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周报 >>红色记忆 >> 红色“冀”忆 | 焦连喜:赵州桥畔走出的百战英雄
详细内容

红色“冀”忆 | 焦连喜:赵州桥畔走出的百战英雄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538.jpg

微信图片_20220316095902.jpg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708.png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708.png

焦连喜现年九十三岁,1928年出生于河北省赵县猛公村。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戎马生涯,身经百战,荣立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各两次。这些奖章,正是他历经战火硝烟、九死一生的见证。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708.png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708.png


     

从抗日的烽火中走来

      1937年,日本鬼子占领赵县,劳苦大众的日子更加暗无天日。少年时的焦连喜亲眼目睹日伪军对乡亲们的迫害,许多无辜的村民,被日本鬼子、汉奸抓起来灌凉水、抽皮鞭,甚至惨遭杀害。

      1940年7月下旬,八路军独立一团在猛公村与日伪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受到攻击的日伪军如疯狗一般开始挨家挨户搜查。

      这一天,焦连喜和家人正在院子里吃午饭,突然几个日伪军端着刺刀闯进来,摁倒毫无防备的焦连喜父亲就打。枪托、刀背轮番打下来,焦连喜父亲的背上顿时起了血印,鲜血浸出。

      看到父亲挨打,焦连喜想冲上去拼命,被家里人死死拉住。就在这一天,村里还有许多乡亲被无辜殴打、迫害。仇恨的种子深深埋在少年心中,焦连喜立志要为父亲和乡亲们报仇,赶走这些侵略者。

      1942年农历三月,村妇救会主任动员焦连喜:“你这么大的个子,不如去参加革命抗日吧!”焦连喜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不久,他成为武工队的一名队员。

      机灵聪明的焦连喜,很受大家喜爱。6月,焦连喜调任四十四区队一大队侦察班副班长。这时,日本鬼子刚刚对赵县进行一场“大扫荡”,他们在许多村庄修建岗楼,斗争形势变得越来越复杂。在各村堡垒户配合下,焦连喜和武工队队员一起对日本鬼子进行有力打击。1945年,焦连喜所在队伍编入七十一团,他担任三营通信班班长,第二年又担任三营七连一排排长。

      回忆抗日战争,焦连喜感慨地说:“抗日战争的胜利,没有老百姓的参与和支持,我党我军是无法生存的,更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一定要珍惜。只有植根于人民,造福人民,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解放战争的硝烟

      解放战争中,焦连喜先后参加张家口战役、保北战役、清风店战役、石家庄战役、平津战役等,身上多处受伤。

      1946年,焦连喜担任冀中军区三纵十二旅三十四团一营三连连长。7月,焦连喜所在部队奉命攻打大同,三天行军四百八十里,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阵地。三天只吃了两顿饭。

      这次战役,我军既没有重武器又缺乏攻坚战经验,而敌人城防设施颇为坚固,四围暗堡很多。焦连喜和战友们与敌人在大同战斗了三十三天,吃住都在战壕,埋伏的时候不能动,以防备敌人冷枪。一位年轻的班长被敌人狙击手打中,倒在焦连喜身边。

      不久一颗炮弹在焦连喜身后爆炸,一声巨响,扬起漫天黄土、飞沙,焦连喜眼前一黑,失去知觉。他被埋在土中。战友们用手把土扒开,把焦连喜救出来,这时已有四五个战友牺牲了。

      回忆这段历史,焦连喜流下眼泪,说:“我们营是先头部队,伤亡惨重,一个营的兵力连同伙夫在内只剩下十八个人,其他战友都牺牲了。后来,增援部队赶到,我们才撤出战斗。”

      8月,焦连喜被任命为晋察冀野战军三纵第七旅二十团一营三连连长。

      1947年保北战役,焦连喜所在部队驻扎在保定白河村,村里有一座桥,焦连喜等人经常在桥附近巡逻。

      一天,正在巡逻的焦连喜突然看到一个年纪在六十岁上下,身穿土黄色军装的人走过来。

      “朱总司令?”焦连喜心中一惊。

      焦连喜是在上干校时认识朱德总司令的,这时朱德总司令也认出他,亲切地说:“小鬼,你怎么也在这里?在哪个旅?”

      焦连喜连忙立正,敬了一个军礼,响亮地回答:“俺是七旅的。”

      朱德总司令又问:“你们旅长在哪里?”

