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念建党百年 >>主题征文 >> 一个跨越六十八年的敬礼
详细内容

一个跨越六十八年的敬礼


  2016年6月,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城南庄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天朗气清,草木葱茏,高大的聂荣臻元帅铜像更显威武。

  一队头发花白、步履蹒跚的老干部参观团,缓步走向铜像广场。跟随服务的纪念馆工作人员白雪发现,走在队伍中间八十七岁的姥爷智俊信,从迈上广场第一个台阶便慢慢挺起腰板,加快了脚步,逐渐走在队伍最前面。


1632295696858284.jpg


  忽地,智俊信昂首挺胸站定在铜像前,如青松般挺立。整整衣领衣襟,捋捋书包挎带,注目,凝望,举起右手,五指并拢,智俊信向着聂荣臻铜像恭恭敬敬、端端正正地敬了一个标准军礼。还是脚下城南庄的这片土地,还是司令部那几间土屋前,还是面对可亲可敬的“聂司令员”,还是那个敬礼、那声“报告”,可就是这短短十几秒,整整跨越了六十八年。

  聂司令员还是当年在城南庄时四十多岁模样,智俊信依稀还是那个少年,年少俊朗的面庞对着司令员:“报告,今天的《晋察冀日报》、机要文件和书信送到!”虽然聂司令员再也不会亲切地喊他一声“小鬼”,可智俊信依然庄重敬礼,响亮报告。他坚信,司令员就在跟前,他能看到听到,肯定能。明净和暖的阳光,正从东方洒向城南庄这座小院,洒向胭脂河、太行山,一片光明。

  听着姥爷讲的故事长大、又到纪念馆工作的白雪,最懂姥爷的心与情,她激动地掏出手机,拍下了姥爷伟岸、坚毅、忠诚、雕塑般的背影。

  这张名为《七十年后老兵的敬礼》的照片,被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协会评为当年“国庆随手拍”摄影大赛特等奖。是呀,聂司令员与通讯队战士智小鬼又站在了一起,怎不令人泪目、感怀!

  看一次照片,我便烙印脑海。于是我穿了正装,戴了党徽,拿着笔记本,庄重地走近智俊信老人的家。我敬重深居闹市、归于平凡的战斗英雄,敬重等待我的、徐徐展开的革命故事。

  端坐沙发、埋首翻阅书本的老人,便是我崇拜了五年的智俊信。我跟白雪一样,喊了声“姥爷”。姥爷合上书,我坐在身边,瞥见书正是我主编的阜平脱贫攻坚题材文学作品集《新起点》。姥爷微笑:“孩子拿回来的书,咱阜平变化真是不可想象。当年……”

  当年,得从智俊信与聂荣臻司令员的“缘分”说起。

  谁能想到,一个穷山沟里的穷小子,能成为英明神武的聂荣臻司令员身边服务多年的“小鬼”。这缘分,始于1941年聂荣臻“三进三出常家渠”。

  常家渠,一个阜平县砂窝镇名不见经传的深山小村,因聂荣臻率万人军队驻扎于此,与日寇斗智斗勇、突出重围的传奇故事而名扬天下。出生于原罗家湾乡(现砂窝镇)上石湖村、在兵荒马乱与战火硝烟中长大的智俊信,曾跟随任粮贸主任的大哥去常家渠送过公粮。这公粮是地里正生长的青玉米、嫩北瓜,是老百姓与子弟兵感天动地的鱼水深情。

  大哥常讲:“短下什么,也不能短公粮。聂司令员、子弟兵是为了咱穷苦百姓打天下!”十一二岁的智俊信并不太懂这些大道理,但他对共产党、对子弟兵、对聂司令员有着深深的崇拜与敬仰。

  受家族四个党员哥哥姐姐的影响,16岁的智俊信于1945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没有宣誓仪式,连平时开会都是“你叫我,我叫你”,在山沟里秘密进行,内容重点是怎样宣传抗日,交公粮,抬担架,为部队服务。1946年10月,智俊信参军入伍,光荣地成为华北军区三分队一名战士。

  曾有围在老人身边倾听红色故事的小学生问:“您为什么那么小就要当兵?”智俊信老人坚定地说:“你不当兵,我也不当兵,那谁来保卫国家?我虽然年龄不大,但一直有参军报国的决心。有众多和我有一样理想信念的兄弟姐妹,大家团结起来,一定能取得胜利!”

  这信念支撑、激励着智俊信在战斗的道路上,走得英勇,走得无畏。他参加过清风店战役、正太战役及解放石家庄、解放天津、解放太原、解放北平和进军大西北。这些战役惊心动魄,可智俊信老人讲起来却云淡风轻:“那都是日常!”

