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年红色文脉 >>最新文章 >> 杨红莉《新时期河北小说的人民性》
详细内容

杨红莉《新时期河北小说的人民性》

传承红色文脉,弘扬时代精神。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回顾百年历程,在每一个历史时期,河北文学无不紧贴时代脉搏,反映历史变革,河北作家始终坚持与党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河北省作协特别策划推出“百年红色文脉——河北文学与党史系列研究”专题,对百年来与党和人民息息相关的河北文学创作实践进行了梳理,从文学史上不同时期的诗歌、小说、报告文学等领域回望河北文学的红色文脉。专题在《河北日报》以专栏形式陆续推出,河北作协公众号同步转载,以飨读者。

  

7434645f-785c-4316-8846-7354619dcb76.jpg


新时期河北小说的人民性


□杨红莉


  

新时期以来,河北作家继承和发扬燕赵文学“慷慨悲歌”的艺术品格,一方面直面现实生活,继续彰显与历史同步的大我意识、家国情怀,另一方面,积极吸纳现代表现手法,不断开掘文学的表现深度,使新时期河北小说既呈现出强烈的人民性,又凸显了抒情性,人民性和抒情性的融合达到了新的高度。


  新时期河北小说的开路人是贾大山。贾大山擅长以富有时代性的人物为切入点,着力描摹和探寻人的内在精神和品质。贾大山小说的人民性体现在时代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结合上,这也是贾大山小说的魅力所在。贾大山以“洞察社会人生的深邃目光和独特视角”,用小说这种文学形式,尽情地歌颂真、善、美,无情地揭露和鞭挞假、恶、丑,让人们在潜移默化中去感悟人生,增强明辨是非、善恶、美丑的能力,更让人们看到光明和希望,对生活充满信心,对党和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



香雪7.jpg


继而崛起的是铁凝。铁凝始终将善和美作为人类共同情感的基础,并在文学中予以呈现和证实。她的短篇小说《哦,香雪》是对孙犁《荷花淀》的呼应,是新时期河北文学人民性和抒情性的重要表现。《哦,香雪》把香雪的淳朴、善良以及对文明、文化和外面世界的向往表现得朴素、真实,让我们看到人性的美好、生活的美好。香雪和时代妥帖地融合在一起,有根、有灵、有性情、有追求,有与众不同的独特气味。香雪既是个体,又是一个时代向往现代生活的年轻人的典型代表。在之后的《玫瑰门》《大浴女》《笨花》等作品中,铁凝一方面对人性的复杂探究得越来越深入,一方面始终未曾放弃对人性美善的信任和张扬。铁凝的小说是“快乐的小说,温暖的小说,为这个世界祝福的小说”(汪曾祺语)。这也正是铁凝小说人民性的体现。


  20世纪90年代中期,正值中国文坛以形式实验为新,甚至以怪异为美,私人化写作盛行之时,河北作家何申、谈歌、关仁山组成的“三驾马车”却直面时代生活,直面现实困境,掀起了为文坛瞩目的“现实主义冲击波”。他们虽然切入生活的角度不同,但都关注与百姓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的重大社会问题,体现出强烈的关注现实、关怀民生的朴素情感。何申擅长对乡镇干部、群众生活予以细致描摹,谈歌对工厂、企业经营生产非常熟悉,关仁山则密切关注乡村社会、农民出路。这种直面现实、针砭时弊的现实主义正是当代文学最优秀的传统。


  作家何玉茹则擅长从女性视角切入,发现和开掘日常生活的价值。她不断开掘和打磨着璞玉般的女性之美,同时,又对女性内心进行审视,关注女性难以排遣的精神困境,对其深入剖析并大胆呈现。在她的作品中,始终呈现的是复杂时代生活中女性的精神和心灵的安顿问题。


  作家胡学文、刘建东、李浩和张楚被称为“河北四侠”。他们将目光放在时代生活中小人物所面临的生存困境、精神焦虑及内心的挣扎和反抗上,他们倔强地“丈量”着生活和理想之间的距离,艰难地“发现”着埋藏在“土里的阳光”,同时,也执着地寻找着“黑夜里的亮光”。胡学文一方面表现现实的残酷,另一方面更着重于呈现那些真正坚守着人之为人的精神品格的人,着力挖掘乡村民众不懈的坚持、执拗的正直,面对流俗不妥协、不畏惧的精神,一种将“理”坚持到底的“一根筋”精神。“一根筋”精神是胡学文对“国民性”的新发现,“一根筋”形象是胡学文对于现实主义文学人物类型的创造和补充,是他对现实主义文学所作出的重要贡献。刘建东最初从先锋写作中获得创作灵感,却越来越接近并深入生活,寻觅时代生活中人的生存与向往。李浩对人的非理性状态有深刻洞察与发现,对生存的荒谬性、不合理性以及异化有着反思自觉,他关注人的现实处境、精神状态,对人生、历史、世界的表象始终保持着质疑和诘问,并不断揭示人的存在真相。张楚擅长描摹小镇青年男女的生存状态,尤其是那些虽生活困顿却始终保持对精神生活的向往、追求内心独立的人物,他们的甘苦喜乐,他们的挣扎坚守,被张楚予以入木三分的刻画。


  唐慧琴、梅驿、清寒是近几年颇让人瞩目的三位女作家。唐慧琴的作品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和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日头日头照着我》是她长期乡镇基层生活的艺术反映;《牵牛花》真实地展示了冀西平原风土人情及两个时代女性不同的情感追求和生存状态;《拴马草》则从民俗文化视角写传统道德文化及其魅力。唐慧琴如同乡村生活的“书记员”,把她的思索和百姓的生活用小说的方式忠实地记录下来。梅驿善于聚焦现实中的普通人,体会和呈现他们的快乐和忧伤,她的作品常怀有深刻的悲悯情怀。清寒的小说以冷峻的形式,带给人们温暖的触动,这个看似巨大的反差显示出她对社会、人生的关注与关怀。


  综上所述,从艺术品格上讲,新时期河北文学呈现出鲜明的现实主义特征,作家们大都富有强烈的现实责任感,带着深厚的“介入”情怀走进生活腹地,带着深厚的感情进入文学世界。他们直面生活,表达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引领着新时代风尚,体现出鲜明的人民性。“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能够扫除颓废萎靡之风。”新时期的河北小说,正是走在这样一条艺术之路上。



原载于《河北日报》2021年9月17日。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