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周报 >>红色记忆 >> 红色“冀”忆 | 鱼水情深抗日堡垒户
详细内容

红色“冀”忆 | 鱼水情深抗日堡垒户

微信图片_20220316092538.jpg

     

 小周家庄村位于邢台市新河县西部,是一个很小的村庄。

      那时候,村总人口不到一百人。张姓是村里大户,张家经过几代辛苦劳作,勤俭持家,家境逐渐富裕,到抗日战争时期,拥有三间北屋正房和东西各六间厢房。户主张朋林生于1912年,从小饱读诗书,能写会算,又乐善好施,不到三十岁就协助村长管理村中事务,在村民中拥有很高的威望。他和村民凭借智慧与日伪军进行斗争,掩护八路军伤员的故事,至今为人津津乐道。



      1939年,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在新河县逐渐活跃,他们昼伏夜出,与日伪军巧妙周旋,通过各种方式出其不意消灭敌人。张朋林家住房宽敞干净,新河县第三区三中队的八路军经常在这里驻扎。八路军战士大多晚上来,不声不响进入院子,敲敲窗户,低声呼叫“房东老乡,快开门”,张朋林听到后,赶忙让家人腾出三间厢房,让战士们歇息。八路军见张朋林忠实可靠,经常把粮食、布匹和一些枪支弹药存放在他家。张朋林知道这些抗日物资非常重要,就悄悄藏在自家磨房夹墙里,为了保守秘密,也不告诉家人。

      1940年春,有人告密,日伪军二十多人赶到小周家庄,抓住张朋林和他的叔伯哥哥张朋路,逼问枪支和粮食藏在哪里。张朋林和张朋路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根本没这么回事,我们怎么敢给八路藏粮食藏枪呢!”日本兵恼羞成怒,把他俩狠狠地打了一顿。张朋林从地上爬起来,说:“不信,你们翻。”一个伪军用刺刀顶住张朋路脖子,另外几个伪军把张朋林捆起来,再仰面朝天绑到板凳上。一个日本兵点起火把,用火烤张朋林的脑袋。张朋林的头发全被烧光,脸上也被烤出血泡。日军问不出什么结果,不死心,一个伪军说:“把他带走,看他说不说!”凡是被敌人带走的,很少有人能活着回来。

      这时,邻村大周家庄的王同怀走过来。王同怀是伪军特务队的,在寻寨日军据点给日本人当差。他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办点儿积德的事。日军指着张朋林和张朋路问王同怀:“他们两个人是不是私通八路?他们是不是良民?”王同怀看了看二人说:“他们都是良民,都是大大的好人,不会私通八路,放了他们吧。”日军信以为真,没将他们带走,可日伪军余怒未消,把张朋林家的粮食和布匹,装了一大车,全都拉走了。

      张朋林被人抬到家里,几近昏迷,头部肿胀,大了一圈,疼得他彻夜难眠,呻吟不断。一个多月后,才逐渐好起来。



      1940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几个八路军战士突然来到张朋林家,用担架抬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伤员,他们嘱咐张朋林一定要把这个伤员藏起来并养好伤。张朋林二话不说,马上把伤员抬到自己房间。

      张朋林为伤员清洗包扎伤口,发现他受伤严重。伤员是八路军一位高级干部,被日军逮捕,关在南宫县某地,受尽折磨,两腿因“压杠子”酷刑几乎折断。八路军经过周密计划,向日军发动突然袭击,并趁混乱将他救出,抬到小周家庄村秘密养伤。

      张朋林将伤员藏在家里,遇到紧急情况再把他藏进磨房夹墙中,每天送饭送药、端屎端尿,精心照顾,并嘱咐家人绝对不许向外人透露任何信息。张朋林的外甥刘同可,王府村人,时年十三岁,从小死了母亲,一直在小周家庄村的舅舅家住。因他机灵,又是个孩子,不致于引起怀疑,就把照顾伤员的重担交给了他。刘同可不负众望,一直严守秘密,悉心照料,还为八路军干部送过几次信,成为一名小交通员。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八路军干部的伤基本痊愈,将要回到延安去。他感激张朋林一家人照顾,非常喜欢刘同可,打算把刘同可带走参加革命。张朋林和刘同可父亲商量,刘同可父亲因只有这一个儿子,没同意,留下终身遗憾。



