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征文
  • 隐功埋名的“回乡计划书”

      2021年清明,我又来到河北省邯郸市永年烈士陵园纪念馆第四展厅,凝视着老父亲遗像下方玻璃展柜内的一张“回乡计划书”,心情久久难以平复。“不居功、不骄傲、发扬革命军人的光荣传统……”,面对父亲于1956年2月4日亲笔书写的计划书,我百感交集,熟悉而又陌生的文字恍如隔世。  我是永年区临洺关镇南大街人。我的父亲郑三志,早年参军入伍,复员后回乡参加工作,直至2011年1月30日去世,享年八十六岁。  2008年春,镇上拟撰写村志,由于我父亲是新中国成立前老党员,且曾“扛过枪”,两次“跨过江”,成为受采访的对象,父亲却婉

  • 我可爱的乡亲(组诗)

    崔铁匠上学的途中,匆匆路过石头棚炉火正旺年轻的崔铁匠红脸,赤膊黑发上落满银色的灰他高扬锤头那劲头,足以敲破乌云泄漏万吨的雨水锤头下落的速度超乎想象像要砸开地壳释放万年的火热他不爱说话在小屋里走完一生所有的心事都交给尖镐铁锹、锄头和镰刀奔波于目光所及的山野如今啊,崔铁匠已经作古石屋早被小楼取代不见了炉火我只是匆匆路过却从摇滚乐声中分辨出了锤头和铁砧的交响依然能在霓虹灯里看见当年的火花父 亲父亲坐在白杨树下一棵,一棵,把庄稼收进眼里偶尔抬抬手,弹落肩上的枯叶他身边的镰刀跃跃欲试那不是崔铁匠的镰刀那把刀

  • 一个跨越六十八年的敬礼

    一  2016年6月,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城南庄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天朗气清,草木葱茏,高大的聂荣臻元帅铜像更显威武。  一队头发花白、步履蹒跚的老干部参观团,缓步走向铜像广场。跟随服务的纪念馆工作人员白雪发现,走在队伍中间八十七岁的姥爷智俊信,从迈上广场第一个台阶便慢慢挺起腰板,加快了脚步,逐渐走在队伍最前面。  忽地,智俊信昂首挺胸站定在铜像前,如青松般挺立。整整衣领衣襟,捋捋书包挎带,注目,凝望,举起右手,五指并拢,智俊信向着聂荣臻铜像恭恭敬敬、端端正正地敬了一个标准军礼。还是脚下城南庄的这片土

  • 我沙哑的声音是芬芳盛开的花瓣(组诗)

      红色元素  小的时候  我的记忆常常是红色的  犹如那山丹丹开花  红艳艳,红得透亮  红色,是窑洞的灯光  红色,是电波的声响  红色,是激烈的枪声  红色,是摇动的船桨  红了一片天  红了一片地  东方红,太阳升  解放的人民,把红色珍藏  井冈山的竹子  带着一颗心,走近,再走近  眼仔细看过,手抚摸  竟然发现  我就是你身上长出的一片叶子  生命连接着生命  追寻着不寻常的追寻  知道,此刻,正是此刻  我以叶子的名义,吮吸过甘露  回到阳光下,感知幸福  珍惜这样安宁的时辰  

  • 旗 手

      一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空一片血红。他揉了一下,手上沾满了血,双腿一阵钻心的痛。  这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躺在这里?  耳边传来爆竹般的枪声。  片刻,他猛然想坐起来,可惜,他坐不起来了。  这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他是旗手。就在此前,他高擎军旗冲上山顶时一颗炮弹在他身边炸响,他就啥都不知道了。  我是旗手!  我的军旗在哪里?  他四面环顾,发现了身边不远处,他的军旗还在,只是,被炮弹炸成了条条缕缕。那插旗的竹竿还在。  他爬过去,爬得很吃力。平时,竹竿很轻很轻,可这会儿,竹竿很重很重。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