见的地方,逃往书中,逃向别人的文字深处。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又或者:

  我坐在西下的太阳对面

  等你。太阳由白色变成橙色

  逆光而来的人由清楚变成模糊

  变成橙色

  变成黑

  变成一个影子

  在晃,我由等你的人变成蝴蝶

  停在芒果树下。

  如果我此生无幸触摸这些文字,我的由世事无常给予的悲哀,将由自己耗尽漫长的一生,打造一把枷锁,锁住自我,然后产生没有边际的生命荒芜。书中这些记载逝去的文字,无论于何时于何人,依旧能抚平一个人忧伤的过往。我到底要释怀:苏轼在一千年前抑或旧海棠在现代会遇到的事,我遇到了,也属正常。凡人嘛,在生命的河流,所有的都要往前去。

  往后遇到诸多事情,我稍微用心停留一下,都能感觉得到,我在某一本书上遭遇过。如果是欢喜之事,我一共感恩;如果是哀伤之事,那个文字里哀伤的人的全部情感,我也尝试着去体悟过了。书中穿花点水所得,所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即是生命温润的去向。

  一个平凡小城的妇人,如我,终日浸泡在生存的油盐酱醋里,当一切不再喧嚣,虫鸣寂静的夜里,还能够在一片平静中拥有一份谦卑与生命对视,除却周遭经历,书籍无疑曾经给予过我极大的底力,足够抵御生命的一切苦寒困顿。与书同行产生的生命温热,终将深入肌理,汇入我的血流,勇壮而又沉稳向前奔去。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