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周报 >>红色记忆 >> 红色“冀”忆 | 小小地下交通员
详细内容

红色“冀”忆 | 小小地下交通员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538.jpg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708.png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708.png

      又小又瘦的张素芬被刚参加八路军不久的张文盈领到王平东等人面前。

      张文盈说:“各位领导,这个小丫头就是我推荐的地下交通员。”

      王平东(解放后任青龙县县长)对张文盈说:“这么小,又是个女娃娃,她行吗?”

      张文盈笑着回答:“这个孩子聪明,敢说话,我觉得能行。她是草碾乡后陡岭子张勤的二丫头。”

      一提张勤,大伙儿都认识,是八路军的可靠关系人,没少为八路军通风报信和解决困难。王平东说:“先留下来试试,不行再物色别人。”

      就这样,十二岁的张素芬当上八路军的交通员。

     这是1942年冬,发生在河北迁青平联合县(现属青龙满族自治县)的事。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708.png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708.png


1942年,中国共产党为了挺进东北地区,成立挺进东北党的工作委员会,冀东地区成为前沿阵地。于是,受伪满州国统治的青龙县成为八路军开辟革命根据地的桥头堡。八路军的队伍在青龙县广大人民的支持下,炸碉堡、端炮楼、断交通、劫军火、设伏击、抓汉奸,取得节节胜利,给日伪政权以沉重打击。

      损失惨重的日本鬼子经过分析,认为必须掐断八路军与老百姓的血肉联系。日本鬼子在人口相对集中的村建起高围墙,只留一个出入口,好似牲口圈,当地百姓称其为“围子”,或“人圈”。“人圈”修成以后,日本鬼子强行驱赶山沟小岔的老百姓进入“人圈”,就像驱赶羊群一样。不服从者,轻则挨皮鞭、烧房子,重则按通匪论处,杀头示众。日本鬼子三天两头到山沟巡查,发现有不入“人圈”者格杀勿论。日本鬼子还在“人圈”围墙上设置岗哨,门口派兵把守,盘查特别严格。“人圈”里每人一个通行证,早晚进出,不仅要出示通行证,还要被搜身检查。一时间,给八路军造成很大麻烦,断粮、消息发不出进不来是常事。八路军领导想不能被敌人困死,考虑到“人圈”敌人对小孩盘查没大人严,就决定找小孩代替大人当党的地下交通员。

      一天,王平东对参加八路军时间不久的张文盈说:“你是青龙县本地人,熟悉情况,交给你一个任务,就是物色一个聪明又机灵的孩子当我们的地下交通员。”

      接受任务后,张文盈想办法混进后陡岭子的“人圈”里,找到党的关系人张勤,两人彼此都很熟悉。张文盈开门见山地说:“老张,领导想物色一个孩子当地下交通员,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我琢磨来琢磨去,就觉得你家二丫头素芬能胜任,她既聪明又伶俐,还有胆量敢说话。”

      张勤迟疑着说:“这个工作风险太大,她又是个女孩才十二岁,恐怕担不起重任。”

      张文盈笑了一下,说:“上次敌人对你监视紧的时候,你不是让她替你送的信吗?大家都夸她。把她送进队伍肯定有出息。”

      张勤思忖一下说:“罢了!革命工作再危险总得有人做,我同意,可我得征求二丫头的意见。”

      两天后的一个夜里,张文盈将张素芬带到梁北关系人张德家,才有了开头的一幕。

      从此,张素芬成为八路军交通员,整天住在山上。一开始张素芬也想家,想回家看看,领导就给她做工作,既然入了革命队伍,就要舍小家顾大家。你一旦回家暴露了目标,一是部队很危险,二是你的家庭也会受到牵连。张素芬懂事地说:“为了打败鬼子,我不想家了!”

