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念建党百年 >>主题创作 >> “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
详细内容

“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

2021y31q11戎冠秀1.jpg

  “寄上一束花,以表达我对太行山,对晋察冀,对河北的深深思念,一生一世不能忘怀!”

  戎冠秀:“花?”

  护士:“聂司令说,这花叫‘勿忘我’!她象征着人世间最真挚、最深情、最深厚的友谊和真情。天长地久,彼此不忘!”

  戎冠秀:“天长地久,彼此不忘;天长地久,彼此不忘……”

  这是河北梆子现代戏《子弟兵的母亲》里面的情景,再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老区平山县家喻户晓的感人故事:柔和的灯光,洁白的病房,一束清新淡雅的勿忘我,在舞台中间格外醒目。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的病房内,正在住院的“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收到了聂荣臻元帅寄来的信件和一束勿忘我鲜花,格外激动。

  这是1987年的金秋时节,已经年老体弱的戎妈妈经常回想起当年的烽火岁月,无时不想起曾在平山战斗过的聂荣臻元帅。八一前夕,她找人做了一双布鞋,托平山县委的同志给聂帅写了一封信,一并寄出。信中说,“快到‘八一’了,又是建军六十周年,我和平山老区的乡亲们都很想您。给您寄去一双您当年喜欢穿的布鞋,这是村里年轻人按咱老妇救会的规格做的,不知合脚不?拥军的传统已在咱平山一代一代传了下来,我想您知道了一定很高兴。祝您健康长寿!”

  鞋和信寄出没几天,戎妈妈就收到了聂帅的回信,回信中说,“收到你们热情的来信和老区的纳底鞋,使我非常感动,也非常感谢你们,一下子又引起我对战争年代革命老区的回忆……这双布鞋虽很普通,但它包含了老区人民多少心意,是军民鱼水情的结晶,我将永远保留纪念!”

  第二年开春的时候,戎冠秀感到身体不适,人们劝她住院治疗,戎妈妈却说:“俺老了,不能做事了,不能再给咱公家添麻烦了。”就这样,救护车在她家门口停了整整十天,当她又一次陷入昏迷时,被部队领导和家人送到了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聂帅闻讯后,专门托人去看望,并将一束勿忘我鲜花送到老人病榻前。

  看着勿忘我,从昏睡中醒来的戎妈妈热泪盈眶,激动得连声说:“谢谢聂司令员!”她还嘱托女儿,给聂帅也捎去了一束勿忘我花。

  每次观看《子弟兵的母亲》,看到这段充满革命浪漫主义的剧情,我(本文作者)的眼泪都会夺眶而出。

  戎冠秀,是享誉全国的“子弟兵的母亲”,是爱国拥军的一面旗帜,她一生爱兵如子,对人民军队有着特殊的感情。在我的记忆中,戎妈妈慈祥、善良。因为戎妈妈和我都是平山人,所以,在我的心目中就更多了崇敬。

  戎冠秀生前生活在平山县西部深山区的一个叫下盘松的美丽山村。这里依山傍水,风景清幽。虽然戎妈妈已走了多年,但每年,山崖上那红杜鹃花依然开得灿烂,房前那沉睡已久的石碾石磨,仿佛还在轻奏着当年支前的动人音符。

  “我唱晋察冀,山红水又清,这位好老人,好比一盏灯,战士给她火,火把灯点明,她又举灯来,来照八路军。”著名诗人田间写的长诗《戎冠秀赞歌》,就是戎妈妈的真实写照。

  当年,子弟兵与戎冠秀结下深厚的友谊。戎冠秀带领全村妇女为八路军做军鞋,纺棉花,送军粮,救伤员,不遗余力地支持抗战。纺车温馨地转动,真挚的丝线,缠绕在一支很动听的《支前民谣》里,让战士们百听不厌。多少年之后,这支歌依然动听。

  1941年春,抗日战争到了最艰苦的时候,日伪军持续对晋察冀边区疯狂扫荡。有一天,日本鬼子从三面包围下盘松村。戎冠秀及时组织村民坚壁清野,并多次协助八路军,将重伤员转运到安全的地方。

  当时,一名伤病员患疟疾“打摆子”,赶不上队伍,戎冠秀急中生智,搀扶他攀爬到后山一个僻静的暗洞前。因洞口离地面太高,她索性蹲了下来,让伤员踩着自己的双肩,用她羸弱的身躯把伤员一点点托起,直到伤员爬进山洞,藏好。

  戎冠秀说:“你在洞里休息吧,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你都别动,我负责来保护你。”随即,她用手将踩倒的山草扶起来,做好伪装,然后在激烈的枪声中,向对面的山头走去,为伤员站岗放哨。

  说来有缘,1944年2月,在晋察冀边区第一届群英大会上,戎冠秀被授予“北岳区拥军模范——子弟兵的母亲”光荣称号。同样出席群英大会,成为特等战斗英雄的邓世军认出她就是曾经救过自己的大娘。会后,邓世军找到戎冠秀,含着热泪跪下身来,大声喊着:“妈妈!妈妈!”

