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欣赏
  • 光明日报 | 李春雷:士兵与元帅(纪实文学)

    大雪纷飞,像什么?浪漫的人会说,若玉屑,似柳絮,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沉重的人会说,那是寒冷,那是苦恼,那是老天爷烦心时挠头的头皮屑。前半生的周恩忠,属于后者。后半生的周恩忠,属于前者。……前些天,在冬奥会现场,我采访了一位特殊的电力工人。

  • 三进崇礼

    漫长的雪期把时间拉长。在崇礼这地方,只有慢下来,你才能咀嚼出雪的味道,才能读到隐匿在时间深处的秘密。一村一庄,一山一石,一沟一壑,像饱经沧桑的老者,又似活力满满的青年,它们与雪为伴、依雪而生,把一个又一个肥厚的过往藏在雪里,把一个又一个美妙的愿望写进雪里,向着美好的未来且歌且行……壹山坡上,丛林间,沟壑里,雪迹斑驳,肥肥瘦瘦。暮春时节,花开了,山也绿了,但雪还在。它们像时间老人于冬日遗落的棉絮,大团小簇被风吹得东散西落。车在高速路上飞驰,峰回路转,或从深长的隧道里钻出,除了明媚阳光下的青山繁花,

  • 冰雪中国年

    百节年为首。在中国人的生活及精神世界里,春节最被重视。春耕秋收,人们把诸多希望寄托在春天。春节寓意着团圆、幸福和平安,说到底是对家的尊重,家的背后,是孝、仁、礼、信、福、安、康、宁……是延绵久远的中华文化。2022年的春节格外特别。一场举世瞩目的冰雪盛会与新春佳节不期而遇,为五湖四海的朋友们认识了解中华文化敞开了大门,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热情相拥,也让我们对文化共融、文明共享和命运共同充满了无限期许……一新春近在眼前,冬奥会开幕的日子屈指可数,一场瑞雪应景而来。雪花漫舞,思绪也随着雪花飘到一个我曾数次

  • 在崇礼看雪

      雪花从天上飘下来,肥肥瘦瘦,摇摇摆摆。开始时断断续续,形单影只,时间不大就变得密密茫茫,一团团,一群群,铺天盖地了。  眨眼就换了天地,举目四野,到处都是耀眼的白,白的弯弯曲曲的路,白的起起伏伏的山,白的高高低低的树,好一幅素雅的山林雪景。没有北宋范宽墨色下皑皑寒林的磅礴,没有明朝周臣笔下的雪村朦胧,也没有清代石涛雪景山水的萧疏,崇礼的雪景,是浑然天成的大写意,是浓淡宜章的泼墨,也是细腻精致的工笔,勾、皴、擦、点、染,不以章法为重,不以技法为上,一切都那么随心,那么自由,

  • 诚信崇礼(遇见)

      到河北张家口市看草原秋景,返程途中,汽车水箱莫名高温,不得不在崇礼区短暂停留。  找到一家汽车维修店。老板是个四十出头的男子,脸膛黑亮,浑身透着一股子干练。说明状况,对方再一查看,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时间还是要花费一些。”  生疏之地,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提防。对方似乎看透了我们的心思,笑了笑说:“放心吧,绝对不坑你们,咱崇礼人不耍谎子。”  趁着修车时间,我们决定到不远处的长青路转转。崇礼区群山围绕,小巧玲珑。长青路、裕兴路两条主要街道依地势而走,串起一片繁华地段。临近中午,日丽风和,长青

  • 走崇礼

    “砰……砰……”以为是敲门声,定定神才发现,原来是寒风拍窗棂。秋末冬初,在崇礼夜宿,晚上被惊醒,再也无法入睡。崇礼这地方,冬天来得早,走得晚,属燕赵大地少有之寒地。天越来越亮,风把云赶到山外,深邃的蓝色亮人的眼。早餐过后,出门前,把来时行李箱里的厚衣尽量加裹,唯恐抵不住意想中的冷与寒。出了门才惊诧,阳暖风和,风明显与夜里所听到的不同,由凶猛的彪形壮汉转眼变成温柔丽人。冬奥会日子越来越近。崇礼,到处是忙碌的身影。苍松密布,白桦层叠,披在山身,散在原野,近是林,远如画,浅黛裹着淡黄,深灰泛着亮白,与

  • 平平仄仄李西岳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大舞台。李西岳用一种叫做小说的叙事艺术形式,搭建着心中的舞台:谛听或倾诉。选择这种言说人生的方式,他认为是少年时代父亲损他的那句话起了关键作用:你连醋都做不酸。他想来想去,还是做小说吧,做醋那东西,需要一定的工艺流程,小说没有定法,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做好做坏也不至于侵犯消费者的利益。李西岳说得虽轻松随便,其实他一直把写小说当作一件正经事,丝毫不敢懈怠。他很清楚,小说是智慧的结晶,不花点血本是做不好的。既然选择了做小说,别的东西就得舍得放弃。他很推崇沈从文先生那句话:知识同权利相

共有2页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