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读山河

时间:2021-07-01     作者:李春雷【转载】   来自:光明日报

微信图片_20210701113737.jpg

在河南济源拍摄的黄河三峡景色 新华社发

微信图片_20210701113741.jpg

中共四大纪念馆序厅内的主题雕塑 新华社发

六月下旬,夏至时节。我从成都双流机场登机,飞回石家庄。

飞机攀升至7000米高空之后,进入预定航道,平稳前行。窗外的世界,湛蓝如海,无息无影,寂寞安谧,宛若混沌初开。我贴近舷窗,纵目鸟瞰。

一团团蘑菇状的云朵,摩肩接踵、连绵起伏,白胖胖、肥嘟嘟、圆滚滚,似雪原、若羊群、像梦乡,更宛如幻境。这些大地的使者啊,来自江河湖泊的热烈蒸腾,来自每一寸土地、每一片树叶、每一条小溪的生命律动,来自每个人、每头牛、每只猫的呼吸和叹息……

忽而,飞机进入另一片空域。云海消失,乾坤朗朗。

这里是秦岭家族了。

隐隐约约的山群,青翠圆润,像水粉或版画,模糊、遥远、深邃。放眼看去,山的形与势,明晰而显豁。万千峰壑,如风吹波浪,自然成纹;又似树叶脉络,天然成态。至高至尊的大自然啊,神秘又简约,杂然却有序,如掌纹,似兄妹,真是一个血缘、一个家族、一个祖宗呢。

俗语说:人头有血,山头有水。水呢,从山体的皱褶里悄然渗透,汇聚成小溪。小溪们相互勾连、融通,最终汇集为小河。河流丝丝缕缕,呈蔚蓝色,闪闪烁烁,如碧玉、似琥珀、若项链。它们虽然散碎,却向往一个核心、形成一个体系、汇入一条河流——汉江。而汉江,是长江的最大支流。几千年来,汉字、汉朝、汉族、汉文化,默默而大,浩浩荡荡,人类文明。

俄顷,视野里呈现出另一种底色——明黄。

哦,黄土高原。

明黄,与绿色、紫色、红色等杂色交汇在一起,浓浓淡淡、起起伏伏、如虎皮斑斓,似鱼鳞参差。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蜷卧其间。那是黄河吗?

黄土高原从何而来?“风成说”渐成共识:黄土来自其西北部的蒙古高原以及中亚等干旱沙漠区。亿万年来,冬春季节,这些地区西北风盛行,狂飙骤起。粗大的石块,留守原地,成为“戈壁”;较细的沙粒,落在附近,聚成沙漠;而细微的粉沙和黏土,纷纷向东南飞扬,遭遇秦岭和太行山地的阻拦,便栖息下来,积累成一片62万平方公里的深厚黄土。

大河流过,嫁与高原,是为黄河。

生命和生物开始繁衍,文化和文明渐渐发酵。于是,寄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群,便与这片土地染成一色、融为一体,成为一个民族最鲜明的胎记和宿命。

黄土高原,中华民族原始的胎盘!

山、山、山,又是一片连绵的山域,只是山体的姿态与色调,迥异于秦岭的圆润与青翠。

这是进入太行山区了吗?太行山自古号称“中华之脊”,其奇崛、其刚硬、其粗犷,如壮士悲歌,若纤夫怒吼,似猛将练兵。其山色,黛绿黧黑,沉默凝重,像严师的注目,似祖父的沧桑,若陈年的老宅。而那些黑黑瘦瘦、精精干干的山峰们,又像一群牛、一群马,或一群剽悍的猎人或战士,自觉地前往同一个方向、执行同一道密令。更像一个统帅部署的阵营,虽然星罗棋布、四面八方,却是草蛇灰线、浑然一体。

哦,山川与河流,是亿万年风吹水流的自然选择,是时间之手的会心雕塑。大自然,也有山大王、水大王,也有层级,也有秩序。

忽然,视野之内,一片平畴。

华北平原,这黄土高原和黄河的儿子,这青藏高原的孙子,拥有着祖辈赋予的丰厚营养和优良基因。这个巨大的温床,孕育了文明的进化、国家的诞生。它更是一个巨大的舞台,若干的朝代,若干的英雄、苦难与辉煌,纷纷登场,组成了唏唏嘘嘘、纷纷繁繁的历史。

初夏时节,万物葱郁。青蒙蒙的大地上,是一簇簇蜂巢状的村镇。村镇们忽而如棋盘,整整齐齐、方方正正,忽而如乱石,散散碎碎、扁扁圆圆。而村镇中的街道和楼房,更是毛毛茸茸、斑斑驳驳。村镇之间的公路,仿佛一条条白花花的细线。细线之上,有虚虚实实的物象,影影绰绰地晃动。

不知不觉中,飞机已经跨越秦岭、黄土高原、黄河、太行山和华北平原。

这些,恰好组成了中国地理的腹地,也构成着中国文化的核心。不是吗?秦岭,正是中国南北方的分界线;太行山,不仅是黄土高原和华北平原的分水岭,还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山”的代名词。而黄河呢,既是中国文化传统中“河”的代表者,更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大山大河大平原,在阳光中坦坦荡荡、静默无语。仿佛一坛上等的美酒,在静默中酝酿、飘香。又宛若一枚青春的苹果,在岁月中成长、成熟。

是的,如果说宇宙是一棵硕大的苹果树,那么地球就是一个枝杈,而地球上的每一个国家和民族呢,就是这个枝杈上的一枚枚大大小小的青苹果。

我静静地端坐高空,端详着我们的家园,阅读着我们的青苹果:青青黄黄、圆圆润润、山水祥和、四方安泰。情动于中,欣然祈愿:中华无恙,民族恒昌!

飞机下降了,归依大地。

地面的一切,都在变得生动起来。

公路上遍布汽车,红色的、白色的、黑色的。田野里还有风车。风车的扇叶,悠悠转动,像舞动着一条柔柔的纱。那深深浅浅的投影,在地面上晃动。

每一个小村、每一座楼房、每一扇小窗,都清晰了。是的,每一个小村里,都有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和信心;每一扇小窗后,都有父母、亲情、美酒、笑声和梦想……

“咚”地一声,飞机落地。

成都到石家庄,1500多公里,飞行只需两个半小时。

我的身心,又回归了现实。

现实中的中国大地,正在筹备着一个盛大的庆典——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100年前的中国,是什么样子呢?

不可想象。

全新时代,换了人间!

(作者:李春雷,系河北省作协副主席)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