      焦连喜回答:“在桥南,俺去叫。”

      焦连喜飞快地跑过桥,把旅长喊了过来。他气喘吁吁地跑个来回,有点儿口渴了,举起水壶,想喝一口水,却发现壶里没水了。这一切都被朱德总司令看在眼里,他让警卫员把自己的水壶递给焦连喜。

      焦连喜的水壶上有一个洞,是在一次战斗中被敌人的子弹打穿了,因为物资有限,他便将就着装一点点水继续用。朱德总司令了解情况后,就把自己的水壶送给焦连喜。

      从此以后,这个水壶成了焦连喜的宝贝,无论打仗还是休息,他都把它带在身边,即便后来转业回到地方,他也一直珍藏着这个已经磨光了绿漆的军用水壶。

      1947年,解放石家庄前,焦连喜已担任晋察冀野战军三纵队第七旅战防连连长,率领炮兵,专门打敌人地堡。

      11月5日,驻扎在晋州附近的战防连接到上级命令:天黑后出发,配合部队攻打石家庄。焦连喜和战友们一边往嘴里塞着生茄子和青枣,一边急速行军,于深夜十一点赶到石家庄外市沟附近,包围了石家庄外围国民党据点。

      11月6日,攻城部队全线发起进攻,焦连喜所在第三纵队由城西南实施突击,先攻打北焦机场,然后开始向市中心进攻,一是防备西边山区敌人空中支援,二是阻截敌人向西北逃跑。

      敌人在外市沟挖了三道壕沟,沟非常深,有七八米宽,还在壕沟附近设置了密集的地堡,火力很猛。只要有人往前冲,地堡里就开始喷射子弹。为了冲过壕沟,勇敢顽强的战士们一拨又一拨地扛着梯子从沟里向敌人冲锋。梯子不够长,就用一些木头、檩条、门板把梯子加长加宽。

      “朝着那些地堡狠狠打,拔掉这些‘钉子’!”焦连喜指挥战士用两门步兵炮对准地堡,集中火力各个打掉。因为注意力全都在战斗上,以至于通讯员提醒他已受伤,他也没放在心上,仍然高声对战士们喊:“我没事儿,继续打!”

      这时,敌人一发燃烧弹在他身边爆炸,点着了衣服,闻到焦糊味,焦连喜顺势一滚,扑灭火焰的同时滚到一处暗堡边上,他迅速掏出一颗手榴弹炸掉了敌人暗堡。

      随后,敌人的坦克又攻上来了,“轰隆”一声一个炮弹爆炸,当场牺牲了两个战士,还有三个战士受伤。焦连喜被埋在土里,战士们奋力把他从土里刨出来。焦连喜双耳听力严重受损,只能看到战士们嘴部在动,听不到任何声音,直到现在焦连喜的左耳听力都不太好。

      经过苦战,焦连喜和战友们一路打到如今的中山路附近。在中山路沿线两侧,敌人的炮楼随处都是,面对躲在炮楼高处的敌人,战防连全力掩护前行战友,两门步兵炮左右开弓,朝着炮楼猛烈还击,炮弹跟不上就朝炮楼里扔手榴弹,四面夹击,敌人溃不成军,被逼进老火车站和大石桥下。

      “打,接着打,一定要让敌军低头认输!”焦连喜指挥炮手朝大石桥和老火车站附近开炮,从清晨打到下午,敌人终于缴械投降。


跨过鸭绿江

      1950年,焦连喜跟随抗美援朝大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天很冷,光着身子蹚水,水到脖子,冰碴子把身体划出口子。每人挎一布袋炒面,一天就两顿饭。就是这样一支装备简陋的部队,凭着过硬的战斗力、高度的凝聚力把侵略者赶回老巢。

      回忆这段往事,令焦连喜最难忘的是铁原阻击战。

      1951年,焦连喜所在的第六十三军强渡临津江后来到三七线附近。5月26日,第六十三军奉命在铁原组织防御,掩护全军撤退,战线有二十五公里。敌人飞机大炮连续轰炸,炮弹跟下雨一样,炸得人连头都抬不起来,焦连喜和战友们就凭着手里的轻武器跟敌人打,几乎打光所有弹药。

      师长命令,即使剩下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人在阵地在!战士们都打红了眼,就连饿得发晕躺在地上的几个战士也再次爬起来战斗。打到最后,营里几百人仅剩下三十几人,没有一个不受伤的,干部仅剩两个连长和一个排长。焦连喜和战友们正要与敌人拼死一搏时,上级下达命令,他们已完成阻击任务,马上撤退!

      这次战斗,焦连喜和战友们坚守阵地战斗了十三天,衣服都打烂了,有的战士只剩一条短裤,浑身上下全是泥土和血迹。战斗开始的时候,他们只带了几天干粮(炒面),后来几天什么吃的都没有了,战士们把周围的野草都吃了个干净。到伊川休整的时候,上级不敢让他们敞开肚子吃饭,先吃了三天稀饭,怕吃坏肚子。

      1963年,焦连喜转业回地方,先后担任成安县长巷公社书记、县委组织部部长等职务。

      现年已九十三岁的焦连喜欣然担负起教育下一代的光荣职责,多次应邀给大中专院校师生宣讲革命历史,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杜晓飞/文)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