  戎冠秀那慈祥厚道的母爱之情深深打动着邓世军,两个人见面有着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这种母子情超越了血缘关系。像邓世军一样,许多伤病员在戎冠秀精心救护下,痊愈重归前线时,都会含着热泪跪倒在她的面前,深情地喊声“娘!”

  后来,邓世军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战争,给戎冠秀心头造成了深深的伤痛。但是,戎妈妈依然坚强。1950年,她在写给准备入朝作战的小儿子李兰金的信上说:“到了朝鲜前线,要像当年抗日打鬼子一样,狠狠地打击侵略者!我在后方,也像当年支援八路军一样,支援你们抗美援朝……”

  戎冠秀的儿子、孙子和重孙三代人中,参军入伍的非常多。李兰金在朝鲜战场牺牲后,戎冠秀开导全家,说:“兰金子是为朝鲜人民和中国人民的幸福牺牲的,死得光荣!”几个孙子长大以后,也都被戎冠秀一个个送去参军,其中一个孙子李联成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

  一次,戎冠秀的孙女李秀玲通过平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安志宏,得到了抗战年代到过他们家的战地记者胡冰的女儿胡江峰的电话。她打去电话,巧的是,胡江峰正好在山西太原的父亲胡冰家里,老人听说是戎冠秀的孙女,马上就激动起来,说:“你爷爷是叫李有吧?”

  李秀玲回答:“是的。”

  老人接过话来:“那个年代苦哇,你奶奶戎冠秀总是把家里最好的食物留给八路军伤员和路过的八路军吃。那个年代,日本鬼子经常到村子里扫荡,见什么抢什么,鸡鸭和牲畜非常稀少,也不知道你奶奶积攒了多久,才藏下那么点儿鸡蛋和挂面,全部拿出来让八路军伤员吃!”

  2019年夏天,在胡冰诞辰100周年之际,李秀玲到太原看望老人家。交谈中,胡冰的夫人告诉李秀玲,有一次她给胡冰煮了挂面,吃饭时,忽然发现他满脸泪花,忙问胡冰:“你怎么哭了?”胡冰哽咽着说:“我想起戎冠秀了!”

  胡冰原名胡秉堂,1938年开始从事新闻摄影工作。从抗战初期至解放战争开始,胡冰的足迹遍及晋察冀边区。他用黑白镜头,见证了戎冠秀和乡亲们冒着枪林弹雨,舍身忘死救伤员,生产劳动忙支前,和与人民子弟兵的鱼水深情。

  1943年秋天,日寇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发动长达三个月的秋季大“扫荡”。这期间,戎冠秀带领村民们积极支援八路军的作战行动,还克服重重困难,将八路军伤病员掩护起来。

  山区的秋夜凉意很重,戎冠秀看到一名伤员脚上既没穿鞋也没穿袜子,便从女儿的棉衣襟里撕下一大块棉花,又抱上一床被子,给伤员盖上,用棉花给伤员裹好光着的脚。戎冠秀又烧了些开水,加上蜂蜜,用嘴慢慢地吹温,给人事不省的伤员喂蜜水。可喂到嘴边的蜜水,都顺着嘴角流走。她知道,伤员已经处于生死边缘,如果再喂不进去,伤员的生命一定危险。于是,她叫来女儿帮忙,将伤员的身子和头扶起来,让伤员依偎在自己腿上,像照顾自己的亲生孩子,耐心地喂伤员。经过大半夜的精心护理,伤员终于慢慢苏醒,戎冠秀又赶紧煮好鸡蛋挂面,一口一口地喂伤员……

  为了踊跃支前,戎冠秀让老伴给八路军喂马,还率先捐出自家的好粮,再挨家督查碾盘,确保军粮无砂、无霉、无糠皮;组织妇女做军鞋,她只只过目,双双过秤;给八路军做棉衣,她力求分量足,絮得匀。那时候,下盘松村上交的军粮、军衣、军鞋,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回回在区里拔头筹。

  在荣誉面前,戎冠秀不骄不躁。参加完晋察冀边区第一届群英大会,戎冠秀把全家人召集在一起,把边区政府奖给她的骡子、农具等,当着全家人的面进行分配:“骡子,咱们喂养,大伙使;农具,村里人谁使谁拿去。工作是大伙儿做的,不是我一个人干的!”