      为了不暴露身份,组织给张素芬取了个“毛儿”的化名,要她装成哑巴。

      张素芬第一次执行任务是给部队送粮食,从杨树底下村背半袋子糊米往高丽铺东大山上送。刚走到瓦房村北头,张素芬就远远看见四个便衣特务朝她走来。她赶紧把糊米藏起来,背着空篓子假装拾柴火。四个特务也发现张素芬,跑过来抓住她,搜遍全身也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呵斥说:“快说,你把东西藏哪儿了?”

      张素芬用手比比划划,又摇摇头,然后痴痴呆呆地看着四个特务。特务一看是个哑巴,很扫兴地走了。张素芬跑到高处,望着四个特务走远,才松了一口气。为了避免再遇上敌人,她一直等到天黑,才取出糊米继续赶路。天亮之前,她终于爬上高丽铺东大山梁顶,把粮食交给等在那里的八路军,圆满完成任务。

      1944年腊月一天夜里,北风呼啸,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而来。领导拿着一个信封找到张素芬,说:“毛儿,趁天下大雪,敌人活动少,你把这份情报送到草房村‘人圈’,交给关系人董树同志。”

      从高丽铺到草房村有四十余华里,途中有三条深沟,两座山梁,到处是悬崖峭壁,又是雪天,走夜路,这对于十四岁的女孩来说任务艰巨。

      接了任务,张素芬踏着半尺多厚的大雪出发了。平路还好些,上山下山可就难了,山陡路滑,她拽着树枝一步一步挪,稍不留神掉进山涧就会粉身碎骨。山上柴草大,树林密,野兽也多,野兽怪鸟乱叫,让人毛骨悚然。张素芬手里只有一把柴镰做伴,连累带吓,她的棉衣都被汗水湿透了。到了后半夜,她才走下山,又走了一段时间才到达草房村的围墙外。雪下得太大,她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排水口,不由地着急起来。以前执行任务到草房村“人圈”,她都是从排水口爬进爬出。眼看天就要亮了,信送不出去可要耽误大事儿。张素芬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凭着印象找到方位,用双手使劲扒着雪,突然里面露出一道缝儿,她喜出望外,终于找到了。赶在天亮之前,她钻进“人圈”,情报按时送到。

      当交通员的两年多时间里,张素芬在敌人和外人面前始终装聋装哑,凭着聪明智慧,一次又一次地独立完成送情报、运粮和搜集情报等艰巨任务。可是,时间一长,日本鬼子和汉奸就怀疑上张素芬。

      1945年4月的一天,青龙县七八个地方干部被困在西沟村张全家旧房窠,一点儿吃的都没有。领导派张素芬去搞粮食。她欣然接受任务,又趁着夜晚,从排水口钻进“人圈”,找到关系人,想办法凑了几斤小米和一小罐猪油,带回旧房窠。第二天早晨,同志们做了一顿小米干饭。没想到刚吃完,日本鬼子和讨伐队二百多人就把他们包围了,张素芬和附近六个老百姓被抓。

      日本鬼子把张素芬带到牛心坨伪警察署。开始几天,日伪军给她好吃的,甜言蜜语哄骗她,问八路军都有谁,常在什么地方活动,谁是八路军的关系人,你都跟谁有联系?可是,坚强的张素芬只是摇头和比划。敌人见她软的不吃,就来硬的,灌煤油和辣椒水,往手指里扎竹签,压杠子等,折磨得张素芬几次死去活来,大小便都失禁了,可她始终一句话也没说。

      敌人的招数都用尽了,也奈何不了这个瘦弱的女孩,只好将她关进监狱,一天只给两小碗高粱米稀粥。被关押的四个多月里,潮湿的环境,让张素芬的身上长满疥疮。

      日本投降以后,党组织和张勤在敌人的监狱里找到张素芬。彼时,她已被折磨得快要咽气。张勤流着眼泪,把她装进驮篓,用毛驴驮回家。母亲一口水一口饭地侍候,张素芬的命才保住,可是好几年下不了炕。

      后来,县里去人慰问张素芬,她却说:“现在我虽然一身病,但一想起那些为革命牺牲的战友们,我感到自己很幸运!”

(张保学/文)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