  自1947年1月被调至晋察冀司令部通讯队后,智俊信便荣幸地成为聂司令员身边的通讯战士,从史家寨到张家口,再到城南庄、西柏坡,最后到北平。每天第一件事就是将当日的报纸送到聂司令员床头或案头。在他的回忆录中,我看到一句话:“聂荣臻元帅是我们的老首长,天天见!”这是何等荣耀。

  1948年3月,传来“特大喜讯”,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接到命令,党中央、毛主席要来城南庄。当时,“人们从心眼儿里高兴,但不能外传,这是绝对秘密。人们很紧张,也正常。”就在那年,在城南庄,智俊信第一次见到毛主席。这是何等荣耀。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身为班长的智俊信,从早晨四点到晚上十二点,一直在天安门前西侧第二观礼台后值班,守着阅兵指挥部的一部电话。在他的回忆文章《难忘开国大典》中,有两句话令我格外激动,一句“红旗飘动,人海如潮,身穿各式服装的人,手持各色彩旗、花束、花环,把天安门广场装扮成锦绣的海洋”,一句“我亲眼看到毛主席用他扭转乾坤的大手按动电钮,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面耀眼的五星红旗,在雄壮的国歌和隆隆的礼炮声中徐徐升起”。那年,他年仅二十岁。这是何等荣耀。

  客厅沙发上方张贴着“一代元戎”画像,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及朱德、彭德怀、聂荣臻等十大元帅,智俊信在军旅生涯中都有幸见过,甚至经常见,还向他们敬过礼。这是智俊信及其家族一生的荣耀,也是他“对党有信心”,坚信“中国共产党是世界唯一强大的政党”的源起。


1632295732866625.jpg


  眼前九十二岁、七十六年党龄的智俊信老人,目光清澈,初心不改。时光荏苒,老了的是容颜,不老的是无数次敬礼及数次荣耀时刻对党的情怀与信仰。

  1952年5月,智俊信在华北军区报名,顺利获批,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六十八军,先后任排长、副指导员,参加抗美援朝战斗一年零两个月。

  英雄阵地,钢铁的山,摧不垮、打不烂,让敌人前进比登天难。冲锋前,智俊信曾对全连战士说:“打死一个,够本儿;多打死一个,咱就赚了。死了,咱就是英雄!”战役之残酷、之激烈,化为智俊信老人时而激动时而平静的讲述。他说“阵地被打‘翻’了”,他说“随便伸手一抓,全是弹壳”……我想象不到,但又能体会得到,面对凶残的敌人,眼前这位老人的慈眉善目也曾无数次横眉竖目,迸射出刚毅的火焰。

  智俊信老人问我:“你知道抗美援朝敌我双方的伤亡情况吗?”我尴尬摊手:“没记住!”可老人对一连串数字张口就来……

  硝烟散尽,岁月流转,一切皆成过往,英雄归于平凡。1953年7月,从朝鲜归国后,智俊信被派往华北军区太原第二速成中学学习,接受组织培养。学习,智俊信是把好手。“好多东西要学,但作为军人来说,是一件平常事,只要用心,没有学不会的。”

  因家中母亲和弟弟有病需要照顾,1955年4月智俊信转业回到地方,担任罗家湾乡乡长,带领社员进行农业生产、水利建设、植树造林。1958年,智俊信被调至县农业局农机公司工作,直至1990年1月离休。

  地方工作三十五年,智俊信淡忘了自己的功勋,却始终铭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始终铭记“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我,我就到哪里去。哪里最艰苦,我就到哪里安家”。

  无论干什么,“都是一心一意,干一行爱一行,哪一行我都不是外行”。这便是共产党员的本色。

  聪明好学的智俊信,从岳父手上学得一套正骨手法。县城及周边谁不慎错骨、扭伤,都会上门求助正骨,智俊信都爽快答应,帮着揉好,“揉好,你走你的,不要钱。谁要给钱,马上退回。”有人说:“你私下帮人正骨近四十年,少说得有几千人次,每回收十块钱,也不老少呢!”智俊信严肃地说:“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咱可不能钻钱眼儿里。”

  2008年汶川地震,智俊信老人捐了一千元特殊党费。2020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智俊信又捐出一万元。作为一名老兵、老党员,看到许多年轻人像自己当年一样,冲锋在没有硝烟的战场,自己却不能为国家做点什么,智俊信老人非常内疚和不安,便响应组织号召,尽些绵薄之力。我问智俊信:“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有什么话想对党说?”老人的话很质朴:“继续多为人民服务。”

  我参观了智俊信老人的房间,窗前整整齐齐摆了很多书报。令我感动的是,一本自制的本子上,从2020年7月27日开始,一天不落地密密麻麻记着每天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情况及重大事件。坚持读书看报,关心国家大事,这是一名离休党员干部的风范。

  我端详了智俊信老人的诸多奖章,最有分量的当属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纪念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七十周年纪念章”。不忘英雄,崇尚英雄,关爱英雄,学习英雄,这是至高无上的国家荣誉、最高褒奖。

  那张名为《七十年后老兵的敬礼》的照片,挂在客厅醒目位置。智俊信老人望着照片,说:“还想去纪念馆参观,再给聂司令员敬礼,再给聂司令员报告:‘小鬼智俊信已完成任务,没给共产党丢人,没给司令员丢人。’现在阜平脱贫了,好日子需要巩固,希望蒸蒸日上!”我和白雪感动不已,承诺“7月1日咱就去,戴上‘光荣在党五十年’纪念章”。

  辞别智俊信老人,走在南街,艳阳高照,古槐苍翠。阜平的初夏时节,格外美好。我虽不是军人,但是共产党员,等再去城南庄纪念馆,我也要向聂荣臻元帅铜像敬个礼,向聂帅报告:阜平已富,像智俊信这些从战场上下来、参与过国家建设、隐姓埋名的英雄,生活得很好;像我们这些生在新时代、奋斗新时代的年轻一代,生活得正好;像街上奔跑的那些新生代及将来的“后来人们”,一定会生活得更好。

  我坚信不已!

(张金刚/文)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