     1941年清明节前,新河县第三区三中队二十多个八路军战士俘虏两个汉奸后,在张朋林及本家兄弟张朋路、张朋举家休整。

      两个汉奸一个是西小漳村人,一个是南王家庄村人。而此时住在张朋林家的,还有八路军首长高景寿。高景寿是寻寨村人,身材魁梧,出手敏捷。这天,荆家庄村一个姓程的老百姓被日军抓住,日军要将他活埋,他贪生怕死,投靠了日军。这个人为了“立功”,向日军告密,说八路军三中队经常在小周家庄村活动,张朋林家里可能还藏有八路军的枪支和粮食。

      中午,驻扎在西杨家庄的日伪军二十多人,突然包围了小周家庄村。张朋林家对面是村民周书堂家,一个日本鬼子爬到周书堂家屋顶上,面向张朋林家大门口架起机枪,如果有八路军战士从院子里冲出就开枪射击。八路军战士得知消息,来不及撤退,就立刻分散到各个房间,面向窗户,子弹上膛,枪口冲外,准备战斗。

      张朋林和张朋路、张国彬三人正在村中指挥村民隐蔽躲藏,他们来不及躲避,被日伪军抓住。日伪军把他们捆绑起来,押到村东口审问,他们都说村里没有八路军。日军恼羞成怒,把他们三人按在地上,命令伪军提着两桶水过来,要给他们用刑。这种刑罚非常残酷,给受刑者体内灌满凉水,然后用脚猛踩肚子,让凉水从他们嘴里喷出来,直到吐血为止。

      关键时刻,一个八路军战士悄悄站在张朋林家窗台上,举起步枪向架机枪的日军射击,正好打在日军的屁股上。日军一声怪叫,抱着机枪连滚带爬从大门洞屋顶上下来,一瘸一拐向村东跑去,边跑边喊:“八路!八路!”八路军战士趁机全部从张朋林家冲出,两个汉奸俘虏无法带走,就在大门口外给了他们两枪,二十几个八路军战士沿街向东追击日军。

      八路军第一声枪响的时候,在村东审问张朋林等人的日军问:“哪里打枪?一定有八路。”张朋路说:“没有八路,是不是你们的枪走火了?”被打中的日军抱着机枪边喊边跑过来,后面是追击的八路军战士。日伪军知道上了当,气急败坏,向村东逃窜而去。

      日伪军跑到村东高岗处停下来,回过身来架机枪扫射,八路军排长李寿田不幸中弹牺牲。八路军战士见日伪军武器火力猛,不能硬拼,便推倒一堵篱笆墙向村西南撤退。张朋林三人也跟着八路军战士向西南方向跑。一阵枪声过来,他们立即趴地上躲避,子弹“嗖嗖”从头顶飞过。枪声过后,他们爬起来继续跑,跑到村边壕沟,沿壕沟一直跑到王府村才停下来。

      日伪军不敢追击,带着伤兵回西杨家庄据点了。傍晚,八路军战士和张朋林、张朋路、张国彬等人听说日伪军走了,又从王府村回到小周家庄村。在张朋林家大门口,发现那两个汉奸一个死了,一个没击中要害还活着。高景寿说:“这种祸国殃民的汉奸不能留活口,毙了他吧。”就让张朋林和村民王计庆把汉奸抬到村西南一个废窑洞。高景寿对汉奸说:“你作恶多端,今天要枪毙你,面向你的村子给爹娘磕个头吧。”汉奸哭爹喊娘求饶。高景寿抬手一枪击中汉奸,给了他应有的下场。

(王振方/文)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