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作品
  • 《浩荡》叙述结构与情节动力的价值取向

    近年来,网络文学创作的现实题材转向渐成规模,一批深耕网络文学创作的大神作家,基于不辍时日的创作积累、生活世界的经验反思、网络实践的身份自省、间性主体的意义协商,聚焦经验世界的日常生活,通过网络文学的创作形式为经验世界结构形象,为琐碎生活寻找意义,将行动中的个体照亮为意向性主体,创作出一批兼具网络性、艺术性和思想性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佳作。河北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何常在创作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浩荡》,以五卷本的宏阔构架,叙述了改革大潮奔涌到浩荡中游时,以何潮、周安涌等为代表的年轻创业者来到深

  • 河北网络现实题材创作评论:书写现实题材的网络小说

      近年来,国家倡导网络文学书写现实题材,涌现出大批优秀现实题材的网络小说。从网络文学的发展历史来看,网络文学从来没有与现实脱节,被视为中国网络文学发端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就是一部现实题材的网络小说,其后走红网络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蜗居》《双面胶》《大江东去》《搜索》《失恋三十三天》等都是现实题材作品。现实题材与非现实题材本无高下之分,提倡网络小说写现实,一是基于网络小说中,幻想类作品多,网络小说缺乏现实感,不接地气;二是网络小说的读者多,社会效应大,网络小说写现实能产生更大的社会价值

  • 我与叭儿

    我与叭儿 刘金星无疑,这是一张经过翻新的老照片。这张照片距我写作《漂亮疤痕》,大约有六七年的时间。当时的创作冲动是否跟我身边这条狗有关,已经记不清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写作前后,我并没有想起这张照片。后来,甚至拿给人看,我仍然没有想起与这张照片有关的故事。它在某个时间段,记忆消失了。它在某个时间段为什么会出现记忆空白?我一直想不明白。但是,它不会消失。它只是隐藏在了心灵某个黑暗角落里,迟早有一天会浮现出来。它在二十几年后的某一天夜里,突然浮现出来了。许多人,许多事,许多记忆,被这张照片激

  • 《我在红楼修文物》:传统价值的网络表达与现代确认

      作为文学在网络时代的新变,网络文学因为技术和资本的介入而产生了与传统文学不同的生成机制和审美特质,消遣和娱乐功能也在文学的复合功能中被突出出来。虽然商业性成为网络文学的重要属性,但这并不等于说网络文学“没文化” 。就题材而论,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自始至终都是网络小说建立虚构世界的结构性元素和重要表现内容,这无疑为对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探索了新的路径, 《后宫·甄嬛传》《燕云台》 《庆余年》等爆款作品均是如此。在这其中, 《我在红楼修文物》 (作者为安静的九乔)是一部与古典名著《红楼梦》有着同人关系的

  • 让逆行者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评李春雷抗疫题材系列报告文学

    作为以报告文学见长的我省作家李春雷,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时,第一时间奔赴湖北武汉进行采访,用深情的笔触创作出《哭笑天使》《铁人张定宇》《三月正青春》《深夜提灯人》《男护士》《感谢纸尿裤》等一系列报告文学作品,真实记录了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医务人员的感人故事。李春雷创作的抗疫题材系列报告文学作品,以凝重、精练的笔墨,从“猫眼”般的小角度,书写了一批有性格、有品质、有精神的典型人物,弘扬了昂扬向上的抗疫精神,讴歌了无惧无畏“逆行者”的壮举。报告文学内容都是真材实料,虽然强调真实性,但优秀的作品必须兼具

  • 苏从会,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一个完美女子身上应该有三种味道:油烟味,脂粉味,书卷味。踏实素朴的烟火气息,让人感觉到对生活的热爱;一颗爱胭脂的心,使人分享到情调与品位;轻盈脱俗的灵魂,可以让人感受到思想和光芒。这三种味道调和的女子,如一朵莲,素而可亲,美而不妖。 苏从会就是这样的女子。自幼失去母爱,从父亲的臂弯感受文学伊始的梦。一个行走在田野地头的普通农民,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个温情的母亲,这些年却在各种名刊杂志发表了数百次作品,让我们来了解并惊叹一番: 曾在当代人杂志、绿风诗刊、北方文学、四川文学、山东青年、长城文论、河北日报

  • 铁凝在《长城》刊发作品篇目及佳作欣赏

    作家简介:铁凝,中国作协主席,中国文联主席。主要著作有长篇小说《玫瑰门》《大浴女》《笨花》等,中短篇小说《哦,香雪》《没有纽扣的红衬衫》《永远有多远》等。作品多次获重要文学奖项。由铁凝任编剧的电影《哦,香雪》获第41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大奖以及中国电影“金鸡奖”“百花奖”。铁凝在《长城》刊发作品篇目

  • 新时代城乡故事的浪漫演绎

    城乡是一个恒久的人文话题。古往今来,中国人一直在城乡之间往复流动,也一直演绎着属于自己的城乡故事。20世纪,西风东渐,文化下乡,最后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完成了中国现代国家制度的奠基。改革开放以来,新一波调整规划启动,从城市到农村,生产力的解放释放出巨大的经济活力,无论市民或是农民生活水平都有了大幅度提高。正如曾经轰动一时的小说《陈奂生上城》标题所示,由乡村到城市的单向流动是很长时期内中国人的心理预设。它为国家现代化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同时也存在着二元对立的思维偏颇,潜伏着后续难以为继的发展危机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