  戎冠秀说:“共产党号召大生产,支援前线,咱一家要走在前头。”她在工作忙碌的同时,也要抽出时间下地劳动,夜晚纺线。1944年4月,晋察冀边区第四军区的首长向戎冠秀赠送一副崭新的鞍架,派人送至下盘松村,并附一封司令员郑维山等人的信。

  信中说:“由于你在六年担任妇救会的工作中,一贯工作刻苦负责,好几次不惜牺牲自己,爱护子弟兵,救护伤病员。子弟兵有了你这种伟大的母爱精神的鼓舞,他们将更加勇敢地战胜任何困难,打击敌人!现在春季一到,全边区到处热烈开展大生产运动,我们希望你不仅成为拥军的模范,更希望你争取做一个劳动英雄。”

  得到上级的支持和信任,戎冠秀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心和勇气,她走街串户到处宣传:前方打胜仗,需要衣和粮。她和村里干部们研究,成立了垦荒团,大伙选她当垦荒团长。她说:“我没别的本事,就会干活儿出力气,叫我干,我就一心一意干好!”妇救会员们纷纷说:“老会长,你干啥,我们干啥!”

  “老人戎冠秀,领导拨工组。一人去担饭,四人把苗锄。”下盘松村的山坡上,到处洋溢着女人们劳动的笑声。

  做军装需要棉花,但深山区的下盘松村从未种过这种作物,戎冠秀便到几十里地的山外学习种棉花。回来后,她在山坡上开出一块荒地,挑来山泉,种上棉花。这带着期冀的棉花,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渐渐地长出真叶,现蕾,开花。到了金秋,秋风一刮,棉桃咧开小嘴,吐出洁白如玉的棉絮,像一朵朵银白的山菊花,欣喜地绽放在戎冠秀的心坎上!

  1944年12月,晋察冀边区召开的第二届群英大会,戎冠秀又荣获“劳动英雄”光荣称号。中共晋察冀四分区地委、五专区专属、抗联及四分区司令部政治部联合下发《决定》:“为了创造无数像戎冠秀一样的英雄事业,地委特决定普遍热烈的开展戎冠秀运动……将她的拥军和劳动热忱,她的生产方法和成功经验广为介绍,用各种方式宣扬她的模范事迹至每一角落。”

  每每谈起往事,李秀玲总是泪满眼眶。

  我是在山东警官、国际刑事科学法庭画像专家林宇辉给李兰金烈士画像时,认识的李秀玲大姐。当时,她托人找到我,邀我参与报道他的叔叔李兰金烈士画像捐赠仪式。

  战火纷飞的年代,早早牺牲的李兰金没有给家人留下一张遗像,这也成为戎妈妈生前的一大遗憾。

  当得知李兰金烈士是“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的小儿子时,林宇辉非常感动,答应尽快完成画像,为戎冠秀老人圆梦。李秀玲为林警官提供了叔叔生前的所有资料,并按照记忆对叔叔生前形象进行描述。

  2020年,在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七十周年之际,李兰金画像顺利完成。李秀玲看到画像,激动地热泪盈眶,连声称道:“像,太像叔叔了!您为奶奶圆梦了!”

  几十年过去,风光旖旎的下盘松村,那曾经留下戎冠秀足迹的太行山坳,那曾经生长着她亲手种植棉花的山坡坡,和那曾经送饭支前的幽幽山路……依然诉说着当年的红色传奇。在这里,戎妈妈用执着诠释着奉献和牺牲的真谛,把一生献给了人民子弟兵。

  著名诗人田间在诗中写道:“太阳已出山,红光照门口。老人苦乐事,唱都唱不完……革命革到底,勇敢往前走。好听的故事,叫它遍地传!”

  这诗歌,就是民心,是老区百姓内心的一片赤忱!每年春天,太行山崖上的红杜鹃格外红,这片温柔的土地,有着最感人肺腑的红色传奇。

(邢建军/文)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